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阳春监狱刘华政委并吴湛华监狱长:你们好!

我们是在你们所负责监狱关押郭飞雄(杨茂东)先生的朋友,关于郭飞雄的情况,我们从各渠道得到以下信息:

1、2016年2月22日,三次坐下站不起来。怀疑腰锥有问题,或有重度贫血。

2、4月26日其家属探视,发现他比上次见面:更消瘦、异常苍白、面色晦暗。

3、郭飞雄的家人和律师均证明,他已便血(或稀水样便血)约一年。

4、到阳春监狱后,郭飞雄咽部和口腔,间歇性出血(鲜血),4月19日大量出血,站立不稳。和狱警说话时几乎晕倒。

5、郭飞雄曾要求体检,狱方拒绝。他姐姐于2月29日、4月26日,两次要求为郭飞雄体检,均未得到狱方同意。

另得知:广东国保和监狱在家人不在场情况下,强行给病弱中的郭飞雄做肛门检查,并录像,还威胁要发到网上。此外,监狱还强行给郭飞雄剃光头,并进行语言威胁和侮辱。这导致郭飞雄愤而从5月9日6点宣布无限期绝食,到今天近四十多天,又得到消息说飞雄已经不到四十几公斤,但即使郭飞雄在面临这身体疾病和绝食的双重摧残下,狱方还对其不断施以人身侮辱。刘杨政委并吴湛华监狱长,基于上面的信息,我们特给你们写上这封信。

刘杨、吴湛华两位先生,做为关押郭飞雄先生的监狱的最高长官,我们确信你们非常清楚地知道郭飞雄先生是位争取人权捍卫人权的良心人士。这一点会在他的案宗上写得非常清楚,你们了解他的情况这一点是您所不能否认的。做为监狱最高职务人员,飞雄被狱方拖延医检拖延治疗及在此过程中受到人身侮辱这样的事情你们也不可能不知道。所以,你们是无法推脱迫害飞雄的罪责,无论这样的迫害是你们主动授意还是被动参与,哪怕是你们没有阻止这样无耻的犯罪也是严重渎职的行为。

刘杨、吴湛华先生,监狱最高长官的职位能够给你们带来多大的利益相信你们比我们更清楚,我们也有理由怀疑,你们和其他既得利益者们一样对‘试图改变一部分人以侵害另一部分人权益来获得非法利益’这种社会状况的人士怀有敌意,并有可能利用便利权力对其施以迫害。刘刘吴两位先生,假如这样的迫害确实是来自于你们的授意,我们希望你们能够明白:

如果人权得不到保障,即使你们能够给你们的了孙留下足够多的钱财,但你们不能确保你们的子孙后代中不会有人也如飞雄一样因追求公义而遭受迫害,也不能确保你们的子孙不会受公权力或更大公权力侵害而无处申诉。也许你们也有能力把自己的子女送到一个人权有保障的国家,但你们的子孙无论生活在哪里都会因自己的先辈迫害仁人志士而烙下耻辱的印记。或许有一天你们也有能力在自己退休后移民到一个美好的国度去养老,但是无论你们到哪里,只要你们尚存一丝良知,你们都会为参于迫害或因没有保护一个好人而懊悔。

刘杨、吴湛华先生,如果你们也上网,相信近几年尤其是最近不但传出的官员自杀的事情你们也同样知晓。据卫生部统计,全国的精神病病人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公务人员(究其原因,想必你们在体制内比我们更明白其中原因)。这些足可以说明貌似风光的官吏,又何偿不是这种混沌政治下精神上的受害者?又何偿不是心灵上的不自由者?假如你们的良知尚有一丝不忍之心,在你们享受一定特权并得到很多不该有的利益的同时,你们又是否能体会那个因偷盗一块巧克力被发现后自杀的贫穷的十三岁女孩的惨苦?你们是否能体会那个被官员凌辱愤而反抗但却被关进精神病院,差点被折磨成真正的精神病的二十一岁浴池女服务员邓玉娇的绝望?你们是否能够体会当着自己面被枪杀父亲的三个不到十岁孩子的恐惧?你们是否能够体会为吃了毒奶粉生病的孩子讨公道反而被判刑的父亲的愤怒和无奈?……

