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一位海峡两岸鼎鼎大名的“闻人”声称:“今天的大陆是汉唐以来中国所没有过的一个盛世……”“盛世”春节这个中国人历来最重视的传统节日,各级政府的“亲民秀”照例是免不了的保留节目,尤其在本届政府大力宣传“建设和谐社会”的当下,除了各级地方“公仆”纷纷放下身段借节日之机登门看望下岗职工等贫困户派送“红包”,以营造“和谐盛世”的节日祥和、收获难以维持温饱一年到头多数时间被忽略不计的“主人”们的感激涕零,各大传媒电视台均浓墨重彩报道了当今头号和二号“公仆”在“盛世”佳节“与民同乐”的感人场景:胡锦涛总书记大年三十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与金寨村民一起扭秧歌迎新春;温家宝总理则在山东济宁、菏泽与群众共度佳节。

然而在这样一派“祥和”的“盛世”氛围中,也屡屡出现不和谐音,先是在节前去年底《新京报》的被整肃遭至报社数百名编辑记者集体怠工抗议,紧接着春节前夕《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惨遭割喉在海内外引起强烈反响。节后短短十余日来,鞭炮声仍不绝于耳,绚烂的烟花继续在城市的夜空盛放,春晚“盛世狂欢”的“主旋律”不分昼夜响彻大小荧屏,却也有着一连串不和谐的“杂音”接连传来:曾因为太石村民维权提供法律援助而遭至关押百余日且在狱中绝食59天刚刚获释不久的郭飞雄先生,在有着“花城”美誉的国际化大都市广州度过了一个终身难忘的春节:从节前郭飞雄先生湖北访亲回到广州家中起,他就连续被多名身份不明者24小时贴身跟踪骚扰,跟踪者且对郭飞雄先生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也进行无耻的跟踪拍摄骚扰;大年初四,唐荆陵律师在探望郭飞雄后遭不明身份者追踪殴打——此前唐律师已因接受太石村民委托行使律师职责而被其所在律师事务所除名,从而被剥夺了律师执业权利;大年初七,不堪流氓骚扰的郭飞雄先生愤而用相机对贴身骚扰其本人及家人多日的流氓反拍照,欲将其丑态在互联网上向公众暴光,并在发生冲突之际打电话向警局报警求救,当地派出所公安不依法对侵害公民权利的流氓采取措施,反将郭飞雄先生扣押警局超过10小时,当郭先生终于在深夜的次日凌晨1点多疲惫不堪地走出派出所大门,守候在门外多时的十多个流氓打手对郭先生突施黑手进行“训练有肃”的殴打,近在咫尺的派出所值班警员对此充耳不闻,竟无一人出来过问!而在首善之区的北京,曾担任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先生秘书的鲍彤先生亦被便衣密探从大年初一起“贴身保护”至今。

自去年以来,中共政府明目张胆的黑社会化现象令有识之士深怀忧虑!去年9月下旬,广州两位执业律师唐荆陵、郭艳和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与一位随行记者在前往太石村执业和调查途中,遭遇地方政府雇佣的流氓打手围攻,郭艳律师遭棒击,其乘坐的摩托车被击翻险酿成恶性事故,其后一行四人乘出租车“逃命”途中,车窗玻璃被击碎,流氓甚至在高速公路上用摩托车对出租车展开追击有意制造车祸;随后,《南华早报》、法广新闻记者在前往太石采访途中被流氓打出村外;湖北省枝江市人大代表吕邦列先生在陪同英国《卫报》记者前往太石采访途中竟被歹徒殴打至当场昏迷!身体多处受伤,后在昏迷状态中被广州当局送回湖北老家。至今地方政府雇佣的流氓打手仍在对太石村实行封锁实施“宵禁”,从傍晚六时左右直到天亮,所有人员、车辆进出都要检查证件,引起村民愤慨!村民并担心地方政府无法无天的黑社会式恐怖暴力行径更进一步升级。

