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7

2016年7月25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老挝万象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

资料图片:2016年7月25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老挝万象出席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AFP)

南海仲裁案毫无悬念的大陆败诉,在仲裁过程中中共可谓众矢之的,一个有份量的同情支持者也没有。按照中共宣传有六十六国以上,甚至七十多国,是支持中共对南海声索立场的。但是人们看到的,仅仅是柬埔寨总理洪森,或许巴基斯坦也有那么点味道。明眼人没有不知道的,柬埔寨洪森和巴基斯坦帮腔是为钱。洪森会见李克强后宣布获六亿美元无偿援助,但拿钱后会见日本首相又说完全支持日本的南海立场,而日本的立场是敦促中共接受南海仲裁。柬埔寨首相完全是个给钱就卖身的婊子,凸显中共花钱雇托站脚助威毫无颜面可言,连柬埔寨这样无足轻重的小国支持者也没有。中共还曾表示,俄罗斯也坚定站在中共一边。按照物以类聚的思维推断,俄罗斯还真该有点表示。因为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与中共今天的难堪处境相似。再一个是普京与中共既有历史性血缘关系,而普京专制的张扬跋扈和中共的横蛮,确有相互支持抱团取暖的需要。然而让中共现世报的是,俄罗斯在仲裁后沉默了两天,即由俄罗斯外交部正式表示,俄罗斯对仲裁不选边站,不支持其中任何一方。中共曾经多次说,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共今天在世界上的处境,不幸还真应了这句话。

正因为中共在世界上形影相吊的实情,让大陆许多人深感困扰和郁闷,提出中共到处援助别国,为何连个真心朋友也没有的疑问。网络上有这样一段文字代表这种心境:“当年在我们国家粮食非常紧张的时候,我们用宝贵的外汇购买粮食支援阿尔巴尼亚,但最后两国反目为仇;我们无偿支援越南,最后却兵戎相见;我们支援朝鲜石油、粮食,却发现那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我们支援外蒙古建设,他们却把中国工人关进监狱;我们支持非洲国家建立工厂,他们却责怪中国设备落后。这些受援国家的政府和平民并没有对中国有好感,中国的牺牲和奉献得不到友谊,难道中国人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这段话其实也是许多大陆人的心声,在南海仲裁结果出来后,大陆人更有理由该问一问,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令大陆充当冤大头不说,还尽遇上吃谁饭砸谁锅的白眼狼。

中共以共产专制为立国之本,本质上就决定了世界上不会有朋友。因为这类性质的国家,绝不会遵照朋友之谊对待他国,包括同类性质的共产国,也不会获得他国信任和朋友之谊。例如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团伙,完全学师中共而抢得政权,但是得手之后最先屠戮的,就是内部所谓的亲中共一伙。再如中共军援经援数百亿美元的越共,中共打入越南边境后才发现,越共修筑军事工事要对付的就是中共。另一个中共的同志加兄弟的朝鲜,金家王朝的开山鼻祖金老肥,是清洗了亲苏派就清洗亲中派,这才保证了金家王朝已延续三代。今天感叹世界上没有朋友的中共,又何尝逃脱此铁律不是如此。中共收拾敢言的军人彭德怀时,最重要的罪名就是里通外国,出访苏联时私下会见了苏方官员;而彭案改正时独独彭德怀不改正,刘少奇堂而皇之的理由也是里通外国。

其实共产团伙之间彼此防范和剿杀,还真不仅是疑神疑鬼内心龌龊问题,更多怕是对彼此是什么东西有本质认识。越南用中共援助针对中共修筑工事,在中共跑到越南国土上打自卫反击战时,就显现越共是何其预见英明料事如神。毛泽东是苏共一手扶持当上中共专制独裁者的,他拿了苏共卢布又拿苏共军火还对苏共玩黑的。不过这也不仅是毛要争世界共党黑老大那样简单,苏共高官就曾教唆中共高官干掉毛,所以毛对苏共搞两手是礼尚往来的需要。在共党内部恩将仇报既然就是规律,那么共党世界之外的得到援助国度,当然更不可能争取到基于信念和长期情谊的友善关系,这就是宣扬仇恨反人类的共党本质决定,在人权民主普世价值居主流的世界不会有真诚朋友。

中共确实以搜掠饿死大陆人的血腥方式,将数以百亿计的美元援助过一些国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这三个国家今天不是与中共反目成仇也是各怀鬼胎,以目前与中共关系还算最近的朝鲜来说,也从面和心不和发展到隔三差五相互打脸。金三肥一掌权最先干掉是姑父张成泽,而这位权倾金氏王朝者正是中共青睐的亲中人物。这些受援国之所以显得忘恩负义,重要原因之一是不认为所受财物军火是援助,而是认为是双方交易中该得的报酬。例如阿尔巴尼亚充当了中共反苏打手,又为中共混入联合国充当了挑头人,所以从未觉得来自中共的财物是需要偿还的债务。越南朝鲜更是认为对抗美国等是在捍卫中共,以本国土地人命保证了中共政权免于战火,所以无论中共给的金钱军火有多少,对他们而言不但该得还认为远远不够。

中共与共产专制政权之外的周边国家,更是疑忌深种可以说防贼一样的提防中共。东盟这个东南亚国际间的结盟组织,所以出现的最主要原因,就是防范中共输出革命的颠覆活动。而且中共的野心之大绝不仅仅是东南亚,它在亚非拉处处输出革命煽动颠覆各国政权的暴力。甚至在大陆为那些国家暴力组织设立秘密电台,用高频率的广播煽动那些国家民众暴力推翻政府,还提供军事基地收容退到大陆的暴徒,并为之进行军事培训和暗杀投毒等手段。夺权后杀害二百万柬埔寨人的波尔布特政权,就是中共输出革命颠覆他国政府的血腥杰作,幸运的是这个短命政权也是中共唯一的杰作。中共颠覆各国政权的狂妄匪性和充当共产霸主的行径,造成各国政府严密防范又怎有朋友的可能。

即使中共今天没有再公开叫嚣输出革命颠覆他国,对中共颠覆他国的防范也不会随之烟消云散的。何况中共的横蛮与唯我真理非黑即白的做派,也只会令任何打交道的国家充斥反感憎恶。以南海仲裁几乎大获全胜的菲律宾来说,中共居然由大使馆出面要求菲律宾政府听到仲裁后,按照中共要求什么话不该讲什么话该讲和怎样讲。这是在菲律宾内阁会议上由部级官员公开提出,从而使菲律宾新任总统勃然大怒,将原本私下表示愿意讲的一些话也不讲了。中共涉及利益时的那幅横蛮霸道的嘴脸,正如大量出国的大陆民众一样毫无教养。所以不论从中共的共产邪恶本质,还是煽动教唆颠覆他国政权,以及揭下韬光养晦面具的横蛮,中共在世界上没有朋友才是必然,如有真心的朋友那是反规律的千奇百怪了。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