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茜:王宇,怯弱的“女战神”

Share on Google+

中国人权律师团人权律师 罗茜

北京锋锐律所案的律师王宇因在法庭内外言行都很激烈,在中国律师界获得了“女战神”的光荣称号。在2015年震惊中外的中国大陆300多名律师及维权人士被抓、被拘留或被约谈的“709”事件中,王宇是列为榜首的受害者,而且其夫也同时入狱,其幼子也遭迫害,她的整个家庭为推动社会进步作出卓越贡献的事实举世瞩目。律师同行尤其中国人权律师团的律师、公民圈、社会正义人士和海外民运、国际社会对王宇的遭遇给予高度关注和对她全家也尽了极力帮助,今年6月4日欧洲司法人权组织向她颁发“特拉里奥国际人权奖”、美国律师协会今年7月9日,也就是中国当局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和公民一周年之际,美国律师协会ABA也宣布将把首届“国际人权奖”授予王宇律师,并计划定于8月6日美国律师协会2016旧金山年会期间举行颁奖仪式;为了保证她夫妇俩在狱中的生活和家人在外的生活必要,中国人权律师团都是按月打钱给她家予以救济,很多公民和一些民间团体也不断对其进行援助,尤其是为护送其子包卓轩取道泰国偷渡去美国,至今还有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尚在狱中,面临重刑处罚。甚至可以说,王宇今天的有幸获释,也是世界各种正直力量齐心努力抗拒专制政治的结果。不管是推动民主宪政还是维权,尽管中国比王宇作出更大牺牲的人大有人在,但是能够像王宇获如此大的关注和这么多社会帮助的现象极为罕见,当然,笔者丝毫没有否认王宇获得这些荣耀和帮助的所值和意义。

“女战神”王宇的出狱令人感到欣喜和宽慰。但是,她出狱后面在7月31日在天津一家餐厅接受媒体记者专访的一席忏悔却令人们颇感意外、寒心和恐惧,这是真实的她吗?

在采访中,王宇对今年6月4日欧洲司法人权组织向她颁发“特拉里奥国际人权奖”和美国律师协会ABA宣布将授予她的首届“国际人权奖”的情况,居然表示是对方“别有用心”,利用她“攻击抹黑中国政府”,因此“不承认、不认可、不接受”这个奖项。还表示“对于这方面的奖,我现在不接受,将来也不接受。”。不接受奖无可厚非,这是她的权利,但是她作为一个律师,一开口居然就诋毁该两奖是“别有用心”、“攻击抹黑中国政府”实在令人不可理解甚至愤怒。这位在法庭上敢张口痛骂法官是流氓的“女战神”应该清楚她这样违背客观事实地评判人权奖的社会后果。另外,常识告诉我们,人家把这么有分量的奖颁发给你,是敬重你的已作出的贡献,即使不接受,感谢话总得说一句,这是起码的礼节,大不了不去领,人家也没有强迫你去领,何必要这样去攻击呢?欧洲司法人权组织和美国律师协会ABA的职业道德作为世界顶级组织,其正义性是世界公认的。

王宇对于自己进入锋锐律师事务所和该所的“领路人”周世锋也是临门一脚,对周的业务水平、法律素养、辩护能力大肆贬低,把周世锋勾画成一个为了敛财和颠覆政府,什么勾当都敢做的恶人。更为甚者,王宇摆出一副自己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女神”形象,说什么“自己到锋锐律所后,先后到过英国、瑞士、印尼巴厘岛、泰国、香港、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接受培训、参加会议”,“他们培训的目的主要是利用我在国内的名气和在访民、律师界的影响力”“对我代理的一些案件进行炒作”,“然后借这种形式来攻击中国政府。”如此等等。这样吹嘘自己影响力的话,恐怕连许志永、高智晟、唐荆林这些德才兼备的名律也不敢说。既然你认为周世锋是个低能儿的法律人,为什么还要到锋锐律所去低就呢?你完全可以令择高木而居;既然你知道他人借你的名气和影响力来攻击中国政府,为什么还要接受别人的费用去列国参加培训呢?

王宇对于儿子包卓轩被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试图偷渡出境到自由世界之事,以“痛苦”、“愤怒”、“最强烈的谴责”、“利用我的事”、“利用我们的母子关系”、“对我进行牵制”,“来攻击抹黑中国政府”,“达到卑劣的目的”、“最大的侵犯人权”等文革式的语言来谩骂帮助过她的人和组织。而对帮助其儿子而身陷囹圄的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没有半点感恩之心,对他们目前的处境根本不予关注。这种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行为出于一个“女战神”之口也许在童话中才能看到。迄今为止,中国已经有不少入狱的抗暴者的子女已经在国际社会和国内民运人士冒着生命危险帮助下偷渡到欧美,人们这样做并不是为了利用孩子来牵制狱中的父母,恰恰是为了减轻狱中父母对子女心理负担和有利于孩子的成长。王宇如此颠倒黑白,好心当作驴肝肺,如是忘恩负义的话都说得出口,对得起“战神”的称号吗?

