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晨话(之38)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环球时报是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子报,是党媒中发行量最大,最市场化的,是中共党内强硬派喉舌。我与之系列争鸣文以后放到“今日晨话”中请诸友指正。

查建国:记者与外长谁偏见与傲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39)

6月1日在加拿大访问的中国外长王毅与加外长迪翁举行联合记者会。一名加拿大记者向加外长迪翁提问,谁想这一提问竟引起站在旁边的中国外长王毅的勃然大怒和-连串反击。这一幕引发全球媒体注目。环球时报跳出来6月3日发题为《做些反思吧,傲慢的加拿大媒体》社评。

环报社评大骂加记者及“西方激进人士”是“偏见与傲慢”“态度蛮横”“颐指气使”“井底之蛙”“半瞎”“一群永远叫不醒的‘装睡者’”,并嘲笑“加拿大3000多万人口,只相当于中国-个小省份的人口规模”.小国记者就不能对大国人权提出异议吗?环报竟如此偏见与傲慢地为王外长站队。

让我们看看加记者都说了什么?她的问题原话是:“关于中国如何对待人权倡导者的担忧一直不少,比如香港书店老板、凯文?高,更不用说中国对南海的领土野心对区域稳定产生的影响。基于上述担忧,为什么加拿大寻求与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您计划怎样通过这种关系促进该地区的人权和安全?您是否专门提到了凯文?高的案件?”

王外长反客为主来抢答不是给他提的问题,却不直接、正面回答香港书店老板为何失联?凯文?高何以成“间谍”?中国南海政策是什么?中国对“人权倡导者”为何打压等记者的担忧,而是专追其动机与态度,一上来先扣上一个“偏见与傲慢”的帽子。

王外长讲“中国人最有发言权”,是这样吗?香港人有对书店老板失联的发言权吗?内地人有对人权状况批评的发言权吗?你们把别人发言权都打压下去,然后代表“中国人”说“中国人最有发言权”,这就能挡住别国人的批评吗?

王外长用“6亿人脱贫”“人权写进宪法”来反击加记者的担忧。且不讲6亿人为何致贫,就是脱贫也只是民生权利的改善,你仍回避了加记者讲的对政治权利恶化的担忧。人权写进宪法就证明没有人权问题了吗?说一套做一套的事你们还干的少吗?

王毅外长恼羞成怒、外强中干、文不对题、强词夺理的蛮横回答再一次将其与其主子的“偏见与傲慢”展示于世人之前。

外交是内政的延申,王外长的反普世价值观倒是内外一致,在国内横惯了,到国外刹不住车。

对王外长的“失态”加拿大保守党外交事务发言人说“他来加拿大领土,对一名提出合理问题的加拿大记者如此无理,我认为太无耻了。”加拿大总理杜魯多3日对此做了回应“加拿大政府对这件事很不滿意”“迪翁外长和外交部官员都向中国外长和中驻加大使就我们的记者被对待的方式表达了我们的不滿.”

加拿大总理说“我们都知道媒体的职责就是要问尖锐的问题,我们鼓励这么做。”这话对认为媒体都姓党,不得妄议的中国官员讲无疑是对牛弹琴。

查建国6月6日晨北京

今日晨话(之39)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前两天“两弹一星元勋”陈能宽院士逝世,官媒照例大肆宣传一番。这让我想到两个问题需要正本清源。

一,核武祟拜情结。什么蘑菇云升起,中国人民扬眉吐气了的情结竟纠缠中国大陆几代人。

核武器是人类科学异化走上斜路的典型。为了灭恶研制出毁灭人类自身的武器才是人性恶的报应呀!

禁朝伊核武,限美俄核武,奧巴马访广岛,人类纠正已铸下大错的努力何其艰难。

可中国政府前有毛泽东宁可核炸死中国一半人也要世界革命的叫嚣,现有邓派一面反朝伊拥核,一面自己又大树“两弹一星元勋”之举。陈能宽院士等“两弹一星元勋”们要反思呀,在饿死几千万人的年代,在一场浩劫文革的年代,你们拼命造大规模杀伤武器何功之有?朝鲜就是在走中国有核才扬眉吐气的道呀!

