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变成蚯蚓的时候
想事的任务就推给马了
它的颅腔装得下多少智慧!
别以为在字里行间爬就是作家
蠹鱼渊博地嚼碎知识
用世世代代的一生
而我在田垅里写的作业
总是不及格

冷风吹得荒野寒毛倒竖
热汗却总流在身体的南半部
抹了那么厚的护肤霜
脸皮依然纵横干裂
大地交不起赋税要挨鞭子——
密密麻麻多少道鞭痕!

那头高大凶猛的公牛
尖利的双角是纯金的
它对所有的母牛姑娘
拥有初夜权
别的公牛正当壮年就都旱死了
于是它女儿孙女儿的牛犊
不可避免地退化
如今满街是
不长犄角的狗呢!

大山是怎么形成的?石头堆的
石头又是怎么形成的?
干透的土壤聚合成的
蠹鱼与旱魃肯定关系暧昧
水价年年上涨也不用交费
而蚯蚓的尸体千年难烂
因为渴血的尘土已身轻如燕……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