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6-08-21

炎黄动态(十七,8月21日)

1、日前,我社社委会再次举行会议,根据近期的形势变化,讨论了下一步的工作。

本月以来,我社顾问和编委已连续发表两次声明,拒绝担任伪刊的顾问和编委。但伪“炎黄春秋杂志社”借口“不能确认这些签名的真实性”,仍然在伪刊“第八期”上盗用了大家的名义。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在今后的伪刊上重现,社委会认为,除了要通过法律渠道维权以外,我们也要为维护一贯支持《炎黄春秋》的顾问和编委们的名誉尽到我们的责任。要尽快和他们取得联系,告知情况,建议他们尽快采取适当措施,以防大家的名义被伪刊再次盗用。

社委会还部署了下一步通过法律手段维权要做的工作。

2、据本刊的一些编委反映,近日来,伪“炎黄春秋杂志社”通过官方渠道给我社的一些仍在体制内工作的编委施压,要求他们不要退出“炎黄春秋编委会”,继续担任伪刊编委。出现这种情况的有中国社科院、某些院校等。

另据本刊读者告:伪“炎黄春秋杂志社”正在力图重组编委会。他们已通过官方或私人渠道,向一些观点中性的知名学者、退休官员发出邀请,希望他们加入伪刊编委会。但艺研院的丑恶表演和伪第8期的污滥品质,相信已让正直的人们退避三舍。

3、连日来,本社继续收到大量读者来信来电。

四川成都一位署名”东山樵叟” 的读者说,我是贵刋忠实读者,老订户。炎黄春秋经历了25年的奋斗和抗争,享誉海内外。遭到强盗打压被迫停刋,是很无奈很遗憾的。为了反抗强权,维护法治,伸张正义,我坚决支持炎黄停刊。今天我前往成都市龙泉驿区邮局退回假冒刋物。随后,我又向成都几位订阅炎黄春秋的朋友电话告知此事,亦请他们去邮局照此办理退订,以示支持杜老及其同仁。本周我还有两个聚会,亦将广为宣告。我们绝不允许中国艺研院一小撮不要脸的强盗欺世盗名阴谋得逞!

署名”一位炎黄的老读者”说:最近被精心炮制上市的《炎黄春秋—第8期》,是一本彻头彻尾欺世盗名的伪刊赝品。中国艺研院的那些人无师自通地扮演了五十年前的夺权风暴,不愧为文革打砸抢的优秀传人!如此这般地编辑出版的“伪八期”,就能证明他们就是名正言顺的“主人”了吗?他们可能也算是知识分子吧,如果“良知”尚存一丝的话,就请立即停止扼杀行动。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绝对不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

还有读者来信反映:今天我走过一个小报刋亭,赫然摆着绿颜色的伪“炎黄春秋”第8期,问摊主:“咋过去没见你这儿卖呢?”,答曰:“过去好卖但是邮局不给我批发,这一期硬批给我一大批,卖不动,今天又压来一批,非要叫我卖!”。我问:“那买的人多吗?”,答:“原来我这儿没的卖,现在人家大概都不知道我这儿有吧?卖不出去?”

“伪刊五问”的作者张宝林先生发来诗作:《再和立凡兄》二首,诗曰:

新班欲借老班名,浩亮难充谭富英。
大纛飘飘犹未堕,空城司马进不成。

期颐白发又苍颜,野老拼争话语权。
犹记当年窑洞对,黄毛故事已成烟。

张诗并附上了《章立凡猴年竹枝词-艺院二首》原玉:

已撕协议纸一团,废纸何来主管权?
卿本官人浑作贼,贼嫌吃相太难看。

影剧评家戏子才,草台搭起抢班开。
盗门有道朝无道,坐寇衣冠打劫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