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8

人权律师及劳工界关注仍然失踪或拘留的中国人权律师和活跃人士

图片:人权律师及劳工界关注仍然失踪或拘留的中国人权律师和活跃人士。(新世纪网)

中国的天津法院上周集中对4名被拘押超过一年的律师和活动人士进行了审判,并在官方电视台上播放了审判过程和被告认罪的视频。有外媒报道认为,这意味着,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打压国内维权活动的行动进入了新的阶段,反映出中国领导层的某种恐惧感。

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8月8日发自北京的报道说,上周在中国天津市进行的这些审判持续几天。在官方播放的电视画面中,这四名男性被告在宣判罪行和刑罚后,都宣布放弃过去的维权活动,承认受到境外势力影响。

报道说,这次审判的法律程序具有共产党的传统宣传手法及特点,也就是曾为维护人权挑战当局的被告人,用共产党喜欢用的词汇做了事先准备好的认罪和悔过。他们低着头,痛斥自己和自己的朋友是国外反共势力的工具,感谢共产党把自己从自由民主思想的迷惑中解救出来。有法律专家和着四名被告的支持者谴责,天津法院的审判是荒唐的走过场表演。

在美国得克萨斯州的非政府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就中国当局上周对四名维权活动人士的审判和逼迫他们在电视上认罪表示:

“中国政府的这些做法好似文革时期,显示了政权的僵化。”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自去年7月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进行了大规模的逮捕之后,当局正越来越频繁地让被告人在电视上公开认罪。

被告人之一的周世锋,曾是一名北京的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法庭判他颠覆政府罪成立,判处他7年有期徒刑。另一位被告胡石根被判处7年半有期徒刑。翟岩民被判处3年徒刑、缓期执行。上周五,中国地下基督教会的勾洪国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期执行。

报道说,法庭拒绝4名被告的亲属进入法庭旁听。当局称这是被告要求的。但周世锋的前同事刘晓原律师表示,不让家属听审有违法院的规定,也比之前对异见人士进行的很多审判更进了一步。

报道说,对颠覆政府罪的审判在中国并不少见,但将这种审判密集而协同公开进行,标志着一种转变。中国官方控制的报纸、电视台和网站利用这次审判,每天都对西方影响及自由派政治思想发表滔滔不绝的批判。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的中国问题研究员王松莲就此评论说,对中国当局来说,这些案子的审判有更广泛的政治目的。通过电视播放这些人低声下气的坦白,和当局指控他们进行规模很大的反党阴谋,习近平政府是在对公民社会的所有形式进行审判,并把其丑化为一个反中国的阴谋。

她说,审判有两个目的:一是惩罚人权活动人士;二是利用这些审判来强调习近平的主张。

报道说,法律诉讼与宣传攻势的结合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

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表示,

“中国政府目前在国内外都感到有压力,因此习近平政府想通过这些案件发出强硬信息。”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这次天津法院对被告的颠覆政府罪指控几乎包括了习近平及其国家安全部门官员确定为威胁的各种势力,包括:所谓“死磕”律师、在网上引发争论的活跃人士、成立地下教会的人、不满的工人、西藏和新疆的分裂分子、以及在中国支持用法律倡导权利的国外团体,以及被指控制造不满、试图推翻共产党政权的境外势力。

报道说,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债务增长,中国对南海的领土声索造成的国际摩擦,习近平对西方影响的反感,加强了中国共产党长期存在的恐惧感:公众对官员腐败滥权的愤怒,会引爆为得到境外支持的公开反抗。有些人认为,习近平在为明年的中共19大人事换届做准备,因此这些恐惧可能加剧。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中国当局还播出纪录片称,“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势力,打着‘民主、自由和法治’的旗号,在不同目标国家制造社会动乱,企图推翻中国政府。党中央领导下的中国政府对‘颜色革命’的危害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中国不会成为下一个苏联,对此我们有高度的信心。”

习近平在2013年党内秘密传达的一份文件中表示了他对国内不满情绪与外部势力汇合的担忧,并认为,用宪法限制党的权力、促进“公民社会”等己对共产党构成威胁。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加强政府对非政府组织、律师、新闻媒体、以及互联网控制的法律法规相继出台,政府还展开了一场强大的打击异己的运动。

美国律师协会上周末透露,该协会向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而监禁的维权律师王宇,在她本人缺席的情况下颁发了“国际人权奖”。颁奖仪式于8月6日在旧金山的律协周年大会上进行,一些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议人士有出席。

(记者:希望;责编:嘉華)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