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昕:金子般纯粹的胡佳

Share on Google+

很久以来,就想为我手足一般的好兄弟胡佳,写一点文字了。可是一直诸事缠身,没有能够实现这个心愿。及至今日动笔,才知道要写好胡佳,简直是千难万难。单是起一个文章的题目,我就想到了诸如《圣徒胡佳》、《天生的圣徒》、《无我的胡佳》、《阳光之子胡佳》、《前所未见的‘垃圾’胡佳》、《刚烈的胡佳》、《从无畏惧的胡佳》、《只有付出永远付出的胡佳》、《真正的天安门之子》等等标题,可是没有一个我满意的。并非胡佳够不上以上的评语,而是这些题目都不能够充分表达出胡佳的全部优良品性来。而且,“圣徒”两字已经被太多人用得泛滥了,我也不屑为之。可以肯定的是,胡佳是我见识的太多人物中,最接近圣徒品质、最具有牺牲舍己精神的人之一。其他几个是:赵紫阳、吴蓓、方圆、李海、胡石根、刘贤斌、黄维才、林牧、高智晟、许万平、杨天水、李健、郭飞雄、任不寐、周峰锁、洪哲胜﹍﹍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句在新新人类听起来象笑话的老套话,如果只能用在一个当代人身上,用在胡佳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从大学毕业以后,胡佳就全身心地投身于环境保护、动物保护、艾滋病民间救助与维权等等良心慈善事业之中,长时间超负荷运转,从无任何喘息和停顿。大家都听说或看过《可可西里》对藏羚羊的保护,其中就有胡佳先生的一份贡献;大家都知道河南艾滋病泛滥,其中黑洞的揭开就有胡佳先生勇敢的付出;大家都知道艾滋病孤儿无依无靠,可是谁知道胡佳先生一年究竟有多少天都是在陪伴着这些孤儿一起欢笑一起落泪;大家都知道“六四”周年纪念日到天安门广场公开呼吁平反、赵紫阳先生逝世到清华西门领导游行抗议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可是胡佳先生就是这么无所畏惧的去做了!试问偌大中国,又究竟有几个人,能够这么无私无畏地身体力行这些公益之事?!

胡佳很穷,尽管不是必须,他所领导的NGO每个月还是只给自己开几百元工资,还得经常接济身处危难中的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不象赵昕好歹做过几年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曾经收入较高,所以我们一见面赵昕就只能心甘情愿地去买单。他的新房也是他可钦可敬的父母,一对伟大的老右派夫妻资助他买的(佳佳的父亲年龄大了,也是体弱多病经常住院。佳佳正是他们中年得子的爱情结晶)——正是他们,为我们的民族抚育出了一个如此善良纯净、如此悲悯大爱、如此刚正不阿、如此嫉恶如仇的天生的圣徒般的大写之子!

胡佳又非常富有,他金子般纯粹的心灵、谦和阳光的笑容、忘私无我的牺牲奉献精神,又为他赢得许许多多知名不知名的朋友和忘年之交。其中有视他为“儿子”的高耀洁老妈妈、视他为忘年交的蒋延永老医生、视他为家人的赵紫阳子女、视他为弟兄的吴蓓和高智晟我等。当然,他最为成功的就是,还在太太曾金燕在人民大学上学的时候,他就已经以自己阳光般的笑容、高尚的人格魅力,获得了同样优秀的金燕小姐的芳心!可是他是如此忘我的工作,经常会忽略金燕的柔软的感受,以至于吴蓓和我这个做兄长姐姐的,还得旁敲侧击地教导他,经常提醒他多陪陪金燕,多给金燕一些关爱和浪漫。甚至后来有什么危险的事情,我都叮嘱朋友们少叫胡佳来参与了,希望他能够多陪陪父母和金燕。

