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8日10:12,在《搜狐》网得一新闻,读后深深体悟:这条“19名因失去原乡镇党委书记、乡镇人大主席或镇长官位而被迫辞去县人大代表”的新闻,是在建议停开“两会”。该消息全文如下:

[商报消息:记者谭邦亮通讯员李光伟]“同意的请举手;不同意的请举手,没有;弃权的请举手,没有;一致通过!”2月24日,在衡南县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该县19名县人大代表向县人大常委会辞去了县人大代表职务。这次辞职的19名县人大代表原来是乡镇党委书记,乡镇人大主席或镇长。

他们都是2002年12月,县人大换届选举时由乡镇选区选民直接选举出来的。后来,他们的工作发生了变动,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岗位,调入县机关。衡南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倪华生告诉记者,这些人是在县人大常委会的建议下辞职的。记者在衡南县人大常委会联工委提供的辞职报告上看到,19位代表都亲笔签了名。

“我们之所以建议他们辞职,是出于几种考虑。”衡南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倪华生说,一是这些代表工作单位变动后,跟原选区选民接触少了,就很难再代表原选区选民的意见,不便履行代表职务,也不便接受原选区选民的监督。二是这些代表调离后,如果不辞职,占了代表名额,其他新调进来的人员就不能补选为代表。接任人员不补选为代表,势必影响到该选区代表工作的正常开展。

此次辞职的县人大代表之一、原花桥镇人大主席,现任县交通局主任科员曹华初在接受采访时说:“当了多年的人大代表,现在突然要辞去,心里有些舍不得,但是为了大局,我们必须这样。”衡南县人大常委会联络工委主任阳健说,目前,我国尚未全面推行进行人大代表的竞选和普选,根据工作需要,一些身处重要工作岗位的官员通常被安排为人大代表候选人,再经群众投票后合法当选。应该看到,某些“官员代表”是因其职务岗位而当选的,而不是因具体个人而当选的。

当其工作变动,“工作需要”这个前提不存在了,理所当然地应辞去代表职务。(稿源:《当代商报》)

“安排为人大代表”

我曾经奇怪,已54岁的我,从18岁时取得“公民选举权”,为什么26年来从无机会参与过一次人大代表的选举?谁剥夺了我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今天算是从“衡南县人大常委会联络工委主任阳健”的说法中找到了答案:“目前,我国尚未全面推行进行人大代表的竞选和普选,根据工作需要,一些身处重要工作岗位的官员通常被安排为人大代表候选人,再经群众投票后合法当选。应该看到,某些”官员代表“是因其职务岗位而当选的,而不是因具体个人而当选的。”

这样看来,当今中国每年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都是一些并非经过“竞选和普选”的非法代表。为什么不经过“全面推行进行人大代表的竞选和普选”,就“根据工作需要”,让“一些身处重要工作岗位的官员”被“安排为人大代表候选人”?

早有学者指出,每年在北京热火朝天召开的“全国两会”,都只是一个认认真真的“花架子会”、“政绩工程会”、“人权假象会”,除了浪费百姓钱财,耗费官僚时间,无所实事──“政府工作报告”是必须全体一致通过的,连鼓掌次数与时间也预先定下,有专人“带领鼓掌”,人事选举都是事先层层负责“做好工作”的,本是被层层机关“安排为人大代表”者,焉有不服从“旨意”安排的?

王旭烽这里说得明明白白

2005年3月11日,全国人大代表王旭烽在“两会”中发表过一则关于“两会投票一刻”感想的“日记”──“我会观察这个有点象电影里慢动作一样的过程,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渴望留住时间的面容,想象他们是什么职业──是官员?是企业家?国营的,还是民营的?是当过兵的?还是教过书的?只有军人和少数民族不用猜,一看他们的服装就知道了。(王旭烽,女,浙江省作协副主席)

王旭烽不愧是以《茶人三部曲》获2000年茅盾文学奖的名作家,她知道全国人大代表中的构成,第一位是官员,第二位是企业家。象她这样的作家知识分子,因为明白自己是被官员安排的,当然就懂得如何尽“安排的人大代表”之责──“下午我总算发上言了,不能免俗,发言三部曲:一是肯定,二是结合实际论证,三是建议。”(2005年3月10日日记)

王旭烽这里说得明明白白,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在人大会上能做的事就是三件:“一是肯定,二是结合实际论证,三是建议。”所谓“肯定”就是无条件同意、投票赞成上面的报告与一切提案“;所谓”结合实际论证“也就是当”回声“与”鼓掌“;所谓”建议“,就是只能顺着说,不能批评,不能反驳。

得过茅盾文学奖的名作家当人大代表,也只能在会上如此而已,其他“两会代表”的表现就更可想而知。一个只能按“一是肯定,二是结合实际论证,三是建议”准则表态的“两会”,能开出真正符合民意的好会么?这些年的“年年两会”的结局已经清清楚楚,无须我来细说了。

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年年开无实效的假两会”,年年“谋财害命”呢?!

吁请暂停召开“谋财害命”的“两会”

更有消息让人心痛:2月14日8时1分,《世纪学堂》贴出eva的《薛涌:给甘阳们看病》后,就又“涨停版”──不能再发表新帖!这是每年“两会”召开前必然会“因技术故障”而“需要”的“抢修停网”,不过今年“倒春寒”来得早,“两会”期间例行关闭一些“自由网站”的行动已在“扩大化”──由提前一个星期“封网”改为提前二十天“封网”。到2006年2 月22日,连“3个为弱势族群发声的左派网站”也因“当局指出他们为‘政论性质’”而关闭。

“年年开无实效的假两会”,不仅不能广开言路,反而还带来自由网络关闭,这样有百害无一利的“两会”,百姓何必还要纳税任它浪费?!

因此,本人谨郑重倡议:吁请全国“两会代表”从2006年3月起,拒开有名无实的假“两会”!吁请国家有关部门,从2006年3月起暂停召开“谋财害命”的“两会”──待真正“全面推行进行人大代表的竞选和普选”后,产生了真正民选的“两会代表”,再来召开“两会”。目前“两会”中的“报告”、提案,大可通过现有政府渠道获得预定“回声”,一些“建议”、“建言”,也大可通过“主流渠道”表达。如此给现有体制节约一点财政开支,让贪官有资源可多贪一些,多挥霍一些,平民省些麻烦,贪官多些欢乐,官民和谐,何乐而不为?

(2006年2月28日于深圳“早叫庐”)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