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至12月期间,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位股东员工相继失踪后在大陆现身。史称“香港铜锣湾书店绑架事件”。2016年6月16日,五位之一店长林荣基现身香港在记者会上向媒体讲述其被“中央专案组“绑架软禁威胁过程。

林荣基挺身而出以亲历者的身份更进一步证实了先前的猜测,香港铜锣湾书店绑架事件起因与该书店出版销售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私生活的书籍有关。

2016年3月4日,《关于要求习近平同志辞去党和国家领导职务的公开信》一文由【参与网】发表,中国大陆网站转载后,引起各界强烈反响。中共当局为追查作者传播者,非法拘留了旅美学者北风先生和旅德学者长平先生在中国大陆的家人,同时被非法拘留的还有参与网主编蔡楚先生在大陆的家人。

钟祖康先生2016年6月16日在其脸书写道:林荣基只是在香港寄书去中国,完全合乎香港法律,却被中国当局以此为由把他在中国非法禁锢8个月!我一位英国人好友只因为在香港写了几篇文章调侃一下习近平,这在香港是完全合法的,但中国公安就马上去他在深圳的家命令他要马上停写。当然,他也只能停写了。

以上三例表明,中共对关于习近平本人的文章书籍高度敏感打压手段极其严厉。作为三年多来以每天一篇的写作方式连续不断创作和发表《习总日记》的作者,深感恐惧与不安。2016年5月29日父亲在上海不幸因病去世,本人却因害怕遭受中共迫害不敢去上海参加追悼会见父亲最后一面在父亲遗体前磕头感谢生我养我之恩。

然而,即使万分恐惧战战兢兢,也不得不写下去。

林荣基说,如果我不站出来,香港就没救了。

我没有他那么伟大。我心里想的是,习总很忙,没时间写日记。如果我不写,13亿中国大陆人和5000万海外自干五当中,有谁愿意有谁敢有谁有这个本事写?

千万别小看替习总写日记这个活,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说难不难,说不难倒也挺难。自掏腰包做好事还要冒风险,而且是欺君犯上藐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大罪。写得太好也不行,习总充其量是个工农兵大学生的水平。写得太差更不行,好歹人家会背那么多中外名著的书名作者名,偶尔还会来几句唐诗宋词。最难的是猜习总心里怎么想的。猜对了人家不承认没奖励,猜错了人家发起火来要你的命。

唉,不得不苦笑一声:《习总日记》,我不日记谁日记?

美东时间2016年6月1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