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二)——我将飞越凡尘

Share on Google+

围城22据说关汉卿是个普天下的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那么老酒葫芦呢。

方鸿渐注定成不了郎君领䄂也不是浪子班头,就在他接连丢失苏唐二小姐紧接着工作失去,差不多24小时情场职场全面无存,一个男人幽默到这份上,万水千山不卑不亢似贱非贱。一把油纸伞撑起整个天空,暴雨分流人心荡然天地不久,有心灰待颤。

一壶老酒且醉且醒且慢,一柳红颜远碧孤红断魂,一道彩虹暗淡,一把折扇抽风,一款游梦无烟,一夜无谋。

一个女人累了无路可走时可以拉上备胎同时安慰自己说天边的云太遥远,还是身边的故事踏实(没有没备胎的女人)——女人无论什么选择都有充足的理由,女人的选择永远正确且让人羡慕——女人无论选择谁都是便宜了那小子,女人无论拒绝谁都不算红尘怠慢。

据说女人受了伤可以涂脂抹粉敷衍心事,以描述口红以掩饰悲情。男人不是,当一个男人抛弃女人就是千古罪人,当一个男人被抛弃,他除了活该还是活该(男人天然不备胎),当一个男人英雄末路绝地危崖,他要么纵崖粉身,要么远走他乡——如果他既不信当下也不信未来的话——无论是不是英雄男人只信自己,信不了自己信运气,信不了运气,男人只能去信上帝。

方鸿渐是该走了,是该离开这时刻是非他也让他是非不已的十星洋场,远离这座都市——这远东第一都市号称东方巴黎弥漫的隐形荷尔蒙和线性思维及曲曲弯弯的美学性征,还有挥之不去的巴黎香水和让人心惊肉跳的阵阵口红,再就是滚滚霓裳的偷渡红颜和无边无际披星戴月的酒色财气。

走吧带着苏小姐残留的唇彩带着唐小姐永驻的眼风,把所有发生过的故事和事故留下并且埋葬,让她们尘封在不可触摸的私处,让她们彻底腐烂并浴火重生,我(方鸿渐)将飞越凡尘。

2016-07-08盛夏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二十二——渴望沦陷):

——女人骨子里都心疼她所爱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真犯了她认为的弥天大错,只要这男人据理力争女人会照单全收——只要你说出来我全部相信,这时的女人只欠一个让她瞬间窒息的拥抱和不容分说的强吻——分秒间她将沦陷,她渴望沦陷成泥。

阅读次数:1,1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