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封锁,难倒院士

五月三十日,中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一九七八年之后的又一次“三会合一”大会。除外访的张高丽外,习近平等六常委悉数出席。习近平在会上要求科学家们要“勇攀高峰”、“让中国这艘航船,向着世界科技强国不断前进”,不用说,这又是“一个团结的大会”、“一个胜利的大会”。

然而,就在大会翌日即五月三十一日的《中国科学报》披露,也就在这次大会上,先是一名头发花白的中科院院士发言,他“有一个疑问,也可以说是一个请求”。他说:“严格的网络监管,对我们搞科研的人来讲,损失是非常大的。其实通过国外的一些网站,我们可以瞭解很多科技先进国家正在做什么,以及他们把科研成果转化到了什么地步。因此,是不是可以给搞科研的人一点特殊的方便?”

就在他简短的发言后,会场安静了一秒钟,突然间,掌声四起。此时,坐在他身边的另一名院士接过话筒,高声说道:“在没有比较和认识的情况下,我们想走在世界科技发展的前面,想世界领先,我觉得是非常困难的。”当这位院士语毕,在场的院士们交头接耳起来,有的说:“我非常赞成这个意见!”有的说:“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了,这次会议就相当成功了!”还有的说:“信息障碍太多,不仅对科学发展不利,对国家形象也不利!”之后,此起彼伏,说话声也越来越大,会场沸腾了。《中国科学报》这篇文章随后被新浪网、财经网、中华网、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等纷纷转载。大会过后,有七十八名院士联名上书,呼吁国家对科研人员解禁网络封锁。

封锁网络,谈何“自信”

在信息时代,把互联网“依法管理”得连院士都上书要求解禁,让全世界都看到这个国家的自由度到底有多大,这个国家的人权状况到底是好还是差,这个国家的互联网到底是自由的还是被封锁的。就是在这样一种不堪的现状下,中国外长王毅几天前还在渥太华指责加拿大女记者不该提出人权问题,真是岂有此理。

一个国家的互联网封锁到这等地步,连最高级知识分子都要依靠联名上书要求解禁瞭解世界先进成果,这个国家还谈何活力,又谈何“思想创新”?所谓“勇攀高峰”、“让中国这艘航船,向着世界科技强国不断前进”等岂不都成了空话?尤其是让院士近乎乞求解禁网络封锁,这种“自信”除了维持苟延残喘的统治,于国于民又有何益处?

当然,我们不能不承认,中国大陆社会问题,正是中国大陆知识分子的问题。说这个领导人民那个领导人民,都只是鼓吹;在这个星球上,其实一直是知识分子的知识和思想观念包括思维方式在领导着人类。因此,大陆知识分子整体上一天不觉悟,中国也就一天难好起来。自己常常这样想,只要中国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些教授、院士级的高级知识分子有良知,就不愁中国政治民主制度的改革,就不愁中国民主社会的到来。

不敢说古时候,但我敢说现在──现在如果中国高级知识分子有勇气站出来为国民为社会说话,那是很管用的。而且这个知识分子名气越大,所待的学府越高,说话也就越管用。若是再把中国高级知识分子联合起来,虽不用再去搞什么“公车上书”抑或“联名”,但哪怕他们“只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用自己的良知发言,中国的民主进程也一定会比现在要快得多。遗憾的是,一些个人名气大、学府名气也大的知识分子却不愿为国民说话而得罪政府、得罪最高统治者。有的甚至不仅不为国民说话,还反过来替政府帮腔,比如几年前的“孙东东事件”,就是典型例子。

在刚召开的这次所谓“中国科技创新大会”期间,有个别中科院院士的表现也很让人失望,比如有一中科院院士在公开发表微博中竟这样说道:“屏蔽国外互联网可以,但我们搞科学研究的,是否可以网开一面,让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看国外的最新学术信息,我们保证不看海外的反动消息。”在统治者面前,真是可怜兮兮!难怪网民们看到这条微博后,调侃“只要认为统治者屏蔽国外互联网可以,只要不顾普通民众的感受,那么,你们即使是科学家,享受的信息‘待遇’也绝对高不到哪里去。”

新闻媒体必须开放

有比较即有鉴别。可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金融经济系教授陈志武,早在数年前就在《出版商务周报》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新闻媒体必须开放、自由。要发展市场经济,信息的自由畅通、言论的自由发表都特别重要。媒体要起到收集、传导信息的作用。如果不放开媒体,股市也会信息浑浊,会导致出现错误判断,交易价格、资源配置等等会被扭曲,甚至酝酿危机。”陈教授告诉我们:“人的任何行为都在一定的制度之中,包括政治经济、法律、文化、道德等。制度影响、约束着人的行为,决定了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市场经济,也是在制度规范下运作。制度当然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可是“中国历史传统、文化习惯,造成中国人本能地认为人是属于社会的,必须要约束起来,要不就乱了。所以,中国的方方面面,都有规矩、秩序等,人就没有自由。中国知识分子,更不用说统治者,历来就是惯于把人当工具看,而不是把人当人看,所以在中国就没有出现诸如人的权利学说。在我们中国知识分子看来,只有‘救中国’的情怀,而没有听说过知识分子要有‘救中国人’的情怀。现在‘中国’强盛了,但还是没有听到几个人说该救中国人了。”

陈志武教授这些话,为什么在中科院院士的嘴里听不到?如果我们的院士都有陈志武教授这种认知水平以及思想境界,中国这种“道路”还能像现在这样坚持走下去吗?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