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在三月十四日《亚洲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文:《日本等待民主的中国》,令人感动。这篇文章比克林顿总统和布殊总统访问中国时发表的讲话更具邻里间的赤诚与谦卑,有源远流长历史的柔情;连中国领导人内心都从没涌出过,因而也从没流露过的一种对中国的深情。

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的水平的确不一般,专制制度下的政治家,名曰政治家,实际上是一群先骗人,骗人不成就打人的流氓,完全丧失了人类性情中高贵的一面。最近麻生外相在中日历史与台湾问题上的发言屡屡引起轩然大波,可是从这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给中国领导人听的杰出文章来看,他与许多日本人一样具有浓厚中国情结。

麻相的文章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早前我访日期间,曾两次与日本外务省的官员交换意见,呼吁日本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助其推进政治民主化。他们指出,实际上日本政府一直努力与中国政府开展人权对话,可是每每被中国政府以你们日本有历史问题,没有以人权对中国施压的资格为由蛮横地挡回。

专制的非理性

我相信这一点。我深知专制中国政治家的非理性,别人为他们统治下的人权状况牵肠挂肚,他们不仅不领情,不心存感激,反倒怙恶不悛、不思悔改、恶语伤人。关心人权还得验出身,难道非要根红苗正、三代贫下中农才可以谈你的人权问题吗?因而我建议他们(日本外务省的朋友),适当时候,可以考虑把历年被中国政府挡回的人权提案列表造册,公告天下,好让世人都知道中国外交政策是多么地抗拒现代文明,中国外交官员是当今世界上怎样的一群超级混蛋。

在日本访问十八天,我发现,阖日本几乎没有人挑战中国的地位,一如麻生外相这篇文章所传达的。我接触到的日本人,他们都希望中国能实现政治民主化,为中国人民光明幸福的未来祈福。

胡锦涛主席即将访美,我建议小泉首相和布殊总统发表声明,公开表示日、美愿为胡锦涛推动政改提供帮助。倘若中国保守力量危及改革,危及胡锦涛的地位,日本、美国决不会坐视不管,袖手旁观。

借助外力推动

我一直坚信,若能为尧舜,谁愿为桀纣?我个人认为,胡锦涛内心不排除有成为日本明治天皇和美国林肯总统那样伟大改革家的渴望,而且历史已为他提供了机遇。胡锦涛为何迟迟不敢大展拳脚?他到底怕什么?他怕出现“改革变数”,他怕失去目前的“稳定”。具体说,他怕保守力量像当年埋葬胡耀邦、赵紫阳一样埋葬掉他自己。如果日、美能明确表示愿为胡锦涛政改提供所需的力量帮助,他未必不会成为中国的明治天皇和林肯总统。

有日、美两大国际宪兵在旁威慑,中国国内保守势力无人敢蠢动。日本尤其有制动中国的地缘优势,英法德欧皆不可比。访日期间,一些日本朋友认为,对中国政治民主化施加影响,日本无法与美国相比。可是我认为除美国外,举世谁又能与日本相比呢?日本政治家对中国人权问题说的每句话,都会引起中国的政治地震,这一点甚至连美国也比不上。日本应该充份利用这优势,顺势影响中国,影响东亚,乃至整个亚洲。这个大洲历史太古老,灾难太深重,太需要有智慧、有担当的日本政治家推动了。

内心欢迎改革

就像我无视中宣部和北京大学的非理性存在一样,日、美包括台湾的政治家都应该无视中国政府非理性的存在,走自己认为是对的路,而不是走讨中国政府高兴的路。这个世界上,只能让流氓适应君子,而不是君子迁就流氓。

另外,中国政治家口是心非,别看他们整天高喊反对别国干涉中国内政,实际上他们个个内心希望文明国家干涉中国内政。为什么?中国社会传统太深,政治家不愿冒改革的风险,可是他们人人都认可改革。如果有外力可借,以降低个人风险,达到改革目的,他们内心会欢迎的。

文章来源:焦国标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