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4日,美国国会人权委员会举行了名为“亵渎神明法与审查言论自由的威胁”的听证会,数名证人向委员会阐述了现今全球言论自由面临的威胁与挑战。证人们谈到了中国对人权活动人士、记者和网络作家的打压。美国笔会中心言论自由计划主管卡勒卡表示:“截至2015年底,中国关押了58名作家,居世界之最。中国政府打着国家安全和维稳的旗号,审查从文学作品到网上表述的一系列言论。”

如同冥冥中中共非常配合西方美国“敌对势力”的谴责,就在这同一天2016年7月 14日,以敢言知名,提倡民主,赞同政治体制改革而深受中国人喜爱的政论杂志《炎黄春秋》,所有主要负责人在事前毫不知情且什么交接程序也没有的情况下,忽然被中共文化部的下属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派人全部替换,所有人事任免通知就在这天被网络披露。

这起事件一经曝光,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界的关注。美国之音(VOA)7月14日发表了题为《改革派杂志遭整肃 从此炎黄无春秋》的报道,德国之声(DW)、法广新闻(rfi)7月15日分别发表了题为《<炎黄春秋>被接管 原有风貌判“死刑”》、《<炎黄春秋>改组风波;党内改良派的最后抗争?》的文章,所有的共识就如同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所讲的那样:“《炎黄春秋》编辑班子被更换也就显出了中国言论自由的控制更加紧了。”“随着《炎黄春秋》进一步被整肃,所谓的党内民主派也会彻底的被泡沫化。”

尽管7月15日上午,有北京知名律师莫少平、丁锡奎等受委托,代表《炎黄春秋》杂志社就中国艺术研究院越权撤换管理层的违约行为,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但谁都明白上诉成功机会甚微!

7月14日,《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仅五百二十多字的三项声明,特别是第三点说:“《炎黄春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这是多么无奈的呼声啊!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是谁将这么愿意顺天意合民心的杂志推向绝境的呢”?答案就是中共的一党专治和普世人权法治的对立冲突,使得一切想倡导、约束中共一党专治地位的言论和机构(包括这些像《炎黄春秋》有中共高层背景的出版社)都必须被消失、消音,被判“死刑”!所有的思想和政见只要“主子”不满,不符合、不标注“姓党”的话,那就是党的“敌对者”,就是要用文革的刀子把你严惩不殆!

所以,已当了二十五年社长、现年93岁的杜导正老先生对杂志被接管的情形大为气愤。他对港媒慷慨陈词道:“我就想到文化大革命,和文化大革命一模一样,你这个单位,你这个头,他宣布你是走资派、反动的,我就夺了你的权了。”他预言,这就会“天下大乱”。

的确,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口口声声提倡着:“依法治国”,于是一部部的法或法的草案就在这一两年里出台了。其中有:2015年7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字通过了《国家安全法》,同一日还出炉了《网络安全法草案》; 在今年还正式颁布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 但就是这些“法”一出台,中国却发生了举世震惊的“7.09” 对几百名维权律师的打压事件,以及许多微博大V、记者、香港出版商,甚至外籍在华人士与多名律师都在中央电视台公开“认罪”的未审先判事件……

这些前所未有的严重与法治背道而驰的行径,使得没有人敢对中国的法治抱有任何信心,这些立法强制的作用,毋庸置疑是使得中国人权噩梦加深,就如同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所说“它(这些法)为进一步限制中国公民的自由、为中国当局用比现有手法更严格地控制公民社会敞开了大门。”而当今中国成为世界关押作家最多的国家也就成了“有法”可循的“新常态”了!

在将党凌驾于法之上方面,中共曾借着最大的党媒《人民日报》于2015年7月25日发表了署名“任理轩”的长文,“财经网”官方微博做转载时,加了小标题:“人民日报:借‘法治’削弱党的领导地位是痴心妄想”。

文章称,有人想借“改革”把中共的领导地位改掉,借“法治”削弱中共的领导地位,这是“痴心妄想”“痴人说梦”。

北京时局观察员华颇对此表示,“这就是党媒说了一句大实话。法律就是党手中的武器,是管民众的,党不能受到宪法的制约,不能成为戴着镣铐的舞者,所以党要维护统治地位,就是要无法无天。”

因此如今站在中共党国的立场上,《炎黄春秋》就是掺进他们眼中的沙子,岂可容得下去呢?于是他们一次次地对《炎黄春秋》采取严惩措施,现如今的这轮整肃,已经包括强迫占领编辑部负责人员的办公室与财务室,并且“夺权者”已把他们的行李搬去,就住在那里。“党主子”的这些行为使得这位曾经历文化大革命的杜导正老人悲愤地质问:“面对他们这等老干部和老党员,党内怎么可以下毒手、下狠手,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不过试想一下,“党主子”历来给谁留过余地呢?刘少奇、胡耀邦、赵紫阳都没有被留有余地。历史已经证明,“昨日、今日直到以后”中共只要掌权,“他”就会一直无法无天下去,对民主、言论自由的普世人权价值观念继续用法律的武器进行野蛮的打压,无数大小的文革斗争都不会结束!它的统治必成为严重威胁言论出版自由的全球之最!

现在杜老和《炎黄春秋》全社员工均已抱着“宁为玉碎,不作瓦全”的信念,并且及时作出了停刊决定。不管未来结果如何,《炎黄春秋》25年来的奋斗,奠定了它是一代中国人心中永不消逝的呼吁民主改革的自由之声!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