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从任志强事件起,已明显可以看出,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地位正在动摇,民望下落。面对中共十九大一天天临近,可以想像,习及其智囊团是何等焦急,何等需要再造出新的政治宣传来蒙蔽民众。最近网上可见到的一篇《理解习近平》的文章,骗术翻新,倒不能不提醒人们勿再上当。

习近平在逆转糜烂?

习近平集权独裁以及钳制舆论、抓捕社会公知和维权律师,是习最不得民心的两大恶政。《理》文无论如何为习涂脂抹粉,事实却无可否定。但推出新骗术说习近平提出“新常态”是为了“调节预期,制造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反腐是为了政治的可持续”;“收缩舆论和意识形态”是“思想领域先行一步”,总之,所有这些都说成是习为了“逆转当下行将糜烂的天下大势”,“必须”“强推”的力挽狂澜之举。

这样的骗术说教,简直是不值一驳。“新常态”之说明明是习的智囊面对经济急速滑落的无可奈何之辞,一经“权威人士”发表,大陆股市立即应声大跌到两千八百点左右,可见“新常态”之说究竟是摧毁还是“制造”了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反腐”这件皇帝的新衣,早已为全民识破,连大陆军报也已不讳言徐才厚、郭伯雄的贪腐(大陆哪个官员不贪?)不是关键,反习近平才是要害。反腐就是清洗政敌,与民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钳制舆论、抓捕社会公知和维权律师是习近平“力挽狂澜”的思想“先行一步”?真是奇谈怪论!注意《理》文的用词是“收缩”,这已经暴露了《理》文的作贼心虚。按《理》文的逻辑,试问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不是先行一步?“坑灰未冷山东乱”,这“先行一步”难道不是造成了秦皇朝二世而亡?相反,贞观之治难道不是因为有魏征,更有能听得进《谏太宗十思疏》的唐太宗才得以有成?历史上,即使同样是专制时代,宋太祖、康熙、雍正、乾隆都还是明文规定了本朝不杀御史谏官。习近平追随毛镇压“右派”步文革的后尘,也应是《理》文所说的“先行一步”吧?但有此一步,包括曾经被共产党迷惑的大批从海外归来的爱国善良知识份子从此认清了毛和中共的“阳谋”与狰狞。试问这样的“先行一步”是暴虐极致还是逆转糜烂?

习近平集权,刚开始倒确实被认为是反腐、推行新政一时所须。但一旦习大搞个人崇拜,他集权独裁的真正目的暴露无遗,以至中共内部也终于不能容忍。习近平也只好收起“习大大”的称呼,禁止“东方又红”那些谀辞臭歌。集权独裁的要害是个人崇拜,但《理》文恰恰明显地故意回避了这一点,全文不见“个人崇拜”一词。

习近平制造“新的文明”吗?

《理》文最“创新”的说法是“西方的政治体制已走过了自己的有效期”,习有理由“从自己的实际条件出发,探索新的发展道路”。《理》文甚至阿谀暗示(他用的词是“可能”)习近平是在“早西方一步迈向新的文明”。

但这是一种什么文明?《理》文没有说明,实在也说不出口。其实说穿了,不就是既想要从先进的市场经济获取经济上的富有,以稳住共产党一党专政的基础,又决不改旗易帜的“列宁式资本主义”吗?再说得明白些,不就是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吗?旧瓶新酒,算什么“新的文明”!

然而,面对全世界的共产专制国家无一不是贫穷落后,共党统治下的百姓无不处于奴隶般的水深火热之中的现实(试看最近的徐纯合、雷洋等的惨死);面对只有赵家人及其帮凶、帮闲和依附于其上的奸商巨贾的花天酒地穷奢极侈(试看周永康、谷俊山等的府邸),面对世界各国的实践,经济学家早已证明专制政体与市场经济不可能两者得兼,这样老旧破残的货色,怎么是“新的文明”?!事实是:迄今为止,唯有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才是富国兴邦、人民幸福的正道,哪有《理》文所说的民主政体“已走过了自己的有效期”?

新加坡模式行得通吗?

习近平是不肯接受这样的经过实践和理论证明的共识的,因为中共红二代的妄想是“红色江山”万世一系,皇图永固。他们抬出新加坡作为专制和市场经济可以共存,可以造成国家繁荣民生幸福的证明。

但是可惜,新加坡就算是一个孤例也是一个经不起拷问、也模仿不来的孤例。它的特殊性在于新加坡只是一个小小国,陆地面积甚至还不到香港的三分之二。管理这样的国家,其实就相当于管理一个稍大一点的公司,老板(们)有一套高明点的管理制度,就可以运行得比较好。而且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李光耀去世后的新加坡人民也已繁有异见,民主呼声不断。而像大陆这样幅员辽阔、人口众多,政府的层级不说乡村也还有中央省地县,部门也再不是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就足够的。这样的庞大机构,在专制制度下,君主即使英明,也难以以一人而垂范天下。倒是绝对的权力必定滋生出绝对的腐败,何况这君主也不可能是圣人,每每不是昏君就是暴君。至于各级官吏,既然不是民主选举,就不须为人民负责,媚上欺下自然就是做官的不二法门,买官卖官成为潜规则。而民主政体的领导人是民选的,各州自治,政府议会还可以随时弹劾、罢免和问责,三权分立,还有媒体是无冕之王随时监督。两相比较,优劣立判。民主政体下之所以不易贪腐,更不会发生整体的腐败,原因就在于此。

台湾、韩国在经过民主转型后,迅速起飞,成为亚洲四小龙,这难道不是正面的证明?而中共坚持不改旗易帜,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特别是习近平当政以来虽然资源浪费殆尽,环境破坏无穷,在一时收取市场经济的红利以后,发展终于停滞不前,以至现在滑落无止,恐怕连L型都可能做不到,不就从反面证明《理》文“新的文明”也即权贵资本主义,究竟是什么货色了。

一句话,新骗旧骗,怎么能长久骗过实实在在生活在其中的亿万百姓,更怎么能让中共躲过终于垮台的宿命。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