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七)——呕吐的幽默

Share on Google+

也不知是遗少诗人哪首词烂腐了还是贴牌哲学家杂交思想引发的肠胃抵抗,就像抽水马桶被各种五味杂陈堵个泄不通,方鸿渐这最后一口酒还没下肚就连同肚里尚未消化却怎么也消化不了的腐词烂调及半生不熟的杂牌思想一古脑原路返回一个不拉的全部吐出。这一吐中国非暴力不合作有案可查始于鸿渐,恰原来思想真可作下酒小菜且一旦消化不良就要象萨特呕吐那篇小说那样彻底的吐干淨再打道回府的。

对方鸿渐来说这样的呕吐是一种举世罕见的幽默胜世间笔战舌战意念之战于百倍,更胜刀枪不入的当年义和雄兵于过去,远胜孟姜女千古浊泪浸泡万里江山于永世。虽长城不倒人心先老,然众志成城有梦轻佻。

方鸿渐这一吐虽没把旧世界吐完也没吐出一些人梦寐以求的新世界。这样的方吐不同于满世界喷吐的萨特主义也别干琴声如吐的杜拉斯贱母情怀,更不同于老酒葫一声打嗝声声且慢七声艳云床第八声晓镜但愁风走云端涅磐成烟。

方鸿渐这一狂吐吐出了遗少诗人腐诗烂章的千古霉味,吐出了贴牌哲学家纵横四海的哲情杂念及不堪远望咫尺闭关的美色过敏症,吐出了赵辛楣长夜不眠严防死守却天意失守最后无兵可守的旷世情关,吐出了暗香浮动的苏小姐积聚已久怜英惜鸿的温色素怀和红颜不老的内心辞章及一剑封唇的默默等待又及夜半挑灯的柔情事故。

及至多年前曹雪芹的彩云易散招致多情公子空牵念终究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又至多年后周杰伦方文山《烟花易冷》之僧俗两界情,算不得生死枯等的苏小姐一座孤城芳华依许,能跟上浪迹他一生是命中造化,跟不上一曲古筝不容再等折煞谁和谁的况门,竟断谁和谁的魂。

方鸿渐不能再等也没时间再等,幸好唐小姐不在那一段红尘空白不远,热的像一团火,软的像一片云,轻的像一个梦,俯首的即将炊烟,袅袅的惊动艳魄,走漏的不是风声,缥缈的今世尤物,倾盖为怀。

2016-06-29晨雨美兰湖

阅读次数:1,0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