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姐病中的两行泪一滴不剩的全流进方鸿渐心里——可怜赵辛楣被方鸿渐强迫分析从而得出孙小姐此泪非林黛玉一跌就碎的葬花吟泪,也非莎菲女士不识愁味的青花干泪,更非王佳芝冰火交融的虐情浊泪。

那么孙小姐的泪是一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冷风清泪,这样的女性专属泪通常在不易觉察中瞬间生成,在猝不及防中涓涓流淌,在悄无无声息中落地开花——这样的泪就像女人的隐私一旦被他人窥视顿觉神秘不再红颜难堪。

所以这样的泪即便方鸿渐赵辛楣读到也必须掉过头去假装没读,其实孙小姐明白他俩在装假,但他俩必须假装相信孙小姐不知并且两人各自发誓定让红颜花盛开不再忽略从此善待孙小姐。

“一盏离愁 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 假装你人还没走”

好一个“假装你人还没走”,莫非半个世纪后的方文山竟也隔空穿行在旧时的围城文字——那不是秋冬的雨点那是孙小姐私属的朵朵泪珠,这样的泪珠可留芳红尘当史料珍藏历久弥香。

“旧地如重游 月圆更寂寞
花开就一次成熟 我却错过”

于是这“一次成熟”的万方糜烂让方文山当即错过,钱钟书则早已错过,老酒葫芦的这一生竟是:一路皆错过。
其实我们的世界,一切都在错过。

2016-08-04昏黄美兰湖

前篇:围城随想41——生病的艺术):

许多时候女人生病是一门艺术,不该生病时生了一场病必然毁了女人生病的艺术,该生病时没生出病完不成这门艺术——孙小姐这场病时间上不早不迟,程度上不重不轻,距离上没近的让人窒息也没远的听不见呼吸当然也不会闻不到美人的叹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