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4

李俊

李俊(RFA资料图片)

海外媒体有报道说,作为公认的习近平的首席经济智囊,拥有多重身份的刘鹤,日前在发改委会议上再度强调产权保护法治化。这无疑释放出重要政治信号,此举被认为展现北京对促进民企发展、推动创业创新的重视,观察人士认为,更为重要的是,中南海意图给中国社会的富裕阶层吃“定心丸”。但我认为,产权保护的承诺固然好,但关键在于落实,而并非讲空话,正是因为高官们一边讲官话,大话,一边运动式地反腐,波及许多民企老板,搞得人心惶惶的,移民潮与资金外逃潮一浪高过一浪,尤其是没有切实平反重庆的民企冤案,使占半壁江山的中国经济形势恶化。这一点是非常令我忧虑而焦心的。

据报道,在2016年6月4至5日第二届“中国财富论坛”上,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白重恩在发言中曾谈到,今年前4个月,民营资本的投资增速大幅下降,经过调研发现,对产权保护不放心是民企投入比较弱的一个原因。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国务院派出9个专项督查组,去江西,黑龙江,广东,湖南等18个省市进行为期10天的督查,在笔者看来,用不着这么多人下基层,搞一窝蜂的“花架子”,如果真想给中国民企吃“定心丸”,就做一件事保灵:从薄熙来治下的重庆,被强力包装和虚构的640个“黑社会”里,找出一两个有代表性的案例,依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理,该平反的立即平反,该放人的立即放人,要像审判薄熙来那样透明而公开,公正,就可以举一反三,稳定人心,这比派一百个“巡视组”,开一千次会议,讲一万句大话,要见效快得多。

近几年,有一些从重庆旅游访问回来的人亲口对我说,他们接触了很多人,社会各阶层的群众都有,大都认同王立军,薄熙来,所以,孙政才当“山城”一把手,不可能全盘否定薄熙来,更不可能给彭治民,曾智强等类似的大亨平反,我认为他们的思想认识对了一半,或者说,是处于表层的粗浅看法,不错,人们总是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但可以深层次地思考一下,自从薄王倒台以来,重庆的官媒除了新华社的官样文章外,一直没有刊登更多的报道,揭穿薄熙来的贪污受贿与徇私枉法的罪行,只是鹦鹉学舌地披露有关庭审的一部份故事,老百姓普遍认为,他倒台的原因是高层政治内斗所致,这与他当年主持地方媒体工作时的宣传规模不成比例,而且,薄本身就是媒体出身的行家里手,他举办“世界华文媒体会议”,把海外的许多人都欺骗了,可见造势和忽悠的手段了得,因此,至今重庆人还不知道真相,当然,都还在盲目地拥护他,有神马奇怪呢?

正因为中共高层碍于薄的余党的阻扰和媒体的滞后,人们对他们强力策划与包装的所谓“黑社会”的看法,还停留在“唱红打黑”的荒谬年代,还认为彭治民,李俊等人是“黑老大”,还对民企持负面的,不信任的,妖魔化的偏见,还拒绝接受数百个民企的申诉案,所以,民企的积极性受到的打击和挫伤没有机会得到抚慰,人们普遍感到失望以至绝望,自然就变成了“两面派”,一边违心地顺从新的掌权者,用虚伪的谎言骗取他们的包容;一方面通过家人亲友,快速转移资产,寻求西方民主法制社会对已取得劳动成果的保护。现在这种状况,与一些担忧反腐波及自身的官员的亲友融为一体,把美加澳欧等地的房产吞吃大半,抬高了物价,连“老外”都不满,总之,这一“用脚投票”的慌乱之举,是对中共高层已显示的丧失自我纠偏机制的血泪控诉,似乎愈演愈烈。

