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侦查阶段三次延期程序走完,于8月7日移送检察院。王全璋是709唯一没有被官方指定律师的,还以为在案件移送检察院后律师便可以介入阅卷,了解案情了。

8月9日,余文生律师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要求阅卷时却得到了另一极其荒谬的答复。王全璋是直接不要律师,放弃辩护的权利。这个声明毋庸置疑是官方的把戏,是胁迫的。

因为国保一直跟我说,王全璋到现在还死扛着,什么都不说。操心费力的给我分析王全璋认罪的“好处”,最好还要指证其他人。这就是依法治人,说你有罪你就得认罪,没有的还得昧着良心指证其他人,这样就给你一个缓刑让你回家。

所以说,如果有一天王全璋上了新闻认罪,说些不合他本人的话,一定是酷刑招架不住,逼迫的。

而对待我们家属,以前还是偷偷跟踪,现在更是赤裸裸的威胁,限制人身自由。

昨天出去,下楼就被四个国保围着逼问去那儿?把着车门不让上车,在我严厉斥责后上了车,但国保借查滴滴司机为由加以阻扰,我只好下车出小区打出租,拦着不让上车并赶走了司机。我再改坐公交地铁,他们紧紧跟着,我说除非你们把公交和地铁给停了,再或者把我给绑架了,否则,我想去那儿就去那儿。地铁上为了摆脱他们,跳地铁再上地铁时,被小伙子一把抓住,险些被门夹着丢了小命!

今天,带着孩子去幼儿园报名,下楼四个国保就堵到跟前,逼问要干什么去那儿?我让出示证件,国保说没有。我说去那儿是我的权利和自由,国保说不说清楚就不让走,或者只能坐他们的车。我拉着孩子继续走,他们紧紧贴着左右,一个国保口出恶言,说我不知好歹。几个素不相识限制我们自由、非法对待我们的人还是为了我们好,这内心是多么强大的邪恶呀!

这一天天的,都不用看电影了,惊险大片每天都在上演,我自己就是演员呐!要不是亲身经历,不会想到在我党宣传歌颂的盛事繁华红剧下面邪恶恐怖剧才是真实面目。

其实,我们都是演员,演绎着不同的生活。如果有得选择,我希望我的生活是简单温馨剧,但是在这个邪恶的政权下,悲情剧随时都会降临到身上。

王全璋只不过是为了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了法律援助,只不过是为了公平自由说了话,现在自己失去了自由,妻儿也遭株连没有了自由的生活!

709王全璋妻子李文足
2016年8月13日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14日星期日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儿子

王全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