二,为了保家卫国要有核武的谎言。这是几十年人们常见的最大谎言之一。

国与国之间领土之争的局部战争会有,但需动用核武才能打胜的对华全面侵略战争不会有了。

以占领土地,矿藏,人口为目的而发动侵略战争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发达国家靠市场比靠战争发展生存空间要现实,要成本低得多。

中国几十年假想敌三个,(1)美帝。实为世界自由民主旗手,唯专制者怕之。“和平演变”才是美对中及一切共产党国的一贯方针。(2)苏修。实为反斯大林进行局部改良的主义。(3)日寇。二战后成为自由民主国,世界和平的力量。

鼓吹面临外侵是一切专制者转移内部矛盾,减轻自身压力的不二法门。轻狂偏激的“爱国主义”永远是专制者取人心的思想支柱之一。

查建国6月7日晨北京

今日晨话(之40)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六四前后世界各地华人,民运人士纷纷举办祭奠活动。在台湾地区的中华民国前任总统马英九,现任总统蔡英文,国民党主席洪秀柱都对六四发表讲话。

三人讲话都从六四谈到自由民主是中国大陆发展方向,但我对洪秀柱主席讲话有点不同看法,请教洪主席。

洪讲话中说“……大陆毕竟又走回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于是有了这二十年来飞速地成长。”洪主席对大陆形势判断以偏盖全。二十多年来大陆经济确有很大发展,但这是付出资源,环境,低人权标准等大代价得到的呀。更严重的是政治人权状况并没有“飞速地成长”,而是停顿不前,问题多多。

洪讲话说“……当年那批六四菁英们追求民主法治的呼唤,不正是目前大陆一致走向的道路吗?”哪有“一致走向的道路”?毛派要走向毛个人专权时代,邓派在创造改良式党专权时代。在大陆社会,政治派别严重撕裂,激烈博弈,六四菁英仍被镇压,流放的今天讲“一致”是糊涂的误判,还是故意的粉饰?

洪讲话说“……既然大陆社会已经展现了不同以往的包容能力,那么是不是也可以考虑给予这样的历史伤口一种更宽容的处理呢?”洪主席幼稚了。我们要求的是对“历史伤口”追查真相,问责首犯,总结历史,改变现状。在这之后是我们考虑宽容的问题,而不是在这之前求刽子手宽容对待被害者。

洪主席肩负振兴国民党的责任,但对大陆政策不反思,走绥靖路线,国民党能有翻身之日?

我们理解中华民国之处境需大智慧往下走,但我们对中华民国在台湾地区的民主榜样心驰神往,对彼岸为大陆民主转型出力寄希望。

查建国6月8日晨北京

今日晨话(之41)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今天端午节,因屈原不祝快乐,祝众群友平安。

查建国:从何韵诗事件说起(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40)

香港艺人何韵诗近日成了新闻人物,环球时报称她为“占中艺人”.6月7日专发抨击她的社评,题为《兰蔻因“占中艺人”受牵连,谁之过》。对此社评说三点看法。

一,评“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环报社评认为何韵诗是“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境外艺人,其罪有二:(1)何韵诗是2014年香港“占中”的积极分子;(2)何在脸谱上晒出她与达赖喇嘛的合照,表示自己“瞬间被(达赖喇嘛)驯服”.何艺人吃自己演出挣的饭,为香港人求真普选说句话,并与多数藏人一样崇拜达赖喇嘛就成了“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环报社评一句“她与内地舆论的对立越来越深”的话漏了底,谁不知内地舆论高压态势一言堂,媒体都姓党。在环报眼里党就是国,国就是党,与内地舆论对立就是与党对立,就是砸中国的锅,如此荒谬的逻辑环报之流每每说起从不脸红。

