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06日 综合报道)

闻听别的家属被严密看守,还可以下楼遛弯。我实在也感兴趣,自己是否太老实了?我决定试试。

我在八月四号晚九点,决定下楼遛一遛,结果我体验了什么叫被堵在门口,不能出去。

我以一百五十斤的体重,一米六二的彪悍个头,左冲右突,始终在家门口三平米的空间里,被三个不亮身份的男人抓住胳膊,拖来搡去。我下巴上遭受一记胳膊肘的重创,有一会儿脑袋都是懵的,第二天喉咙处都是疼的。

我也见识了110,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竟然不出警。我打完督察电话,督察说让派出所联系我,也是杳无音信了。我打完12345投诉,又打110.110一听是我,立即挂断。旁边的抓住我的小伙子噗嗤笑出了声,他得意110都不接我电话了。我为这小伙子悲哀,可怜的孩子,你怎么能确信你没有这一天呢?

我再打了一次110,索性接通就挂断!我也是醉了……110,没有电话费的时候都能拨通的,它老人家也是开了先例了!

不生气,不能生气。咱得先学会怎么都不生气,然后气死它们。黑社会,它还不如黑社会呢!黑社会还护着自己小弟呢!东小口派出所(雷洋事件涉案派出所)的副所长,忠心小弟,怎么就被扔出去了呢?

我呀,踏踏实实呆在家。快快乐乐呆在家。吃睡不能耽误。只是搬家的事泡汤了!

房东被警察逼,说是八月11号到期后不能租给我了。房东已经把房子租给别人了。我跟房东说,我被警察严密看守在家中,出不去,找不到房子。抱歉,搬不了家了,怎么办?

没见过这样的,一方面逼着搬家,另一方面限制自由。好歹有点逻辑吧!

我在黑帮监禁中,我还未获得“自由”!(大家猜一猜,和平是不是下周要开庭?)

709王峭岭 2016年8月6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