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四日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七十个席位中,只有三十五席是普选产生,另外三十五席是小圈子选举的“功能组别”席位。前者遵循民意,后者是依照北京建构的组别,绝大部分为亲共的政治人物、工商界人士与专业人士所囊括。所以即使非建制派拥有超过全港人口一半的支持者,也永远无法取得立法会半数以上的席位。这就是香港民众坚决要求普选的原因,不但普选选出特区的行政长官(特首),也普选出民意代表组成香港的立法会。

拒绝普选导致本土港独扩散

正是因为北京连基本法规定的普选也拒绝推行而要筛选候选人,才导致雨伞运动爆发,“香港优先”的本土思潮扩散,年轻人认为一九八四年中英签署的关于香港前途的联合声明是一场骗局,泛民主派的“民主回归”已经破产,因而致力于争取香港第二个前途。去年的区议会选举,“伞兵”首次出击初试啼声,把树大根深的中共外围组织民建联的骨干也连根拔起,振奋人心。今年二月新界东的立法会议员补选,泛民的杨岳桥不但赢了亲共人士,连激进本土派的梁天琦也获得一成五的选票排名第三。因此这一届的立法会选举,年轻激进的本土派成员纷纷投入选举,为香港的立法会选举打开新的一页。

由于北京与特区政府的不断打压,尤其特首梁振英不断抨击“港独”,还利用恶警对公民抗命进行疯狂的秋后算账,这些更刺激年轻人的情绪,港独思潮益加滋长,并且对“和理非”出现不断的质疑,因为这已经被当局看死不可能触动中国所设下的铜墙铁壁。

这次选举,不少本土年轻人参选,引发北京万分恐慌,特区政府秉领圣意,粗暴封杀,完全无视基本法与选举法规,只凭个人就可以判定何人可以参选,何人不可参选,将香港的法治精神踩脚底!连民建联创党主席、刚刚结束会期的上一届立法会主席、中共地下党员曾钰成也认为,选举主任有权提出各种措施令其负责的选举可顺利进行,如果有人完全符合法律要求参选,但行政部门却不批准,那就不是依法办事,损害了一国两制。

要求签署“确认书”是无法无天

今年七月十六日参选人开始登记,但是七月十四日傍晚五点多,选管会居然发出通知要参选人签署“确认书”。所谓确认书,就是要确认基本法规定的香港是中国一部分的条文。这点,在立法会议员当选后向基本法宣誓是本来应有之义,这次居然在选前就要先“确认”,显然旨在阻挡主张港独的参选人参选。因为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很少愿意就此妥协的。

因此虽然有的参选人拒绝签署,有的人却还是签署。其结果却是不签署的人可以参选,签署的人却不可以参选。例如许多泛民都拒绝签署,他们都可以参选;但是本土民主前线的梁天琦签署了确认书,选举主任却不让他参选。这算哪门子的规矩?这种确认书确认了什么?是确认选举主任可以独裁一切吗?那就直接宣布什么人可以参选,什么人不可以,去签那张纸干嘛?根本浪费时间金钱,也不环保。

选管会只管有关选举的行政事务,这次居然滥权到有权审查参选人的意识理念,乃至有权判定是否可以参选。权力至大且毫无法律根据,是纯粹的“人治”,可以一人(主任)定生死,难怪被法律界人士认定是“无法无天”。

今年是文革五十周年,文革带来的十年浩劫,让人记忆毛泽东“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年代,国家主席刘少奇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去和毛泽东论理有屁用?基本法对香港小民,也是一张纸而已。

由于颁布必须签署确认书的时间距离登记时间不到四十八小时,各个政党及其参选人很难作出有效的反应,因此根本就是一场突然袭击。

因此已报名于新界东参选的梁天琦、有意于九龙西参选的社民连正副主席吴文远、陈德章立即分别向法庭申请司法覆核,指选管会违反《立法会条例》及《选举管理委员会(选举程序)(立法会)规例》。

签署也被拒参选将逼出革命

由于参选的提名期七月二十九日截止,法庭在二十七日中午处理申请人紧急聆讯的申请,法官最终拒绝两人要求二十九日下午五点前处理案件的申请,而是须与一般案件一样排期审理,预计法官将于八月中或以前决定是否受理案件。法官的拖延,导致选举主任得以任意剥夺某些人的参选权利。

被选举主任剥夺参选权利的有六位。他们是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香港民进党干事长杨继昌、“归英运动”发起人赖绮雯、“城邦派”中出羊子、沙田区议员陈国强、“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梁天琦。

主张建国的本土派重要派别“热普城”领袖,亦即热血公民的黄洋达、普罗政治书院的黄毓民、城邦派的陈云根,都顺利过关;出选九东的东九龙社区关注组陈泽滔,他在报名前的誓师大会上表明支持港独,他亦多次公开在脸书表明支持港独,但是不妨碍他的参选资格。显然,在颁布确认书以前,中联办与特区政府已经“确认”哪几个人是真正的危险人物而不得参选。这点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在开始登记时已经再次公开向特区政府施加压力。

这次是不许所谓港独参选,明天将不许主张“自决”主张的候选人参选,因为“众志”参选人罗冠聪的宣传品中有“民主自决”字眼也被禁止派发。那么主张“民主”的泛民,是因为少了竞争者而沾沾自喜,还是维护港独被剥夺参选权利而在选举中大声疾呼?这将考验哪些人是真民主,哪些人是假民主。

千名“港独”集会写下香港历史

被剥夺选举权利后,主张“归英”的赖绮雯到英国领事馆抗议。梁天琦则愤怒表示这等于剥夺了他终身的政治权利,他质问,为何参选新东补选时没有问题,现在却有了问题?并且强调:“当独裁成为事实的时候,革命就是我的义务,这是唯一的方法。”

八月五日晚,香港民族党于添马公园以“捍卫民主,香港独立”为主题举行集会,有数千人到场,成为香港历史上首次港独大集会。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指出,香港黑夜已经来临。他们被拒参选只属冰山一角,面对香港沦落很希望可找到出路,而他认为香港独立就是唯一出路。梁天琦则表示,现时政府将法律上没有赋予的权力延伸,是剥夺市民的选择与被选举权,强调“主权在民不在京”,故香港人在独裁政权下要反抗以夺回应有权利。

中英谈判香港前途问题时,“主权在民”还是“主权在中”曾经引发争议,因为谈判没有香港代表,所以香港民意被践踏,导致今天的后果。至今为止,港独采取的还是和平、理性的手段。然而添马公园旁边就是共军驻港总部,这也显示他们并没有忽视共军的存在。但是如果共军胆敢进行六四式的镇压,港独势必付出流血的代价,然而香港也可能要付出“臭港”的代价,最大的损失是在香港累积庞大资产的中共红二代,以及整个中国所必须付出的各方面代价。

这次立院的选举结果,也将考验香港民众,在中共步步进逼下,是束手就擒,听任中共无法无天的宰割,还是奋力一搏,为自己的前途做最后的斗争?这次投票,将是表达自己意愿的最好机会。各个非建制派的参选人是相互攻击,还是分进合击,也是选民选择的标准。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