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来,一到端午节的时候,网上就有很多人发帖揭批屈原,说他是不敢与强权对抗、只会以死来逃避的懦弱者,对他表示鄙视,说不该纪念他,等等。

其实,纪念并非歌颂。譬如,我们纪念南京大屠杀,那是歌颂谁呢?是歌颂当时的屠杀者日本侵略军?还是歌颂那些不敢反抗任人屠杀的死难者?显然都不是。纪念只是让大家不要忘记这个事,如果这个事情中有值得歌颂的,就歌颂,有值得学习的,就学习,有需要吸取教训的,就要吸取教训。纪念本身是一个中性词。当然,所纪念的对象是要有值得纪念的东西。一般来说,那些恶贯满盈的坏蛋,根本就没有值得纪念的东西,人们根本就不想再提到他们,当然不会去纪念他们。

端午节的由来,并没有歌颂屈原的成分,它恰恰是人们表现爱心、培养慈悲情怀的一种方式,同时也表达了对昏聩的统治者的不满,也反映了要积极向上、勇于抗争的意识。

屈原是投江自杀的,民间风俗并没有隐瞒、回避这个事实,而是通过“包粽子抛江里给鱼虾吃以免鱼虾吃屈原的躯体”这样一个故事让“屈原是投江自杀的”这个事实广为人知,这显然不是为了褒扬、鼓励屈原这种懦弱、逃避的做法,否则这个民族就会走向颓废没落。事实上,端午节风俗中的划龙舟竞赛所体现的积极向上、勇往直前的精神,恰恰与屈原的做法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对比正是对屈原的一种委婉的批评。这就是说,在人民的意识中,是把屈原当作一个弱者来同情的,同时又从对其悲剧的反思而意识到要弘扬积极抗争的精神。这就是端午节的包粽子、划龙舟这两项活动的意义所在。

所以,端午节的纪念屈原活动并不是歌颂屈原。把他当作一个弱者来同情,以及用划龙舟这种积极抗争的活动与之进行对比,其实就是对屈原的委婉的批评,所以无需再直白地去批评他,对此几千年来人们一直都很清楚,心照不宣。不过,后来中共的歪曲宣传和洗脑教育可能会蒙蔽、误导一些人,那么,纠正一下也未尝不可,但是,我觉得没必要那么严词恶语地批评屈原,我们最尖锐的矛头始终是应该对准制造人间悲剧的邪恶体制。

既然纪念不是歌颂,那么,今后中共垮台了,不管它是怎样垮的,那一天都一定会成为一个纪念日。

2016.6.9 端午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