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九)

Share on Google+

谁提到这顶买来的博士帽方鸿渐就没法潇洒就像做了假胸的女人最怕别人看她胸部,偏这苏小姐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方博士左右不停,于是方鸿渐暗暗咬牙哪天被我娶了决不轻饶只是后来他想轻饶苏小姐都没了机会。

怎么才几个日子这被他握着的苏小姐的手虽不完全像冰凉的鱼翅却怎么像临时抱佛脚的那些个英语破单词怎么也他熟不了。其实女人有时故意生冷是在暗示你给你机会但却此时的方鸿渐浑然不知。

有关博士帽苏小姐坦言方鸿渐大处足够玩世不恭但却小节拘泥的不见出息,大英帝国不少买卖爵位古代圣贤也都出银买妾放到21世纪都有人代笔代孕且唱爱情买卖何况你没偷没抢这博士帽也是花钱买的怎么呢我的方大公子。

所以啊毕竟苏小姐大家闺秀出口软玉温香,谁说现代女子不屑伤春他就是枉为男儿身。所谓“花气熏人欲破禅”,那是天理不容的老和尚犯戒,这书画师这“人”字捺得像旧北平老妈子紧缠的小脚是彰显我们的千年国粹如老强弩不堪为继。有道是公子多情方闻暗香浮动,咫尺滴漏不及千里红袖,套用老酒葫芦的话说但只是今生今世女性朋友多了,女朋友少了,红颜知己快没了。

也就方鸿渐能在苏家迎风花的香味身上闻到葱蒜的臭味,换作徐志摩一定能从葱蒜的腐臭味上闻出玫瑰花的幽香,即便鲁迅也能闻见女作家越轨的体香和两地书上的文字书香,对老酒葫芦来说世间红颜皆含色,有色即香。

但终究方鸿渐因博士帽小节难熬的直接后果被苏小姐“幽默的不够彻底”一语成谶从而一世英名毁自红颜,故而钱钟书虽妙笔吐莲终因这尚未彻底的方氏幽默而搁笔待续,在老酒葫芦看来幽不幽默是立场问题,幽默多少是良心问题,能不能彻底幽默是时间问题。

2016-06-18黄昏美兰湖

阅读次数:9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