●中国关押的记者和网络人士全球居冠,胡锦涛已取代江泽民成为世界首号新闻自由之敌。严厉打压之下,中国传媒生态恶化,唯利是图,权钱交易盛行。

岁末年初,享誉京城的《新京报》遭到中宣部“修理”:总编杨斌、副总编孙雪冬、李多钰被同时撤职。该报员工愤怒,以集体怠工方式相抗争。当局惊诧之余,被迫略作妥协,保留或恢复了两名副总编职务。同一时间,屡历横祸的《南方都市报》再遭整肃:副总编夏逸陶被撤职。

胡温新政让寒冬气温再下降

据了解,《新京报》挨整,是因为多次报道国内重大事件真相,如披露去年六月发生在河北定州暴力拆迁中官方屠杀村民事件;以及当局竭力隐瞒的松花江污染丑闻。《南方都市报》被整,则是因为该报在头版位置突出报道广东省副省长游宁丰因梅州矿难被处分的消息;以及去年报道太石村事件。两起报导据说都由夏逸陶签发。广东当局为此恼羞成怒。

与此同时,《百姓》杂志及其网站一度被查封;《中国青年报》“冰点”专栏一篇悼念胡耀邦的文章被“枪毙”。有人惊呼:中国媒体进入寒冬!实际上,用不着惊呼,中国媒体从来就苟活在寒冬中。只是,没有想到寄以幻想的“胡温新政”,竟然让寒冬的气温不断下降。

胡锦涛自一上任,就挥舞起整治媒体的大棒,从未松手。许多被当局认为“打擦边球”的报纸、刊物、网站等,纷纷挨棒。罚款、纪律处罚、撤职、关闭、直至逮人,步步升级。一年半前,敢说敢做的《南方都市报》惨遭横祸:当局以经济罪名,构陷该报总经理喻华峰、社委李民英分别被判处八年和六年重刑。

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在内的数十个高校活跃网站,先后被当局勒令关闭。到公共网吧上网者,竟要登记身份证。箝制手法,可谓登峰造极。互联网,本是当今人类之先进工具,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便于更方便、快捷地沟通信息。然而,中共却恐慌,视之为祸水,不惜耗费钜资,修建网上“长城”||“金盾工程”,并豢养数十万网警网特,大举封锁网络,过滤信息,监控通讯,逆势而行。

中央电视台外国专家披露黑幕

美国人琼.玛尔提丝讲述,前两年,她曾以“外国专家”身份,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第九台工作。她发现,所有英文新闻稿,都由电视台领导提前准备好。当接触到“负面”材料时,她被告知“忘掉它”。领导的理由是:为什么要让外国人知道这些问题呢?显然,这些领导尽量要让中国的形象“看上去不错”。但该台的一位商业记者就反问:既然一切都那么好,中国究竟还“改革”什么呢?领导无言以对。这位具有独立思维的记者最终被迫辞职,还因“泄露”她所接触的材料,被处以相当于她一年工资的罚款。

当局整治媒体、封锁互联网的同时,加紧对记者和网上异议人士以言治罪。香港《文汇报》驻东北记者姜维平,因为揭露薄熙来滥用职权、腐败、道德败坏等丑闻,被判刑六年;《纽约时报》驻北京研究员赵岩,仅因在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前,披露江泽民将辞去军委主席职,就遭当局逮捕。当局起诉赵岩的唯一证据,不过是他在《纽约时报》内部写过的一张小字条,可见中共特务治国的厉害。

《西安商报》记者师涛,因若干网络文章和一封电子邮件,被判刑十年,其中,竟有雅虎香港公司的出卖“功劳”。雅虎公司出卖的,不仅仅是人权和人道原则,更出卖了起码的商业道德:出卖自己的客户。事实上,中共正以利相诱,逼使国际资本为其独裁利益服务。近期,微软公司又臣服于中共淫威,关闭了中国记者赵京的博客网页。

中共指控记者的罪名林林总总,姜维平、赵岩、师涛等被指“泄露国家机密”;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程翔被捕,被指控的罪名则是“从事间谍活动”。在中国,被关押的记者和网络人士之多,连年在国际上“独占鳌头”。据“国际记者协会”或“记者无疆界组织”评比,新闻自由的头号敌人,过去是江泽民,现在是胡锦涛。

中国新闻界的病态与乱象纷呈

当局随意整治媒体和记者,导致上行下效。许多报刊和从业人员,经常遭受地方当局或警察的恐吓和冲击。去年十月二十日,浙江台州上演骇人一幕:大批交警冲进《台州日报》,对副总编吴湘湖大打出手,当众抓走。交警们公然行凶,仅仅因为该报刊登了一篇交警乱收费的文章。

在当局的扭曲和诱导下,中国新闻界或媒体,更呈现出唯利是图、权钱交易的病态和乱象。去年七八月间,河南省汝州市连续发生两起矿难,矿领导为了隐瞒真相,竟向前往采访的记者大发红包,各报社和记者闻讯,蜂拥而至。仅八月十四日一天,就有一百多家媒体共四百八十名记者,潮水般涌进汝州大厦,从矿领导手上领走二十万元红包。《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亲眼见证这丑陋一幕,勇敢将其曝光。范友峰因此被开除,报社分管采编的负责人也被河南当局撤职。

中共不仅严厉控制国内媒体,还将其官办的海外媒体,尽量办成谍报结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就是一个例子。该报安设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机构,无一不是中共间谍基地。再次体现其间谍战中的“人海战术”。以间谍功能取代新闻功能。

新闻界或媒体业,是一个国家政治走向的晴雨表。用不着猜测,只要透视新闻界动向,就知道当权者的心思。新闻界的肃杀空气,充分折射出胡锦涛敢冒大不韪的极左面目,也泄漏了中共高层顽固拒绝民主的决心。

中国有一个成语:杀人灭口。换言之,灭口,是为了杀人。不管是肉体上的屠杀,还是精神上的谋杀。封锁新闻,迫害记者,只能证明,中共的杀人政治远未结束。

事实上,对新闻开放,官方从未推动半步;而整治媒体,当局从未手软。在胡温治下,中国政治不进反退,“政治改革”从何谈起?

古人鉴定明君,尚有“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的样板;鉴定忠臣,则有“武死战,文死谏”的标准。中共“第四代核心”胡锦涛,即便比之古人的智商和气量,差距又何止千里!

中共不断恐吓和打压,却面临新闻工作者前赴后继、愈演愈烈的抗争,两种力量相持较劲,呈现拉锯战。恰恰表明中国新闻自由的蓄势待发,势不可挡。终有一天,中共当局会黔驴技穷。到时,恐不免哀叹,他们今天拼命封锁的一切,都竟如滔天洪水,冲决他们苦心经营的高堤,淹没一切,连同他们自己。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