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初会海老

Share on Google+

这诞生于民国32年上海80年逃港现居匹兹堡据说是华人领袖的古稀海老前辈竟傻呼呼羞嗒嗒的轻许爱国,我忍住泛酸努力保持可控的姿势脑中迅速飞过哥伦比亚那一百年孤独,还有何厮所写的《美国悲剧》。
我想到本人一客户朋友,当我问起他可是党员呼,那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既而脸红像个刚做错事的洞房新郎,三杯两盏薄酒此君道说酒兄,我搞了几十年教育也去了台湾绕岛游,我的亲戚在台湾也搞教育,我的结论大陆和台湾教育远不在一个层面。
我即拍案击掌,我们的价值观一致。

我告海老前辈,为何海外华人多爱国,您可知国内爱国即脑残——晩生直面敏感话题了。
——在我80年举家逃港,就在踏上港地的一刻,我两行清泪对着对面的五星红旗一个鞠躬。
——是不是可以说,没有最犯贱,只有更犯贱?(本行虚构)
——人是矛盾的尤其身居海外,对着遥远的家国哪怕当今是满清政府我们也会认。

这让我想起去年底在悉尼几位同龄会友聚会,一个个对遥远国度按奈不住的牵肠挂肚那一种撕心愚孝,就像从小饱尝家暴现在远处的儿孙对行将就木的老爷子恨而无奈爱之无凭——家暴都是过去现在棍棒少了偶然对留守孙辈小施拳脚权当虐恋,而且这么多人骂他老爷子也挺可怜,相信这家会慢慢变好,怎么也是家父家母儿不嫌父残母丑云云云云。

——敢问海老怎么看周带鱼?
——此人没有底线是人渣,海外没人喜欢他。(我开始同情人渣和人渣们了,人渣也是渣啊)

海老先生说到海外中医他姐曾经成就的让西人刮目时颇为得意的潜台词告诉我,别小看你的祖国,别以为美国多好。
——敢问海老中医在美国可能领照(本人明知故问的一个软将得罪了,双目直视前辈)。
——的确不能,只能挂在针灸所打个擦边。
海老介绍当年尼克松访华一随行人员急性阑尾炎需马上手术,中国给他做了针麻并手术成功,于是那人回美后向美国政府递交了一份有关针麻的报告,再上华人中医的努力,美国政府终于同意华人针炙注册并默认了这只擦边小球。
至于为何美国不予中医批照,全世界都知道美国论科学讲实证,独大陆国人以为他国不懂我泱泱中华之博大精深。至于一些国人认为不讲科学也是科学而且更科学,对不起你关门玩吧别走出国门。
这一壶酒兴喝了两个半小时还没喝完虽意犹未尽也是当该话别,本次没来及请教台左大佬李敖和孔子学院及转基因食品,再谈谈中华民国。
这海老前辈别看他温文儒雅美风熏染的其实还是有点见色忘友的,贵为闷骚族而已。
改天我去匹兹堡,罚酒。

2016-06-29上海美兰湖

阅读次数:7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