二,再现中国社会大分裂。何韵诗上周在社交网站晒法国化妆品知名品牌“兰蔻”邀请她参加一个香港小型音乐会,这下兰蔻竟躺着中枪。先是内地部分网上“愤青”呼吁抵制兰蔻这家化妆品的大品牌,有人甚至表示:以后再也不用兰蔻了。兰蔻急了,忙连续出面澄清,表示何韵诗不是兰蔻的代言人。此表态一出,香港一些人士反过来抨击兰蔻向内地卑躬屈膝,同时表示抵制兰蔻及其母公司欧莱雅的各款产品。兰蔻“里外不是人”凸现中国社会理念大分裂。

三,用市场压政治。环报社评警告何韵诗等涉入敏感政治问题的明星:“想参与中国内地的市场并从中获益,就别做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事,……”。把党的事当国家事,反对中共就是“危害中国国家利益”,就用党控制的内地市场挤压你。这一招对港台及外商没少用,管点用,但更失人心,失人心者终要失天下。

查建国6月9日晨北京

今日晨话(之42)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昨天端午节的各种问候,各种对屈原的点评纷至沓来,那我也再说两句。

屈原是战国时期楚国的杰出政治家,文学家。屈原二十岁入仕途,忠君,有才干,他彰明法度,举贤授能,他坚持合纵抗秦之策于国于君于民都有利。但横遭谗谤,被排挤,放逐。后见国亡,悲而自沉汨罗江。

国有君与民两部分,民为国之本,国为民之家。君为民则与国同行,君害民则害国,与国无关。

现代“持不同政见者”追求的是废君权(党专权),权由民授,民限权,这个与屈原有时代差异,不类比。

屈原才高八斗,其以《离骚》《天问《九章》为代表的文学成就独放异采,对后人影响颇大。

屈原生活于“朝秦暮楚”的动乱年代,其卓立不群的人格,高洁的品质尤为后人称赞,百姓以龙舟粽子年年代代纪念他,绵延两千多年不衰。

屈原“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名句就是中国文人应追求之风骨。

我们从屈原身上去其时代局限,收其中国文化之精华,超越他。

屈原爱国是反秦保国,我们爱国是献身中国民主转型大业。屈原高洁人品是不同流合污,我们更进一步,奋身对污流浊水一击,以不负平生抱负,不负时代重托。

查建国6月10日晨北京

今日晨话(之43)

大家早上好,晚上好!

6月6日美前国务卿希拉里“跨越历史”已稳获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党内提名。因特朗普已稳获共和党党内提名,世界将注目美大选的男女对决。

大洋彼岸的中国人也颇有兴致地“围观”这场民选大戏。

有人讲国人需要民主启蒙,那就看看美国大选吧。姓党媒体再封锁总不能说美没有大选吧,再泼污水,也难阻挡人们把中国大陆假普选与美大选对比,得出自己结论。

美大选关注点有三,

(1)党党之争。人之本性追求自由平等。常识考问人们,你能建党参选,我为何不能也建党参选?仅此一问就击破专制者所有理论,主义。

人性有善有恶,无限制的权力必使人之恶膨胀是铁律。多党竞选是给权力再加一道笼子,防火墙。

用宪法保障一党执政永远不变是一党专制特征。“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政权乃国之公器,要求执政党如流水转换应是国民基本人权,哪来“颠覆”之罪?

(2)党内之争。美各党内初选也告诉我们何为党内民主?

党内确定总统参选人也要公开透明竞争。小圈子甚至党魁个人内定后全党向中央看齐,是中共党建特色。

党内不同意见应在社会公开透明博弈。

这一是,有不同意见只能在党内小范围传递,几千万党员不能及时充分地了解不同意见,怎能为党内决策投出自己一票?

二是,社会非党公民不了解各党政策的形成过程,党内人物优劣长短又怎能投出支持一票?

中共限制党员在党外“妄议”中央是党内外专制之必然,也恰恰是党内高层少数人虚弱无自信的表现。

(3)观点之争。特朗普用直接粗魯的语言,挑畔颠覆以反对一切歧视为主旨的“政治正确性”,可大跌人们眼晴的竟一路高歌先“出线”。它告诉我们没有什么不可改变的“基本原则”,选票是硬道理。

今年下半年美国大选必精采纷呈,我们及所有国人都在看,看我们能学到什么?因为美国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查建国6月11日晨北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