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纽约)

(参与2016年8月3日讯)齐氏文化基金会是齐家贞女士为纪念其父齐尊周逝世十周年,于2008年3月在澳大利亚註册成立的非盈利机构。资金来源为齐尊周遗产,子女的个人收入,及小范围私人捐款。

齐尊周(1912-1998),中国广东海南文昌人。1945年5月参加国家考选合格赴美深造,成为“美国铁路高级管理人员协会”会员,回国后在南京首都以铁道和公路运输事业为国效劳为民服务,克勤克俭竭尽忠诚。1949年后,身陷囹圄二十三年。一生期盼国家民主富强,百姓幸福安康。

齐氏文化基金会的宗旨是:“中国很大,我们很小;但我们心齐,愿意为中国的进步做一点事情”。

基金会每年颁发“推动中国进步奖”,奖励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个人(或组织)以文学艺术的形式,为改善中国的民主、自由与人权做出的积极贡献。

基金会从2008年起至2016年,已连续颁奖九届。

第九届推动中国进步奖评选人:齐家贞,于大海,胡平、薛伟。

8月2日在纽约举行的颁奖典礼由齐氏文化基金会主办,北京之春协办。

获奖人:高智晟律师及他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颁发奖牌一个,奖金4000美元,由女儿耿格代父受奖,并宣读获奖感言。

颁奖典礼主持人,于大海。

颁奖会播放介绍齐氏文化基金会的录像及齐家贞的书面发言录像。

演讲引言人:胡平(北京之春荣誉主编);张箐(中国妇权负责人);杨建利、Ann-Noonan、高光俊、李伟东、王雪笠、吕京花、唐元隽、王书君、宋书元、王军涛等贵宾发表演讲;许多知名民运人士自由发言。

颁奖典礼结束后,召开高智晟新书《2017,起来中国》记者招待会,杨锦霞主持,耿格答记者问。

高智晟

高智晟律师

颁奖词

走在中国民主宪政的路途上,面对不可一世的共产强权,我们只是携带小灯笼的萤火虫,只是击向顽石的鸡蛋,脆弱不堪的我们,依靠什么去战胜强权实现宪政呢?

依靠良知,依靠勇气,依靠坚守,依靠呐喊!

高智晟律师具备了以上所有的特质。

中国有12万名律师,勇于承接人权案件的比例并不大,高智晟律师是一颗照耀黎明前黑暗的最耀眼的晨星,他对民间疾苦“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设下“三分之一案件要为穷人弱势免费打官司”的原则,先后为当局最敏感的案件辩护,包括几乎等同于不可接触的“麻风病人”法轮功学员和地下基督教徒,以及强制拆迁户、底层农民与私营企业家等。高智晟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排除地雷”,为了他人的安全和利益,他因此遭受共产专制的残酷迫害。

高智晟律师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揭露了强权下无以复加的残酷与邪恶,人性泯灭天理崩毁,读来无不令人心惊肉跳怒火中烧。十年来,高智晟哪怕面对暗杀、反复的绑架、失踪判刑、酷刑虐待、监视软禁、与家人天各一方等一系列难以想像的折磨,哪怕镜子里看见自己是“一脸的地狱记录”、“一个活在人间的鬼”,他没有自杀,没有疯掉,没有变成软骨头,没有按照他们的愿望死去。高智晟九死一生,修炼成一飞沖天的荆棘鸟,货真价实的烈火金刚。

肆虐者们依仗强权把受害者的家属虏为人质:“看,你的妻子孩子们在发抖了,你还不乖乖投降?”六十多年来几乎屡试不爽株连家族的法宝,今天却“蚊虫咬到了泥菩萨——找错了对象”,高智晟不买他们的账!正如耿格所解释的,她父亲“太爱中国人了”,“他可以先把他的家人放在一边。”这一点,高智晟相当地难能可贵。

高智晟的良知勇气坚守呐喊,值得我们礼赞,值得我们学习。

我们经历的这个最黑暗最残忍的时代,也悲壮地造就了高智晟的家属成为非凡之人,他大智大勇忠贞不二的妻子耿和,他在痛苦无望颠沛流离中成长成熟的女儿耿格,我们对她们表示敬意,感谢她俩不知疲倦地为高智晟律师伸张正义。

丹麦谚语说:“你可以强迫一个人闭上他的眼睛。但是,你不能强迫他入睡。”

高智晟从未“入睡”,他从未停止过呐喊。现在,他把呐喊变成了文字,五十多万字的新书《2017,起来中国》历经艰难曲折,最后由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曾协助耿格母女出逃)与台湾关怀中国人权联盟共同出版。我们欢呼此书在台湾问世,感谢所有协助出版的知名人士和埋名隐姓的人士,祝愿该书尽快在香港找到发行商。