在采访中,王宇为司法黑暗抬轿子,说什么“自己在羁押期间的各项合法权利都得到了很好的保障。”、“司法机关给她医好了肿瘤”、“对我的生活给予照顾”、“很感谢公安机关的领导和看守所管教,还有咱们办案民警”。其感恩之心难以名状,完全是虔诚的,似乎刚从疗养院出来一样,语言中流露出依依不舍。而对于在外面帮助她的、营救她的人却没有这种感情,尤其是她作为一个律师把自己被关押一年多见不到律师的司法机关严重违法行为也说成是“自己在羁押期间的各项合法权利都得到了很好的保障。”这种赤裸裸的谎言更是令人无法容忍。

王宇在参访中还表白“告诫X些组织和个人,不要再利用我和我的家人来做文章!”,她这种表白显示她还自认为还是个“女战神”,还是个身价很高的影的“正能量”人物。这说明她是个盲目自负和幼稚的“女战神”。

刚刚看完“女战神”同案之一的胡适根先生的庭审录像,他白发下平和的气色和平静的语言令人震撼和敬仰,这位在狱中已经度过一十五年的民主斗士,没有吹嘘自己、也没有贬低别人,更没有把责任推给别人。这位饱尝狱中折磨的北京大学法律研究生毕业的半百老人应该知道他将面临重罚和苦难,但是他没有为了逃避处罚向暴政忏悔,乞求自由。

也许一年的狱中折磨使王宇无法承受,也许她认为愧对儿子而作出无可奈何的选择,也许她被“伟正光”感化了,认罪服法,回头是岸啊!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国有那么自由战士被关,不少在狱中时间和磨难远远超过这位“战神”(根据她本人对狱警和公安的感恩话,人们甚至怀疑她在狱中根本没有吃苦),但是获释后,面对媒体,还没有一个敢如此脸不红、面不变地说黑心话。“女战神”王宇的行为的后果极为严重,对她本人来说,人们看她的眼光无疑陡然从敬仰到鄙视,王宇“不要再利用我和我的家人来做文章!”的担心也是多余的。这位把周世锋能力贬得一无是处的“战神”才女应该知道汪精卫早年行刺清廷摄政王载沣,事败被俘后也有“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豪言壮语,但是,他变节以后呢?

当然,社会应当宽容,但是,宽容是有条件的,假如王宇在狱中,为了获得自由,为了做……

当然,社会应当宽容,但是,宽容是有条件的,假如王宇在狱中,为了获得自由,为了做一个好母亲,不管是认罪、忏悔甚至投降,只要能尽早出来,我们依旧把她视为女战神、英雄,但是这位“女战神”在获释后,面对阳关,已经自由、恬静地坐在椅子上,为什么还要屈膝呢?

王宇之举对中国已经处在夹缝中艰难求生的民主、维权运动带来巨大的灾难。对王宇的获释,两项人权大奖和公民圈、人权律师、国际友好人士的呼吁和营救起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王宇应当明白这一点。那些在王宇成为“女战神”的过程中和狱中蒙难期间,默默为王宇做贡献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提供帮助的人原指望“女战神”出来作出更大的贡献,没有想到出来的是张口就咬恩人的二郎神,他们苦涩的心和悔恨的泪是难以名状。恐怕最苦笑不得的还是向她颁发“特拉里奥国际人权奖”的欧洲司法人权组织和宣布将授予她的首届“国际人权奖”的美国律师协会ABA.现在,他们可能怀疑看花了眼,可能后悔过于仓促,但是这两个组织都肯定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当然按照欧美人的修养,被欺骗的愤怒,他们可能会深深地埋在心底。

王宇所作所为无疑断了后来抗暴者的许多后路,今后愿意向中国民主、维权人士提供帮助的人在行动时肯定会犹豫很多,力度也会大打折扣,他们也会担心自己有可能成为东郭先生或农夫。

中国完成民主宪政的道路还需人们付出巨大、巨大,但愿不管是国际组织还是正义人士对中国的抗争者一如既往地提供帮助,过河拆桥、忘恩负义的人毕竟还是少。

(参与2016年8月4日讯)

阅读次数:2,2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