胡佳又是一个容易受伤的男孩。他是个虔敬的佛教徒,又因为小时目睹了“六四”的血腥屠杀而从此素食主义,所以身体其实并不强壮,而且还患有乙肝。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外表文弱的人,精神的力量却极其强大,极有亲和力!正因为他诚实守信,浑身都充满了阳刚正气,嫉恶如仇,见不得任何歪门邪道的东西,所以他总是“专管闲事”,所以他总是无所畏惧,所以他总是“敏感人物”,极为容易受伤。这点大家从赵紫阳先生逝世我组织游行示威抗议时就可以看出来。那时,因为我已经被软禁,不可能亲自到预定的游行示威出发地组织游行,十来个朋友答应我一定到现场去组织发动游行示威。可是到游行示威那一天,真正能够到现场的,又在现场被“当场抓获”的,仅只是胡佳一人而已!!因为他的毫不畏惧,极力抗争,单单在去年一年内,他就被通州国保警察打了六次之多,一次是我在监狱中胡佳们为了营救我而集会商讨,一次是和我去参加赵紫阳先生百日祭奠后软禁在郊区时被捆绑挨打。真是那一次违禁祭奠紫阳,激怒得北京市通州区国保支队的童女处长歇斯底里,竟然发作到辱骂胡佳为“垃圾”的地步!可是,从古到今,我们又有谁见过象胡佳先生这样高尚圣洁的“垃圾”呢?!当然,应该承认,自从北京的一群同道好友群起激愤地到通州区公安局门口进行抗议示威,并郑重地宣布如果再暴力殴打胡佳我们将直接上天安门抗议,国保也为此先后五次找我谈话后,情况变得好多了:除了这次接力绝食以外,通州国保甚至连软禁晓波、赵昕、老鼠等等的时候,都不再软禁胡佳,而是改为跟踪录像了,就是为了避免和刚烈之极的胡佳正面冲突!

当然,这其中我耍了一套“情感敲诈”:除了向公安局抗议之外,我也多次苦口婆心地向胡佳、齐志勇这样嫉恶如仇的兄弟讲我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如何从一个“义勇军”的革命领导者,从一个曾经还手把五道口警察打伤的英雄主义者,转化为一个坚定的非暴力主义者的,并列举了自己为了让看守我的警察回家过年,甚至还为他们绝了三天食的经历——因为,警察也是人,也是和我们一样的兄弟姐妹呵!如果我们因为他们的兽性暴行就“以暴易暴”,哪我们岂不也堕落为和他们一样的撒旦的奴仆了吗?!最后,我就老是给胡佳打电话,问他警察现在如何对待他的,还打不打他。如果真是又打了他,那么我们言出必行,一定要不惜一切地到天安门去为他进行抗议示威!结果,胡佳就不停地解释没有打他,告诉我即便是再次打了他,我们也犯不着真去天安门抗议。我当然知道胡佳的刚烈性格和一心只为别人着想的高尚品格,也明确地告诉他,这绝对不行,如果警察真是又打了他,我们一定会义无反顾地上天安门抗议的!弄得最后,胡佳即便不为他自己着想,也得为我们这些朋友着想了,在此次又被非法软禁时,没有再象以前一样,毫不畏惧地进行抗争和冲击了!

我这样做,也确实有我的苦衷,有对胡佳父母和金燕的一份责任和承诺。记得胡佳去年有一次被非法绑架和软禁时,我和胡佳妈妈的一次对话把我给深深地震撼了。当时,胡佳极为令人敬佩的母亲对我说:

“胡佳从事他的艾滋病民间救助事业,从事他的良心正义事业,这些我都理解,我都不害怕。我最害怕的是他的无所畏惧、无所害怕!正因为他什么都不害怕,甚至都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我才最为害怕呵!至刚易折,至正易损呵!”

正是在这次对话后,我不得不对佳佳(请原谅我这么公开称呼胡佳先生,因为在年轻杰出一代中,出于对他们的喜爱和尊敬,我平时称呼陈永苗为“苗苗”,称呼老鼠为“妹妹”,称呼胡佳为“佳佳”)动用了心机,使用了上述“情感敲诈”般的并不光彩的方式,以使他不得不爱惜自己。

因为,佳佳,我们都深爱着你!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爱惜好自己才能呵护金燕,孝敬父母,维护弱势民众的利益——你嫂子说的没有错,所以我把这话传达给你。今天我还和金燕约了呢,等你自由归来,我们一定要陪着你父母亲一起到春天的北京郊外,去美美欣赏一次,那漫山的野花何等灿烂!

赵昕写于2006-3-21云南,金燕正在北京召开“胡佳失踪新闻发布会”时

文章来源:赵昕文集

阅读次数:1,1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