今天众多官员把自己的家属送到国外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他们不也正是觉得这个国家是不安全的吗?不也正是希望自己的后代能够生活在一个更安全的社会吗?如果你们也觉得这个社会也是不安全的,那么飞雄所为之努力争取的正是一个包括你们和你们子孙后代在内的人人够拥有的免除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的社会,他于你们于你们的后代于这个国家有何罪过可言呢?跳出您监狱最高职位看看你们所监管的犯人,大多又何偿不是因生活所迫以身示试法的弱民?而那些用权力造成这种社会状况的人又何偿不是真正的强盗、窃贼?而你们是否也成为再次逼迫、剥削这些弱民的一员?难道这种抛却良心的生命是你们真正希望拥有的生命吗?我们不相信良知尚存的人会在欺凌、逼迫、剥削弱民尤其是在欺凌、逼迫一个良心人士中找到幸福和快乐,也不相信一个人会真正喜欢良心全失的生命。

再或者这样侮辱飞雄尊严拖延其医疗的做法并不是出于你们本意,而是来自上级的授意,但请不要忘记:你们不仅是受利于你们的上级,更是一个政权下的公职人员,是本应该受法律制约服从于公义的一员。

中国现政权建政以来的历次运动及其结局表明,当某些人需要为自己曾经错误的政治作为负责的时候,他们是会毫不客气地抛出象您这样真正执行错误指令的个体来代罪的。

刘吴两位先生,如上天能够垂怜这个国家,当公民权利公约在中国得以施行的那天(这个公约中国政府已经签署,但人民代表大会还未通过。不过今年两会已经有人大代表就此提案),你们做为迫害行使这样权利关押郭飞雄的监狱的负责人,是否会为自己的行为愧疚呢?是否会因迫害郭飞雄受到追责而懊悔呢?

或许你们并不相信这样的一天的到来,但请不要忘记,纵观中国,自有现政权以来,虽然其折腾社会折腾人民的运动不断,但总体来说人民是变得越来越清醒而勇敢,中国民众的政治素质是一直在进步的。从人们以大跳忠字舞、人人佩戴独裁者像章为荣,变成今天的以写吹捧文字被人们的无情地嘲笑;从对执政者的歌功颂、德唯命是从,到今天的质疑批评声不断。再横观今日世界,侵害人权的政权也剩下仅可怜的几个且都岌岌可危。人权至上已是今日人类世界的文明准则,我们确信:即使这样的公约无法在现政权下通过,但在不久的将来,一个顺应人类需要适合人类社会的制度一定会在中国建立起来,到那一天,任何曾经迫害合法公民的人尤其迫害良心人士的人都不应该逃脱也不会逃脱正义的审判。

刘杨、吴湛华先生,虽然现政府的官史们大多令人失望甚至绝望,虽然你们所负责的监狱对飞雄先生所做的惨无人道的迫害几欲我们对你们无法信任,但本着对人性的信心及对你们良知的期望,我们还是给你们写上这封信,希望你们可以及时纠正过犯,虽然前段时间狱方已经把张青女士的劝说信交给飞雄,也表明狱方希望郭飞雄停止绝食的态度,但我们希望做为监狱最官职位人员的你们能够真正拿出让飞雄停止绝食的诚意,对狱方给飞雄的人身侮辱向他做真诚的道歉,并即刻让飞雄保外就医。即便你们无法做出让飞雄保外就医的决定,也应该即刻给予其在上级医院正当全面的检查和医治。柏林墙倒塌东西德统一后,一个曾经向翻越柏林墙逃往自由的民众开枪的士兵被法官判处三年徒刑,法官给出判决的理由是:如果一个士兵不得不执行他上级的命令开枪,但做为一个有正常判断能力的人,完全应该在面对一个无辜者时做到把枪口抬高一寸。吴湛华先生,服从上级命令枪杀无辜者的士兵是有罪的,那么迫害一个良心人士的人,无论他是执行上级命令的士兵还是下命令的长官,是不是罪孽更深重呢?刘杨政委、吴湛华监狱长,虽然你们为自己眼前利益无法完全违背您上级的命令不得不关押郭飞雄这个真正的爱民爱国者,但你们至少应该做到枪口抬高一寸,至少应该在职责范围内维护或努力维护郭飞雄的其本权利不受侵犯。

刘杨政委、吴湛华监狱长,在这个国家乃至世界的各个角落有无数的人在关注着郭飞雄在安全,同时也在关注着你们!我们希望当离开你们所负责的阳春监狱时的郭飞雄先生是平安和健康的!如果能够那样,我们将会记得您的善意!言尽于此,望擅自珍重!最后,把《悲惨世界》里莫里哀主教送给冉阿让的话转送给你们:“冉阿让,我的兄弟,你已经不是恶人了,你是在善人一方的了。我赎的是你的灵魂,我把它从黑暗的思想和自暴自弃的精神里救出来,交还给上帝。”

中国人权捍卫者关注组张敬同执笔 于2016年7月1日寄于吴湛华及刘杨

维权网2016年7月9日星期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