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月22日(一)

万延海

万延海出席“第4次中日市民交流对话项目”研讨会。

8月7日,我们举行了“第4次中日市民交流对话项目”研讨会。这次我们邀请了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是在大陆很有名的公益组织之一。他们从事了20多年对污血爱滋病感染者、同性恋者等边缘弱势群体的健康和维权工作。但是因为国际基金的变化及中国政府对爱知行的打压,爱知行于2010年开始只好放弃大量工作。万延海也2010年以来一直住在美国。今年夏天利用他在台湾活动的期间,我们请他参加在东京举行的研讨会等活动。

从2006到2009年,我访问过几次爱知行的北京办公室,也见过他。但是最近几年我很少有机会知道爱知行和他的讯息。我希望通过他们20几年活动中的浮沉,了解中国的市民活动的历史和被中国政府放置的课题,加之想了解目前他在美国怎样能从事大陆的公益事业。

这次他呆东京一个多星期,除了8月7日的活动以外,还参加了几个研讨会。因为那些研讨会都是以中国专家为主的内容,我们把8月7日的活动定为以中国专家以外的市民为主的研讨会,于是只向日本的同性恋、爱滋病、女权主义有关的媒体宣传。但是参加的人还超过30个人(在日本这还不算少)。

万延海不说大话、也不谈论政治。虽然每个研讨会的题目不一样,但他一直强调了“先做事”的必要性。即为了有效地从事爱滋病感染者维权等活动的目的,他不愿意把他们在从事各个活动中遭遇的有些问题成为“政治问题”。关于中国政府对公益组织、爱滋病等态度,他谈得很稳当。我觉得有些日本人不太满意像他那样不彻底地批判中国政府的看法。

在日本,关于对中国政府的看法,有分成辩护和批判的两种的倾向。加之,无论喜欢不喜欢中国,一般市民大都认为中国政府管不了很多课题,只能弹压言论自由。在这样环境下,像他那样稳当的看法一直以来不太受欢迎。

但是我觉得在日本人中,从事或关注市民活动的日本市民能同感他的“先做事”的主张、稳当的看法。因为他们在日本或者中国以外的外国遭遇同样的困难。我觉得万延海的看法最受欢迎的就是在8月7日,即中国专家较少的空间里。中国专家,尤其中国人学者一般都首先关注演讲人对中国政府的态度。有可能这是在接触了好多年大陆的政治空间中渐渐形成的一种专业性思考方式。而日本其他领域的专家没有这样思考方式。对他们来讲,“先做事”是自明之理。

通过举办这次中日市民交流对话项目,我了解到日本的市民层就能对不少中国市民活动家所主张的“先做事”的看法有同感。目前他们很少有机会接触中国的市民活动。为了促进中日之间市民交流,我觉得必须给他们提供很多机会。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