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蔡英文就职总统两个多月,台湾指标民调发布最新民调数字显示,蔡总统满意度有十多个百分点的大幅下降,目前仅维持在半数左右。一时间舆论纷纷探讨原因,甚至已有支持蓝营的学者开始谈论,蔡英文恐连任有虞,国民党“后势看涨”。这种预测未免来得太快,也过于乐观了。执政的民进党,与新兴政党时代力量,正在立法院合力推进一系列新立法。国民党却是首次同时丧失执政权和立法院多数席位,成为完全的在野党。到目前为止,这个在野党的表现仍乏善可陈,党内利益分裂,牵连掣肘不断,常常陷入拖着对手比烂的状况。看在我们曾有大陆背景的人眼里,不禁生出北京在幕后操纵的疑虑。

执政需有长远眼光

过去两个月里,除了桃园机场遭水淹及导弹误射等突发事件以外,蔡英文政府确实曾在若干领域引发争议。这些争议大致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涉及军方和安全、外交等部门,通常事发突然而具体,即使平息较快,仍有可能复发。新政府对此显然相当重视,蔡英文本人频繁露面,在这方面用心用力,避免影响到顺利执政。第二类包括劳工权益、原住民权益、无核家园、年金改革、司法改革、转型正义等等诸多面向,在民进党全面执政情况下,既需要总统府、行政院、立法院的通力合作,而且每一项都需要有比较长远的眼光和规划。在这个意义上,新政府的表现有进步也有缺失。蔡英文代表国家向原住民郑重道歉,在法理上提升原住民族与台湾土地的主权关系,迈出了重要一步。与此同时,她任命曾在威权时代参与侦办政治案件且未能主动公开说明的谢文定为司法院长,引起民间团体和人权组织质疑。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将在十月份召开,为消弭疑虑,蔡英文及其幕僚表示,司法改革需尽可能减少法界内部的抵制阻力。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将在十月份召开,司改会否因倾向保守的提名而受阻碍,有待观察。

劳工权益的争议,首先是因为《劳动基准法》(劳基法)去年修法后,又补充规定,将员工可享受的国定假日从十九天减为十二天,引起不满并成为大选议题。马英九政府于是匆忙将其改回十九天。民进党当时曾表态支持劳工,但在今年七月底立法院临时会通过的修订中,又将国定假日缩减为十二天,且将曾经表态支持的“周休二日”改为“一例一休”,即,每周一天是紧急情况下才可以加班而且必须加倍付给并须补休,另外一天则可以劳资协商,加班有加班费但是没补休。这个修法为资方留出空间,令劳工难以拒绝加班要求,无法保障周休二日。社会民主党为此痛批民进党上任刚两个月,劳工权益承诺已经全部跳票。

问题还在于,台湾工会不成气候。像最近中华航空公司两千多名空服员参与、令华航取消近百架次航班的罢工,仍属极为罕见。一般劳工组织因规模小力量分散,难以与资方抗衡,转而通过施压政党和政治人物来保护自己权益,造成劳工运动在台湾政治中的弱势从属地位。其实,修订后的《工会法》已降低组织工会的门槛,明确了工会和资方谈判雇佣条件的法定地位,也确认了劳工有权采取损害资方利益(包括波及客户等相关社会成分)的罢工等抗争方式。只有工会成为和资方平等的协商对手,劳工才能在政治生活中取得真正的独立地位,政府也才有可能在劳资纠纷中扮演中立角色,而且可以改变只关注投资的经济政策,转向以创造就业机会为手段的社会培基。

在野党只顾斗烂?

七月底立法院临时会议三读通过的最重要法案,应属《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不当党产条例)。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国库通党库,党部坐拥巨额不当党产乃是不争事实。民进党从一九九二年即提出这个问题,并从二○○二年开始推动立法,却遭到长期控制立法院多数的国民党多达三○六次封杀,直到今年取得立院多数,终于将其成功列入日程。与此同时推动的,还有侧重“谘询规划”的《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现亦已通过初审,有待八月底第二次临时会闯关三读。国民党方面并不否认有必要清理党产。马英九二○○五年首次当选党主席时,就承诺要在二○○八年大选前彻底清理,结果并未落实。他的副手吴敦义,直到今年还坦承不能让民进党拿党产当政治斗争“提款机”,必须及早解决。年初大选惨败后改选党主席,包括洪秀柱在内的候选人,各自提出处理党产方案,咸认这是选举中拖后腿、造成社会失信的老问题。

六月初,国民党籍立委因未能阻止“党产条例”列入正式议程,已要求国民党中央和立院党团尽速召开共识会议,研商如何论述,不能只会反对。国民党第一副主席詹启贤和几位立委也分别表示要公开依法处理,不能输了面子再输里子。条例草案针对的是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日以前成立并备案的“政党”,追溯时效起自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除党费、政治献金、竞选经费之捐赠、竞选费用补助金及其孳息”之外的财产,均予冻结,不得转让,并需于一年内主动上报。如果国民党有诚意要甩掉这个政治包袱,具体执行方面仍有可能通过磋商争取空间。但洪秀柱并未回应研商共识,却指责党籍立委没有全力以赴。立院党团在中央压力下,祭出海量表决“焦土战”,先是用数百程序提案阻止“党产条例”在春季会期通过,待条例于临时会三读通过,又提出约一千五百国营事业预算修正案,瘫痪立院议事。

在此期间,南海仲裁案出炉,马英九带头大发议论,给蔡英文下“指导棋”。为南海指责蔡英文政府者大有人在。但一到党产问题,马英九和其他国民党大佬就都消声不见了,只剩立委在前方打乱仗。洪秀柱虽然没有回避,但她寻求的是将党产正当化的言说,包括“没有国民党就没有中华民国”、“是党库救了国库”等谬论(即使是国民党领导北伐前后,党库实现稳定收入也是依赖粤海关,纯属国家税收)。这类论述根本无法进入立院相关辩论,也无助于重建国民党的民意基础,唯一作用是模糊是非,将瘫痪立院的无理取闹嫁祸于民进党滥用立院多数。条例刚刚通过,国民党就通知党籍立委助理组团去新疆考察“一带一路”,也不再藉着条例哭穷了。他们脑子里想的是高层,眼睛看的是北京,岛内政治只关注搞臭民进党,忽略台湾本土社会建设,完全不像一个刚刚在大选中惨败的在野党。国民党这么想回大陆,难道不应该想一想:在大陆要怎样才能做一个在野党?!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