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林荣基挺身说出被失踪真相

Share on Google+

香港铜锣湾书店老板、股东及工作人员从去年秋天先后在泰国、东莞、深圳乃至香港失踪后,除老板桂敏(民)海外,已经先后回到香港,最后一个回到香港的是书店店长林荣基,他于六月十四日回到了香港。

“中央专案组”负责审查高干

与其他几个回来的同仁一样,他率先到警察局销案,表示不需警察协助了。销了案,就不存在他们被失踪的问题,似乎以前的一切,就可以烟消云散,乃至无中生有。这也是中共当局放他们回来所要做的第一要务。然后他们必须再回去,也许是继续配合调查,再回来。

林荣基应该也循这一个模式,根据他后来接受传媒的访问,他的确拿了中共当局所要的资料硬碟准备回去,但是地铁坐到九龙塘要转车时,他犹豫了。他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不这样做,自然要付出代价,未来将面临很不安全的人生。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在十六号晚上由何俊仁律师陪同下,召开记者招待会,讲出事件经过。

他被关时,当局对他说,香港人不关心他们的遭遇。但是他回来后,知道曾经有数千人示威抗议他们被失踪事件,让他很鼓舞,决定说出真相,与香港人一起对抗强权。

他最重要的是说出他们的被失踪是由“中央专案组”处理,关他的地方最早是在浙江宁波。

中央专案组最早听说是在文革审查刘少奇,由周恩来负责。刘少奇后来被定为“叛徒”;林彪也是中央专案组给他定罪的。总之,它是调查高级干部的专案组,由于层级很高,等于一路开绿灯,没有任何机构可以阻挡,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由中央专案组来执法,除了表明层级高于政法部门,也可能是执法部门已经无法信任的原因,就如文革期间已经“砸烂公检法”。

铜锣湾书店那五个人算什么高级干部?连低级干部也不是。因此可以肯定,只是要通过他们查出背后的高级干部,也就是铜锣湾书店背后的巨流出版社,他们出版的有关中国事务的书籍,是什么人向他们提供资讯的,尤其是有关习近平的私生活及其他“机密”。这就意味着,这是党内斗争的因由。又因为权力至高无上,毫无禁忌,所以才可以越境执法,甚至到泰国绑架。

浙江最能贯彻习近平意图

他们抓桂敏(民)海的理由,说是因为二○○三年他在宁波酒驾撞死人而悔恨并主动从海外投案自首。这可能是捏造的案情,以便可以在浙江的习近平老窝来秘密处理此案。即使桂真的有此案,那时他根本还不认识林荣基、李波等人,他撞死人干林荣基什么事情,要把他抓到宁波?审问也无关车祸,完全是出版事宜,可见那个藉口多么可笑。

近年来浙江干部被大量提升,成为“习家军”的重要成员,因此浙江的干部也必然最会贯彻习近平的意图。铜锣湾书店事件爆发后,习近平派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到广东处理事件,造成广东公安是事件肇事者的假象,不但骗了香港人,也可能要欺骗习近平的党内政敌,不让他们知道这个行动主要是对付他们的。所以后来编出奇奇怪怪无法令人置信的谎言,就是坚决不能道出真相,结果要让团派的胡春华在广东背黑锅。

事件当然引起出版界与新闻界的紧张,这是中央专案组的副产品,这个副产品对中共控制香港有利,自然也乐得这样说。就如当局要铜锣湾书店交出读者与顾客的名单,甚至派人接管对出版事业毫无认识,只对名单有兴趣的人士,主要就是要查出名单内有没有他们的政敌,连带横扫成批自由派的读者与顾客。总之,对当局来说,这是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习近平在香港的政敌自然是江泽民派系的人马。他们在“六四”后经营十几年,人脉广泛,例如香港商界的上海帮之外,还有许多当年合作的华资商界,更有一批新中资进入,明明暗暗,其中不少与红二代及官二代有关;当然是江泽民朝代的。

文化界因为曾庆红本人的重视,也派在文化部任职的弟弟曾庆淮长期进驻香港。一九九○年代从上海出来一批新闻文化界人士进入香港传媒,九七后很多人跃升为一些亲中传媒的骨干。这些人大部分亲江泽民与曾庆红,这从香港亲中传媒后来大肆吹捧薄熙来可知一二。

《环球时报》文章被撤当局一团乱

二○一二年特首选举,江泽民派系长期培养的唐英年落败,但是梁振英早就在香港政商两界横行,也不是习近平的人,而是以自己利益为先拉帮结派。所以习近平在香港没有什么自己的势力,建制派的内讧是以利益为前提,斗得不可开交,陷香港于乱局。而主管香港的港澳协调小组负责人也是江泽民派系的张德江,所以内斗的结果就是香港一团乱。

林荣基在接受采访时说,专案组列出一批名单要他认,也可见其中的奥妙。是怀疑这些人提供资讯给出版社吗?他更表示因为受不了精神虐待而一度萌生死意,只是找不到地方可以“自挂”。然而《环球时报》还洋洋得意说没有虐待,让人失去自由就是最大的虐待,可见中共完全没有人权观念。

但是,更奇怪的倒是《环球时报》卖力为以前所说的“强力部门”护航,其两篇文章中的一篇是社评,竟然在凌晨上网后几个小时就被删掉。可见当局在如何处理林荣基“造反”的问题上意见纷纭,尤其习近平正在欧洲访问,北京陷于群龙无首的局面。可见中共高层的斗争是何种情况。

因此他们最后的法宝就是策动与强迫案件的其他人士围攻林荣基,而这些人愿意出来,也说明中共治下的白色恐怖与人性的弱点。中共从毛泽东开始就通晓人性的弱点而不断操弄,不是白色恐怖,就是金钱利益,或者权色诱惑。林荣基就透露他被关在韶关时,半夜有一高一矮的女人来敲门要进来。如果他动心,之后有把柄被抓,更加无法出声。中共把中国人调教得服服贴贴,红色江山得以永不变色。

我们都是林荣基不要被分化

林荣基挺身而出,让扑朔迷离的绑架案露出部分真相,也让香港人进一步认识中共的无法无天与特区政府的软弱无能,所以再有六千人出来游行支持林荣基,喊出“我们都是林荣基”。只有每个香港人都是不怕强权、敢于对抗强权的“林荣基”,香港才能保住自己的核心价值。

由于今年九月香港有立法会选举,于是有人利用这个话题,说整宗事件是个“阴谋”,是为泛民拉票,因为何俊仁是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也是支联会主席,不久前,为纪念“六四”与年轻的本土派/独派人士有争议。这种说法是丑化林荣基的英雄行为,林荣基被关在中国,怎么会了解这些事件?何况他本来就与何俊仁相识,何又是律师,支联会过去也长期处理被中共迫害的异议人士。何况林荣基也表示中共对香港如此手段,“独立”将是未来香港向前走的选择之一。在这个香港需要团结对抗强权的关键时候,只要认同民主,“中华胶”与“本土胶”应该合作支持林荣基,更应该防止任何分化香港人而有利专制独裁的言行。

文章来源:争鸣

阅读次数:1,0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