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看完奥运直播,照例看微信朋友圈,再看几个常去的群,突然注意到朋友转发的几张图片,其中一张是第八期炎黄春秋伪刊的版权页,引起我的注意。

我们都知道,杜导正已反复声明,由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片面撕毁合约,一批面目不清的人,非法占据了杂志的办公地址,影响了炎黄春秋的正常工作秩序,社委会不得不决定杂志停刊,拟走法律程序讨回公道。编辑部的工作人员也纷纷声明,不接受新的任命,与炎黄春秋共进退。受邀担任杂志编委的社会各界知名人士,除一位尚未联系上,其他均已表态,只担任原杂志的编委,不会与其他杂志发生联系。

但是,这期与原杂志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伪刊,上面赫然列着杜导正、李锐等顾问的大名,下面的编委、编辑部成员,除了中国艺术研究院文件中调整的几位,都原封不动地搬上了版权页。

我不禁大吃一惊,也十分愤怒。伪刊的炮制者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那就是抢了人家的传家宝,还公开展示人家的族徽,把已被他们砸碎的别人的祖先牌位,当做自己的祖先供起来,这是什么套路?我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决定写一篇短文,表达我的质疑。

文章写得很快,大约十五分钟。写完正好正午12点,于是发到了朋友圈和几个群。但我发现,朋友圈没有动静。友人告诉我,此消息不能点赞,更不能留言。几个群都有反映,有的还很热烈。我想,只要有反映就好,毕竟没有石沉大海。

没过多久,一位好友私信我,是转文,标题是“转发:周瑞金老师就是著名的皇甫平有看法2016年08月10日”下面是“周瑞金:炎黄伪刊五问”。有意思,把我的文章安到周老师头上去了。我回复:“这是我刚才写的。”他说:“哦,犀利好文,还以为是老周的,传疯了!不管谁的,让正义之声响彻寰宇!”他又说:“要不要我出来更正一下,老周知道此事不?”我说:“让子弹飞一会吧,名人效应,影响大。”不一会儿,我又从三个群里,发现了以周瑞金的名义发布的此文。

子弹在飞,很好。

我发在朋友圈的文字,一般都有不少朋友评论、点赞。这回一开始就不许评论,不许点赞。我是发现了的。因为这两个功能键不能激活。几位经常互动的朋友也告诉我这个异常动态。我碰到过文章根本没发出去,却显示已发的情况,所以还开玩笑“这回有进步”。但不一会儿,朋友又告诉我,文章被删掉了。

文章删掉,说明网管认为此文“违反规定”,说轻点,是不合时宜,说重点,就不知要扣什么帽子了。这时,我想起了此文被冒名传播的事。这似乎是个问题。

我必须声明。此文发布时,我只是在朋友圈,和几个朋友群,没有必要署名。我也没必要冒别人的名,传自己的东西。可是我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出于什么目的,把文章安到了周瑞金老师头上。这篇文章,借助名人效应,可能传播会更广些。

但这并非我的初衷。现在文章被上面封杀了,我应该出来做个说明。我希望这件事不会给周老师带来困扰。如果有任何问题,都由我老承担,与周老师无涉。

张宝林

2016年8月10日18时

文章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