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1

赵威

考拉是个90后女孩,也是我的朋友,因着她“山颠”被捕。我和她的朋友成为了朋友,甚至和朋友的朋友也成为了朋友。然而最近这群小伙伴们却吵起来了:一方认为对于考拉的案件应该尽力去宣传,用公民行动的方式来呼吁声援——“考拉无罪”;另一方强烈反对这样的做法,并从法学专业的角度主张该案应去政治化,强调考拉只是主张律师法定的权利,主张司法独立。并从《圣经》的角度理解此案——“考拉是罪人!因为所有人都是罪人!”一方指责另一方书生气,贩卖虚假希望。另一方指责这方太民粹,太政治化不光害死考拉,也与暴民无异。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而我,并不认为我应该帮考拉洗地,帮他开脱;我坚信她就是有罪的!!!

考拉怎么会没有罪呢?

她骄傲地认为她生来不是为了适应,而是为了改变。并荒唐地认为她一个90后的律师助理可以为中国的法治理想而努力。她就是有罪的,而其他的80后、90后,都在畏罪潜逃。

考拉怎么会没有罪呢?

在一个法律执业人专业资格每年都要被政治年检的时代,在这一个法律人共同体——律协,根本没有独立社团资格的时代。她居然要去主张律师的法定权利,主张司法独立。她就是有罪的,而其他身在这个共同体中的法律人,都在畏罪潜逃。

考拉怎么会没有罪呢?

当今天中国大陆的专业人士中,无论是白狼(医师)、黑狼(司法人员)还是眼镜蛇(老师)。有多少对颐指气使干预自己专业独立性的“官意”笑脸相迎,却对“民意”的“胡说八道”怒目而视呢?考拉不光在努力成为法律专业人士,还要颠倒这副面孔。她就是有罪的,而其他的专业人士,都在畏罪潜逃。

考拉怎么会没有罪呢?

当一个社会的中产阶级,面对“党粹”、“官粹”从没想过要釜底抽薪,承担社会责任;却在被“民粹”烫伤之后,高叫着要“正义”,要扬汤止沸。而一个90后的灰姑娘却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试图以中产阶级的国民姿态去承担之时。她就是有罪的,而其他的中产阶级,都在畏罪潜逃。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