高智晟又失联了,为了一本书的出版,他不得不做好再次坐牢甚至赴死的准备。

然而,我们坚信,高智晟将很快与家人团聚,实现女儿的请求,不仅成为照亮中国民主宪政的一盏灯,也成为“照亮我们一家人”的“那盏灯”。

澳洲齐氏文化基金会有幸为高智晟律师颁发第九届推动中国进步奖,奖励他“为改善中国的民主、自由与人权做出的积极贡献”。

高智晟实至名归受之无愧。

获奖感言:(耿格代父起草)

耿格

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齐氏基金会主席;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自由媒体的朋友们,向你们问好并予感谢!这也是我代表仍身处困境中的父亲特别要向大家表达的!感谢大家多年来于中国人权进步事业的关怀和支持;感谢大家这些年里对父亲本人的关怀和支持!谢谢你们!

身置这样的过程中,使我乃至我们全家人感到了荣幸、鼓舞和安慰!中国的人权进步事业,以及为着这一伟大事业而正承受着苦难的人们也在一同分享着这种光荣、鼓舞和安慰!

他们决绝而坚韧的和平抗争命运前途、他们个人的安危、乃至个人的感情和精神方面都是与外界的关怀和支持共同生长着的,是休戚相关的。对于那些于常人无法想象的黑暗压迫里坚持抗争的人们,这种褒奖所传达的意义和价值是宝贵的!于我的感情而言,我感到我是代表着所有像父亲一样的被压迫者及他们中的抗争者来受领这褒奖的!

父亲新近出版的书里有一段记述支持着我的上述感情和认识!

新疆“7·5”事件期间,乌鲁木齐每天都会有人员失踪的事件发生。中国黑暗势力当时确有借此杀害父亲的想法。不仅参与绑架他的警察每天陪着我们家里人奔走在各个太平间“帮着”认领尸体;更荒谬的是,全家人一次正在一家太平间认尸中,一群假装并不认识我家里人的警察,当着一家人的面作了一次“非常专业而认真”的尸体勘验过程后,“不经意”地结论说“不像是高智晟”。以此试探外界的反应。他们在与父亲的谈话中也直言:“对于政府而言你已经死了,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评估外面对你死亡结果的反应”。

父亲终于活着走出那次秘密绑架。后来他肯定地结论说,“是外界的持续关注阻灭了他们欲杀死我的图谋”。在新书里他也感慨说,是国际正义力量的不间断表达保全了他的性命。他坚定地结论说,国际正义力量的支持是中国民族命运改变力量的结构性组成。在此特别感谢的同时,也借此特别呼吁全世界文明力量,继续在规模、力度及持续性方面关注并支持中国的人权进步事业,帮助中国回归正常人类文明。

但我们依然深虑的是,当下世界似乎对今天中国大陆每时每刻,迭连不断的,使全人类瞩目的暴虐人权事件习以为常了,有的依然只是自由媒体和民间的关注声,各国政府及国际组织依然的死尸般的镇静。

爸爸说过,黑格认为,“一旦充分自由这个抽象概念进入个人和民族的头脑,就没有什么比它更难控制的了。”在一个长期的非公正社会里追求公正必然会引发骚乱和暴力冲突也是这种制度下一个显见的规律。这也便是中国每年数以万计的群体抗暴事件之所以发生以及大量的像父亲一样的抗争者遭到非法囚禁的症结所在。

父亲认为,每一个具体的抗暴记录,无论其形式如何,都是人格尚存着的实证;都是这民族生命生长着的历史脉动,而国际正义力量的每个具体的关注和支持,都实在地给着这民族以看得见的信心和希望。

今天的人类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更没有-个国际机构,甚至不会有任何一个具有健全人格的个体承认独裁专制统治是正当合法的。因为已明的普遍共识是,它是人性一切恶的渊薮,是人类权利及文明生长中最可怕的毒瘤。

历史已积累了的记录表明,民主宪政下的选举权是构成所有权利的基础。统治者自诩的“全心全意为人民”若不受法治和选举程序的拘束,它不仅是会赤裸祼地“全心全意害人民”,而且必然会实行残酷而无孔不入的邪恶的专制。

这样现状的继续,是在继续维持着十几亿中国人民的被压迫命运,也是继续维持着于人类文明声誉无底线危害的局面。这便是父亲们于困境里负轭坚持的意义,也是国际正义力量坚持表达的现实而深远的价值所在!

再次感谢大家!祝福大家!

2016,8,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