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俄遏阻美欧颠覆土耳其政府?

Share on Google+

August 4,2016

土耳其部分军人日前发动政变,欲推翻有伊斯兰主义倾向的厄多安政权,以重建传统的世俗和亲西方政治秩序。据俄媒引述伊朗Fars通讯社消息称,土耳其军事政变未得逞,是因政变发生前数小时,俄国情报部门曾向土耳其国家情报署(MIT)发出“即将发生军事政变”的警告,从而使厄多安及时脱险和应对反制,并号召民众上街抗议阻止政变。

另外,土耳其劳工部长指责,美国是此次政变的始作俑者或幕后黑手。而美国则坚决否认,参与和操纵军事政变。俄国是否真的向土耳其通风报信?如果是,又是出于何种动机?美国到底参与政变与否?土耳其政变失败对土美、土俄关系及欧亚地缘政治又有何影响?

莫斯科向厄多安政府通风报信的可能性,完全存在,理由是:一、俄军在技术上有此能力截获土耳其军方政变者的通讯与交流信息。有消息说,驻土俄军是基于截获的政变阴谋者商谈内容,而向土耳其发出警告,而这些阴谋者通过无线电商讨,计画派数架军用直升机到厄多安(在马尔马里斯)下榻的酒店,将其逮捕或杀害。

外交人士认为,俄军截获反叛分子无线电传信,是在其所驻叙利亚赫梅米姆空军基地进行,那里配有无线电拦截装置。虽然有分析怀疑消息的可信性,称像袭击总统这样的重要信息,不会通过无线通讯传递,他们彼此之间肯定是私下通信。但如果俄军真的获得政变信息,不一定只是通过截获通讯,也有可能是通过在土军及其情报机构中的线人而获得。

二、普亭救厄多安有其充分理由。据报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市长梅里赫·戈克切克表示,击落俄罗斯苏-24的飞行员是政变参与者,此人是反对厄多安政权的葛兰运动组织成员。土耳其总统厄多安指责,葛兰运动支持者发动此次政变,称他们在土耳其的活动是搞“平行国家”,破坏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俄国战机被击落事件目的就是如此。

戈克切克还说,“平行国家”企图在国际舞台上孤立土耳其。俄罗斯向土耳其伸出援手,可利用此次机会加大对土耳其外交政策的影响,将厄多安拉向俄国,分化安卡拉与华府、北约之间的关系,保障黑海与地中海之间的水道畅通无阻(使黑海舰队不至于被北约阻挡在黑海里),巩固俄对叙利亚地区的控制,恢复土俄一度中断的经贸关系,以缓解俄国经济颓势。

在莫斯科眼里,如果政变成功,土耳其将成为完全亲西方政府,对俄土关系会雪上加霜。放弃厄多安,意味俄国将按照华府的脚本与土耳其进行全面对抗。

而美国甚或北约盟国参与土耳其军事政变的可能性,不是完全没有,原因是:一、厄多安正与西方疏远,总是在打自己的牌,不想成为美国和西方的“玩偶”,想使土耳其日益朝伊斯兰国家演进,让华府和欧盟耿耿于怀。近年厄多安及其执政党一直是竞选中的佼佼者,成了选胜专家,让西方难以用民选方式取而代之。而且,土耳其因击落俄战机向普亭道歉,在美国牵头的联合国制裁伊朗方案表决中投反对票,以及和中国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向西方展示军力等,均引起美国和北约强烈不满。

二、美国以军事政变或通过制造动乱来推翻他国政权,搞“颜色革命”,近年有不少先例,比如:支持埃及军队推翻前民选政府,并将埃及前总统穆尔西逮捕判刑40年,扶持新政权。三年前,支持乌克兰反对派推翻前政府,赶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建立亲西方的临时政府。2005年,推动乌兹别克反对派武装骚乱,却遭到该国成功反制,关闭美国在那里的空军基地。

显然,土耳其军事政变失败,是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重大打击,有利俄罗斯在西亚和中东扩大和稳固其影响力。已有迹象表明,土耳其将加快与俄罗斯修好的速度,俄国也解除对土耳其各项制裁,土耳其再次成俄国游客的度假胜地,普亭与厄多安再次会面的日程也在紧锣密鼓计画中。

土耳其政变失败,是美俄等大国或东西方强权博弈的产物。土耳其转向东方,将明显改变欧亚地缘政治的格局(如土耳其与欧洲疏远,甚至脱离北约),使东西方之间的力量对比出现新变化。(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文章来源:世界新闻网

阅读次数:6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