据报道,移民潮带来的不光是社会财富的外逃,更是大量的精英人材的流失。数据显示,中国大陆13,000多个家庭通过EB-5移民美国,显示中国第三次移民潮已经来临。与第一次劳工移民潮和第二次技术移民潮不同的是,当前的移民潮以投资移民为主。超过1,3万中国家庭移民美国(AFP/VCG)来自EB-5行业协会IIUSA的消息,今年5月3日最新的EB-5投资者来源地报告显示,1992-2014财年,中国大陆累计13,392个家庭获得EB-5签证,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中国大陆累计有13,392个家庭获发投资移民签证I-526(有条件绿卡,两年后转为永久绿卡),占所有获批人数的67,5%,投资金额累计达66.96亿元。在笔者看来,这第三次移民潮始于薄熙来的重庆乱法与“二次文革”,因为一般情况下,先富起来的人们,一定研究财产能被子女亲友继承的方法,而西方一些法制健全的国家,正好满足了他们私有财产保护的要求,所以,他们通过“地下钱庄”等各种合法的或非法的或半合法半非法的方式,实现了财产的战略大转移,这是一股不可遏止的令人惊心动魄的移民潮,既带走了钱财,信心,也带走了人材,希望与未来。

其实,中央下派一些所谓的“巡视组”去督促民企投资提升,劳苦效低,事倍功半,只能给民企带来新的负担,使地方那些贪得无厌的官员变得更狡猾,一点问题也解决不了,要我看,由于政治体制的原因,经济问题司法化解决最佳,那就是:把重庆的所有的受害人家属或当事人提出的申诉都转移到其他省市异地重审一遍,凡是参与“黑打”和刑讯逼供的警员都要出庭作证或受审,表现好的,认识高的,不予追究,或从轻处罚;相反的,坚持错误或拒不认罪的,要严厉惩处,当年有270个专案组,7000多个公检法司的人,参与协助薄王“抢钱买官”,这些人都要过堂,那些被错抓或枉判的民企老板,员工数以万计,都要通过司法途径恢复名誉或获得经济补偿,要坚决的,毫无留情地对徇私枉法的公务员,进行司法审判,进而把制造冤假错案,打击民营企业的势头压下去,造成整个社会包容民企的健康氛围,这样一来,再用胜过“薄骗子”当年一百倍的宣传力度,大造與论,让老百姓知道“唱红打黑”的真相,坚信政府自我纠偏的诚意和决心,接下来,一定民心大顺,移民思归,经济雄起,资金回来。

据中国发改委网站6月6日消息,5月31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主持召开委内改革专题会议,研究推动今年中央交办的改革任务,研究审议改革方案。会议研究审议的一项重要改革方案是产权保护法治化、促进创业投资发展。如果这一消息是真实的,我看很好,应当把重庆和大连做为重点,选一些典型的在海内外有影响的案件,比如,重庆的李俊,李修武案,大连的“天天渔港案”,可以放在“样板案”的行列,这在当地都是家喻户晓的民营企业,把他们拿到法庭上直播审理,让全世界的读者看清楚已服刑人员,是不是犯罪份子,薄熙来为何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法庭既要传唤所谓的“黑老大”出庭作证,也应当允许薄王登台自辩,让人们比较一下,究竟谁是“黑社会”?要我看,重庆640个“黑社会”,没一个够条件的,够得上的,就是一个:薄王贪腐枉法集团,他们集谋杀,抢劫,诈骗,贪腐,行贿受贿,敲诈勒索,吸毒,色情,淫乱,叛逃于一身,正好具备“黑社会”的“四大要素”,应当清算余罪,予以严惩。逃亡海外的薄家亲友如果涉嫌洗钱,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等罪行,也要捉拿归案。

概之,给中国民企注入强心剂,不需要一两句空话,大话,谎话和套话,凡是能成功的民企老板,都是“人精”,他们通过自身的经历与耳闻目睹,已经知道了许多故事,所谓的“亲近政府,远离官员”,如同“亲近水果,远离桔子”一样不可信,一些民企名人玩乐辞藻,并加快财产的海外转移,或与外资联姻,不论讲得多么美妙动听,都是基于一种不安全感,不过是为了应对政府翻脸后的整肃而已,与其责怪他们,不如健全法制保护私有财产,而不是一茬茬地,走马灯式地使一些民企老板与政坛失势的官员捆绑而入狱,自杀,判死或逃亡,那就是,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而不是朝令夕改的“蒙汗药”。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