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担心胡石根老师。16年半的牢狱已经摧残了他的身体。年纪大了,怎能经得起那牢狱。此时,胡石根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在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这位不屈的士人,等待他的,不难预期。

无论当局怎样判决,都只能彰显当局暴政之恶,和,胡石根老师的善。胡石根老师,早已成为一座丰碑,众人景仰的豪杰,民主人士的楷模。于他,监狱是他身体的牢笼,而他的身体,因被囚而成为他灵魂的累赘。

就是他——胡石根老师,在1992年5月,因计划在天安门广场用航模飞机撒传单而被捕。08奥运期间,我对朋友笑道:“知道为什么不准卖航模飞机吗?知道为什么出租车过天安门广场不得开窗户吗?”然后讲胡老师的故事。

胡石根老师,恢复高考后最早的北大高才生,因坚守民主信念、力行民主实践,妻离子散,孑然一身,已经年矣。其乐观而坚毅、温和而精进,实非常人可比。学而有成,思而有行,归基督之下,背耶稣十架,负重走上那荆棘路,是他归给上帝的永远的荣耀。

常有人问:“上帝在哪里?你指给我看!”下次我会说:“你且看胡石根老师,若非神造、神遣,无以解释。”上帝给善者的奖赏,就是善。而荆棘之路,从来就是通往善的路。天堂的门,从来都是窄的。

想到胡石根老师此时在受审,镣铐加身,严刑相待,不禁悲从中来,不能自己。一条一条地发推,尤感文字无以表达。

结果出来了!感谢政府感谢党(我在克制自己),又一次成就了胡石根老师!匪帮连上次带这次,共判胡石根老师27年半。我想胡石根老师不会服满这七年半,因为天快亮了。他将在掌声与鲜花中出狱。

文章来源:作者推特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