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去年大选选战到今年五?二○当选总统蔡英文正式就职,台湾政治评论人和岛外观察家曾密集谈论两岸关系,将其视为台湾大选政治局势中的关键之关键,后来又据此热炒蔡英文当选可能为两岸关系带来的变数。在这样的舆论氛围中,不但北京高官和所谓学者对蔡英文就职演说以考官自居,指手画脚批评她的两岸论述是否“合格”。很多岛内外原本看好台湾民主的朋友们也都在“急统”“急独”上做文章,事后也纷纷拿着放大镜查看蔡英文措辞。落选之后的国民党得到北京高调威胁蔡英文的遮罩,似乎很快就甩掉了马英九执政时硬推两岸快速整合引起的民怨。两岸关系的变数,俨然局限在刚刚获得“全面执政”的民进党和蔡英文单方面,很少有人考虑中国大陆作为矛盾的另一方,受到哪些制约。其实,稍作观察可以发现,北京目前的选项有限。“维持现状”不但是蔡英文政府的既定方针,也是北京暂时需要接受的现实状况。

领海争议的牵制

八年前的北京奥运之后,西方连续遭遇金融海啸、恐怖袭击、难民危机,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强国人”的心态和风姿扑面而来,也折射在与邻国的外交关系上。当中共正在换届且因薄熙来等大案而政局不稳之际,日本政府因各种考量决定将有争议的钓鱼岛/尖阁诸岛“国有化”,在中国引发大规模反日示威。北京当局乘势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并几次放出大群渔船或海警船进逼钓鱼岛水域。这大约是近三十年来在与周边国家的争议中,第一次摆出强硬军事姿态,与毛邓时期的边界军事冲突存在不同历史阶段的质的不同。南海方面,此前已有解放军将官公开谈论中国版“门罗主义”,这时更加明白无误地表现在积极填海造岛的工程上。耐人寻味的是,这些工程开始得非常低调。周边国家表达不满后,特别是美国有意公布卫星图象资料后,中国口头仍然强硬,但到了今年,已经慢慢转向,开始强调非军事化用途,在提出开发旅游时,还特别附和海洋生态保护的言说。面对菲律宾提请国际法庭就南海问题裁决的结果即将于六月底出炉,北京加紧搜罗非相关国家表态,观感上几乎到了可笑的程度,显示出其回避正面冲突的意愿和空间。

东海和南海的领海争端,都与台湾有关。但北京在领海争议问题上的姿态和表现,首先挑战的是日本和美国,得到的最强烈反应来自这两个对手,适度的身段变动也主要是做给美国看。中美角力,台湾被动参与其中,这是新的特徵。上个世纪的毛泽东与蒋介石斗了一辈子,不管是攻击美国还是拉拢美国,即使是在不满苏联的时候,台湾也总是他心目中的重大目标。后来的邓小平,和英国撒切尔夫人谈判香港回归“一国两制”,心里真正考虑的也还是台湾,现在的情形却有了重大扭转,北京最近声称“中国”对太平岛拥有主权,就是一个例证。与台湾的矛盾被用来服务于正面临困难的南海争端,犹如当初香港被用作对付台湾的实验场。

从这个角度来看,台湾大选前后解放军官员那些“地动山摇”的恐吓都只是恐吓而已。当时南海局势极不确定,周边国家怨气冲天,如果仅仅因选举结果利于台独声势就对台采取军事行动,将在东南亚国家引起不必要的超强反弹,是北京最不宜选择的下下策。现在情势有所缓和,北京争夺太平岛主权归属,既是从积极造岛的嚣张立场做出退守,也是台海关系在其政治外交考量中地位有所下降。

争民心还是强夺

这并不等于说,北京只要搞定领海和邻国,限制了美国干涉的口实,拿下台湾只是一个迟早的问题。中共以武装力量获得统治权并于一九四九年建制,原初的正当性理由是“解放”人民。毛泽东时代始终强调“一定要解放台湾”,民族主义色彩的“宝岛”、“统一”等言说尚在其次。虽然现在对台宣称充斥着民族主义煽情,“解放”早已失去意义,也不再有耳闻,但台湾数千万民众从未被中共统治过,北京对台主张,多少需要使用“人心向背”来确立原初正当性,无法单纯依赖“自古以来”领土归属的神话。这是争民心还是蛮抢强夺的区别,哪怕台湾青年全部都是只知“小确幸”的“草莓族”,在侵台武力面前完全没有战斗力,北京也很难仅仅依仗军事突袭夺取台湾并建立稳定统治。

事实上,北京的对台工作主要围绕“争夺话语权”,其中没有明言但确实隐含的前提也是争取人心,只不过实践起来目标总是在上层,顶多再包括进来在大陆的台商台干,内容集中在“统一”,而工作手段则常常是在“收买人心”上转圈子,交互使用“让利”和经济“惩罚”,同时,用“九二共识”和“一个中国”的政治表态不间断施压。这类基于“人心”的工作,决定了北京不可能针对任何一次投票结果实行即时报复,而只能针对特定政治人物或政党反击,民主制度因而成为台湾人民保护自己的有力武器。再者说,对台工作这几方面的结合,完全触及不到台湾社会最大多数的中下层民众,距离民主化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世代尤其遥远,让北京在每次台湾选举前都无法控制地要操弄恐吓伎俩作为辅助,其结果永远是适得其反。台湾各党派反而必须向自己的选民表明,即使主张统一,他们也首先尊重并主张民主制度。

今年“六四”纪念,台湾立法院各政党取得一致意见,请来前天安门学运领袖吾尔开希,在立法院内默哀悼念。现任总统蔡英文、前总统马英九、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甚至国民党主席洪秀柱,都分别发表“六四”感言,以北京为假想听众,呼吁对方推进民主和人权。台北自由广场六月四日晚间的纪念活动,所有政党都有代表出席,这是三次政党轮替后,台湾社会体认民主人权价值高于民族主义争端的新气象。遗憾的是,传统蓝绿主流媒体对此吝于报道,主要的相关消息都出现在新媒体上。希望这个新气象能够不断得到加持,持续下去。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