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沸了堆积五千年雪的雪塬
清澈了十万里的海湖
一苇渡航的云
就是天外天
但我知道
这雪塬之下有十面埋伏的陷阱

云眼之下
透视着棘龙此起彼伏的脊背
暴龙的足
干涸了千万年的蛛网
夸父打翻的墨
独独没有他
说好的八千里锦绣江山

我的女人呢
我的射月的弯弓呢
黄钟大吕
横空出世的精卫
那不周山下的撞击声呢
这寂寞荒芜的空天
唯有十万大佛
撕心裂肺的雷霆
将震落的星辰
化成一天世界的流星雨

2016-7-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