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说说这场天津大审判。上周开庭审了4人,实刑和缓刑各2人。刑期都不是畸重,相较胡温十年期间闪电政腐罪,刑期动辄十年往上数,很令人恐悚。当然不能说庆丰帝怀有妇人之不忍,相反种种迹象显明,他也绝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草,千万不能小视,这次绝对是想来真格的,气势一个汹汹,完全是起了杀心的,手起刀落要赶尽杀绝。

为了这场赶鸭子上架的审判,应该说这一年里庆丰帝前前后后做足了工课,非常的认真,旨在开创一套全新不要脸的,公开秘密的维温审判模式。同时庆丰帝勒令宣传机器开足马力,极力抹黑政治反对人士,用心如此良苦,天地日月可鉴,籍此堵塞全天下的悠悠大嘴巴,可惜的是雷声大雨点小,不期收效不多,所获仅是一大堆各式各样的笑话。种豆终得笑话,够奇葩的,但这绝不是最奇葩的,当下只有更奇葩的,不信,咱们走着慢慢瞧。

此次高密度的审判令人大有审美疲劳的风险,效果自然大打折扣,完全没有达到震慑政治反对派,相反激活了死水一潭的国内外反对派。按当今共裆法律条文,709案是标准的闪电集团罪案,有纲领有组织有计划,涉案人数几十人之众多,危害及影响非常深远,其主首的成员刑期应在十年以上抑或无期徒刑。当初我等预判,如若不改罪名,从闪电降为寻衅,抑或单案审判,709案的刑期总长度十分可能有碍国际观瞻。从现在看来,709案中缓刑及取保占了大半,实刑也在个位数,给人一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感觉,杀鸡没把猴吓着,反把杀鸡者自己吓得魂不守舍。

其原因是时代迁变,这届人民很不行,看穿毛魔那套鬼把戏了,更重要的是历史的正义审判,虽然正义会迟到,但终究会到来。历史的正义有如一柄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令极权毒菜者及其帮凶后半夜睡不着觉,脊骨直发麻。因而这场天津大审判更像旧时的一台折子戏,上演跟国内观众看的,唬弄几个算几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庆丰帝骑虎难下,判重也不好,不判也不好,只好如此草草收场,好歹总算把自己脖子上的绳子,如释重负的松了一箍,逃过这劫数。

说实话,这场天津大审判就如一次成功的自由民主广告大投放,传统纸媒及电子媒介无不及对跟进,喧嚣热闹,让推墙的三思路,民主建国五步走,从未有过如此深入人心。谁说央视从业人员无良知,从编辑播音到制片,颇费苦心,不惜笔墨纸砚,大力推广反砖制推墙及民主建国的方法及路径,使人看到了未来中锅的希望所在。特别让人看到,和砖制毒菜的战争已是短兵相接,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不必羞羞答答的,应理直气壮直言,目标就是要实现社会的正义转型,绝不排除和平转型外的其他方式。

此外,有一点是天津这场大审判幕后总导演未想到的,原本企图以雷霆万钧之势把各种政治反对派消灭掉,不期却吹响了政治反对派的集结号,并且把它吹得震天响,让政治反对派师出有名,胜利在望。即便如此,也切不可斥责极权毒菜者的智识有多愚笨,大凡古往今来的极权毒菜者都是低智商,终死于稀里糊涂,结局都血腥惨悲,这点我等不必挤眉弄眼掉眼泪,这种同情心是一剂毒药,危害无穷,让暴君去死吧,没啥好说的。

2016年8月6日侯多淑于达州

——原载:新公民运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