同期在山东临沂,因替村民声张正义向外界披露当地计划生育工作中长期存在的严重暴力伤民违法事件,盲人维权义士陈光诚先生被地方政府雇佣流氓长期看守在家,并被切断对外电话联系,扣押外界朋友邮寄给陈先生的物品信件。去年10月初,北京许志永博士和李方平律师等人前往探望陈光诚先生并提供法律援助,被当地干部带领流氓打手殴打,后被带至派出所盘查并于次日晨由警察强行送回北京;随后10月下旬,陈光诚的另两位北京朋友梁晓燕和寇延丁女士前来探望,再度被看守陈先生的流氓所阻,陈光诚在冲出家门与朋友相见时被流氓残酷殴打至流血并不准送医——这场被高智晟大律师称为“一个省与一个盲人之间的战争”,近期在这个本应祥和安宁的新春再度升级:陈光诚先生的亲戚陈华先生在试图接近陈光诚先生家时遭看守陈先生的流氓尾追,在自家门前惨遭殴打,其后当地警方非但不追究施暴者,反将受害者“拘留”处分,导致村民群情激愤引发严重警民冲突!多名村民被打伤,其中村民杜德海头部被打伤及颅骨,且事态仍有进一步恶化可能。就在本文即将搁笔之际,传来消息说,在警民冲突中趁乱逃到邻居家但仍被流氓打手围困监视的陈光诚先生,其暂居的邻居家电话于今夜22时许被切断,目盲的陈光诚先生再度陷入与外界失去联系的完全黑暗之中。

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诸君的遭遇,发生在今日21世纪的中国,令人感慨万千!——这一片土地到底还需要一代又一代的儿女贡献多少牺牲?付出多少代价?“和解”是否可能?“和平转型”曙光何时能现?

一场没有“烈士”的“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的“天鹅绒革命”,一场“全民和解、官民互动、相互妥协”的社会变革,正是郭飞雄、高智晟和陈光诚们为代表的大陆民间社会、民间维权者对中国未来宪政民主化转型的希冀。问题是,手中握有坦克机枪原子弹等强大的国家机器的执政者们,是否也抱有同样善意的希望?垄断了一切公共资源、“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是否也如同我们一样珍爱着这个国家、珍惜这个民族的未来?我们看到的是:专制统治者一面高喊着“建设和谐社会”,一面实施着不遵守任何底线的黑社会流氓恐怖行径!——新春伊始的一系列公共事件,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在风雪弥漫严寒刺骨之际,我们也闻到了一丝春的气息——就在离胡总书记“与村民共度新春”不远处的黄土高坡,为声援郭飞雄、陈光诚和更多被黑恶势力欺凌的受难同胞,高智晟大律师大年初七在自己的家乡发起全球接力绝食声援行动;最新消息传来郭飞雄先生在成功摆脱盯梢的流氓密探之后,于今日下午四时抵达北京新华门进行计划为期两天的绝食请愿,以抗议去年以来广东地方政府动用武警枪杀我汕尾无辜同胞、剥夺太石村民罢免村官的合法权利践踏《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等一系列的侵犯人权事件,呼吁“让我们这一代人尝试通过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的方式,通过全民和解、官民互动、相互妥协的方式,一道来推动我们共同的祖国步向民主、法治社会”,郭飞雄随后被警察带离新华门扣留在派出所,目前情况不明。(注:郭飞雄后由北京警方通知广州公安人员“接”回广州家中,但仍受到监控)

中共政权的公然黑社会化,无疑是这个“和谐盛世”最大的耻辱;而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们正身体力行的“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的和平抗争,则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正为我们这个时代创造着无上荣光!由于父母在侧,几天来我一直犹豫着是否加入高智晟大律师等人的接力绝食声援行动——以往我已多次“连累”到父母令我心怀愧疚,实不忍再惊扰他们!只得在内心为“失踪”的郭飞雄先生、为那些正在为这片多难的土地受难的人们默默祈祷!但在此时,我愿在此表明立场:我将随时准备加入接力绝食声援行列,只为了表明在这样的时刻,我选择与你们站在一起——与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师兄、陈光诚义士和他受难的乡亲、太石村被黑恶势力“绑架”的村民们、还有我的无辜被感染爱滋病的同胞和更多苦难中的同胞站在一起,站在令这个“和谐盛世”看起来最丑陋、最黑暗、最荒唐的地方,分沾郭飞雄们的荣耀,更承担我们共同的耻辱,见证历史并开启一个崭新的时代。

2006年2月8日,农历丙戌年正月十一日夜于上海家中

附:我的维权绝食声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