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时间8月5日

从8月2日开始的翟岩民审判到昨天的勾洪国判三缓三,周世锋的七年、胡石根的七年半。除了胡之外,翟、勾、周我都认识。我首先是愤怒于周世锋被判七年,从所有的庭审证据来看,周世锋何曾犯罪?而当勾被判缓刑又感到轻松释然,毕竟他能够出来了。我曾经来美国后,愿望当局将709的所有人都放了,因为我认为,这些人都是无辜的。被人嘲讽幼稚。但从勾的判决,我感到当局应该这么做。又听闻包龙军也取保了,更是觉得当局还良心犹存。无论是迫于国际压力还是良心犹存,能够善待我的这些朋友,我都赞同。

实在的,当局用翟岩民、考拉作为污点证人指证周世锋、李和平,完全是文革在信息时代的阴魂不散旧病复发。从考拉指证说自己幼稚上了李和平的当,就证明李和平无罪。昨天瑞慈国际的Nicola Macbean发表声明说她与中国的合作方,还有华政、武大和人大。如果李和平与瑞兹合作是利用境外资金颠覆,那么这三所大学是否也一并颠覆了,该刑拘到今天?在709被捕前,我跟李和平、王全璋、包龙军、吴淦、谢阳、考拉都联系紧密,如果他们真的在颠覆这个国家的社会和平?难道他们对我隐藏得这么好?如果他们真是一个团伙,难道他们对我这么个一贯反对暴力革命的人不百般警惕严防死守?或者根本就不用来跟我交往,以免泄露革命秘密。但显然,他们从来不是一个团伙。当局捏造翟岩民来指证完全是扭曲事实。

胡石根自己承认自己是“匪首”也让我诧异。如果真有团伙、真有匪首,我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怎么只跟二号人物周世锋、李和平走动紧密,这个团伙派出二号人物跟我深度合作用意何在?这些事情都经不起逻辑推敲。如果用我倡导的民决团来审判,普通人的常识都会否定这已经公开的所谓的团伙阴谋和犯案。我自己的经历让我体会,当局这么大的动作打击709律师,完全是自己愚蠢的国安体系杯弓蛇影。但在愚蠢地抓捕我们之后,就骑虎难下了,就必须整成铁案,否则就会害怕我们反攻回去,引起新一轮的死磕和舆论大势,某些官员可能因此丢官、被罚。而高层的意图很明显,摆平这件事情,既不能让我们出去后更嚣张(尽管我们从来不嚣张,在中国体制下,除了当官的谁敢嚣张?),也不能让底层执行任务的干警和官员被追责。于是,从2日翟岩民开始,这一幕幕让外界和国际跌破眼镜的闹剧就如导演安排的那样一出出播放出来。

我无意得罪当局。我只想跟当局说,请像对待戈平那样,让所有这些朋友不再遭受牢狱之苦,早日出来。而对于周世锋,判决之重超过了我们这些围观者的心里承受线。所以,也请安排他上诉,也获得缓刑出狱。胡石根,我不了解。但我认为,在当今社会,只要不是拿枪拿炮的真正的暴力革命,就不是颠覆。如果只是嘴巴说说,推墙、土工、包子,全国至少上千万,甚至上亿。所以,权贵应该看到民心所向,民意民情。你们不应该倒行逆施地让这上亿人闭嘴,而是应该毫无保留地拥抱新闻自由的普世价值。这对你们也有好处。对比齐奥赛斯库、萨达姆、卡扎菲等,你们就应该知道,你用暴力压迫人民,封嘴人民,人民反弹回来就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所以,记住上帝说的这句话,你要人怎么待你,你就怎么待人。

中华民族最大的敌人是不自由,而不是在国家内部,人为地树立敌人打到敌人。这样只会让整个民族陷于内部撕咬厮杀。这出悲剧,中华民族的舞台上已经上演二十多次,最近一次是文革,难道你们觉得还不够?所以,我奉劝当今的权贵,给自己自由,也给人民自由。有了自由,文革的浩劫不会发生,有了自由,人们才会真正的爱国。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是胡适几十年前说的,我对此深表认同。

参与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