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著名维权活动家郭飞雄亲自到广州市林和派出所,针对上周广东秘密警察在他家楼下对他进行的暴力殴打,以及报警后警号为“027936”的派出所警官的不作为,进行了书面报警和投诉,以此来践行新自由主义者所大力倡导的“法治精神”——穷尽一切法律程序!但是非常遗憾却又丝毫不令人奇怪的是:广州市林和派出所不但对郭飞雄先生的书面报警和投诉作出了“不受理”、“不立案”的决定,而且也违反有关法律法规,拒绝了郭飞雄先生要求开具书面收条的合法要求!无可奈何之下,郭飞雄先生给赵昕打电话说道:

“面对如此知法犯法、执法犯法的公开流氓行径,谁能告诉我,在穷尽一切法律程序而无法可依后,我们该怎么办?!”

同样类似的情况,赵昕和全国各地的民间维权人士也亲身经历过许许多多次。这样的悲哀事实可以说数不胜数、非常普遍,笔者甚至还在四川遇到过亲人被杀死而警方却不予立案的恶例;同样无奈的问题,赵昕也听到过成百上千次,可是作为一个“法治至上”的自由大同主义者,我几乎无法作出令提问者满意的有效回复;同样愤怒的选择,譬如自杀、刺杀、爆炸、报复性同归于尽,笔者却实在不敢苟同,每次都是苦口婆心地百般劝说,再三言说暴力革命的危害性、个体暴力报复的有限性、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建设性,可是却收效甚微,几乎每次都会被提问者用“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人民拥有暴力推翻专制统治者的天然权利”、“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公民社会建设太长漫长了,暴力革命也有其合理性”、“我已经活着毫无期望了,还不如轰轰烈烈干一把”、“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等等理由予以诘难反驳!

这些年来,由于长期从事人权事业,笔者接触了大量的社会底层弱势群体,其中工人、农民、市民、民工、教师、艾滋病患者、残疾人士、工商人士、公务员等等各个阶层无所不有。这些维权上访人群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每个人的悲惨遭遇也不尽相同,每个人的维权诉求和思想高度也千差万别,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可悲遭遇:官官相护,欺上瞒下,投诉无门,无处伸冤!同时也都有一个共同的极为绝望的不休追问:“我该怎么办?!”

是啊,当极权专制者制定的法律法规已经变成了一块人治的遮羞布,当以捍卫法律神圣为天职的国家司法执法机关已经堕落为非法迫害的统治工具,当“为人民服务”的执政党已经兑化为“为人民币服务”的既得利益官僚集团,当社会大众心理已经养成为“开后门拉关系,有钱能使鬼推磨”天经地义时,当整个社会肌体腐烂毒化已经坠入拉美化、菲律宾化的悲惨深渊时,当“自私自利游戏人生”、“我是流氓我怕谁”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主流人生态度时,当饱受凌辱与侵害的弱势群体已经投诉无门、天理难申时,当秉持“以法维权”的民间建设性宪政民主力量都已经遭受了最为赤裸裸的黑恶暴力迫害时,每一个良知尚存、人性未泯的中国公民、炎黄子孙,不分党内外、体制内外、海内外,都应该大声地扪心自问——“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如何挽救中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

历史不可假设!但是历史在种种偶然性因素的作用下,又自有其历史的必然性。身处这样一个悲哀的犬儒世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容留滋长种种悲剧发生的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所以我们讲“有什么样的土壤结什么样的果子,有什么样的人民必有什么样的政府”。可是最为可怕的是,即便是那些勇敢地起来反抗专制极权制造悲剧的自由斗士们,也很少有人能够清醒地认识到,我们本身就是专制主义者的孪生兄弟,都是在同一片土壤土质里成长起来的,都存在着人类的种种内在局限,都具有几乎相同的原恶的遗传基因——这就是为什么几千年来,无数的勇士怀着崇高的理想,艰苦奋斗了一辈子,却“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反对什么自己却兑变成什么,推翻什么最终却异化为什么,娜拉出走后又病变为娜拉之父,始终无法跳出这个巨大的悲剧历史怪圈的原因。

自从“五四运动”始,中国人就简简单单地以为“科学与民主”能够救中国。甚至身处21世纪全球化民主化浪潮今天的海内外华人,无论国共两党、亲民党新党、民间人士,依然还抱持着陈旧过时的“三民主义救中国”信念,无能也无法认真动脑思考中国现代宪政民主转型事业的真谛,在神化“国父孙中山”的同时却对诸如王怡等先生的现代宪政主义理性思考大加鞭鞑。但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苦难史与近两个世纪的近现代化史告诉我们,单靠“科学与民主”救不了中国,尤其是在整个民族普遍性的道德沦丧、信仰缺失、精神萎颓、物欲横流的时候。任何制度都是由人去操作由人去执行的,如果组成这个社会的每一颗土砾不变,滋养这一方土地的阳光、空气、水质、肥料不变,那么这个社会的土壤土质也不会改变,再好的制度也必然会异化病变!

“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如何挽救中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赵昕的回答是肯定的:

中国的现代化之路,必须从“改造国民精神信仰文化,塑造公民主体意识社会,建设完善市场经济体系,构建现代宪政民主政体”这四十个字的、层次分明、维度深广的普遍共识上着手,从基督福音的播化、人权天赋的确立、公民社会的发育、法治精神的养成、民众权利的维护、民间力量的成长出发,在穷尽一切法律程序之后,以牺牲舍己、宽容渐进的中国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方式,推动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如果我们共同致力于构成这个社会的每一颗土砾的质变,如果我们共同致力于滋养这一方水土的阳光、空气、水质、肥料的质变,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够做到自由主义的两个层次:“求诸于己”与“求诸宪法”,知行合一地践行自由人权信念与民主法治理想,那么这个社会的土壤土质将不断地得到改良,公民社会虽然薄弱,却必将不可逆转地迅速成长!

无数良知尚存的中国公民在不停地追问:“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如何挽救中国的和平宪政民主转型事业?!”在这个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胡锦涛、温家宝两位先生作为中共的第四代领导人,也不得不正面这个惨淡的问题,不得不作出自己的历史交待。

2006-3-28 日彩云之南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