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造冤案强夺快活林;无法理乱判杀人案

施恩

武松再度往县厅告状一事暂且放下,话分两头,却说快活林大酒店,自武松走后,那被辞退的厨师毛五,有张都监做后台,勾结毛太公及毛太公的儿子毛仲义,欲霸占快活林。毛五在快活林酒店当了三年厨师,对快活林厨房各处情况了如指掌,便利用与快活林酒店送菜的机会,暗中将三、五个装有罂粟壳的蛇皮袋藏入厨房柜中。

这日上午,黄安亲自带领十几名衙役,乘了三辆警车,从县衙出发,一路警灯闪烁,警笛响亮,向快活林驶来,到得快活林酒店,那些如狼似虎的衙役跳下车来,入得酒店厅中,大声吼问:“老板施恩何在?”

施恩恰在厅中盘点酿酒数量,便走近前道:“在下便是施恩。各位端公入来寒舍,有何贵干?”

黄安即时亮出虞侯证,道:“接到举报,快活林酒店为招揽顾客,在菜肴中兑煮毒品罂粟壳。”

施恩急忙辩道:“在下经营快活林酒店五年来,遵纪守法,诚信经营,店中不曾买入半克毒品,所制菜肴中哪得毒品来?”

黄安道:“若是在你店厨房中搜出毒品来,你当作何辩解?”

施恩道:“若是在本店厨房内搜出毒品,在下甘愿受罚。”

黄安冷笑道:“举报人言之确确。若是搜出毒品来,岂是区区受罚了事?除了没收店铺、巨额罚款,只怕你当老板的还脱不了牢狱之灾!”

施恩道:“如此说来,虞侯请便。”

黄虞侯便大声道:“举报人何在?”

只见毛五从衙役堆里钻了出来,奸笑道:“端公们请随小人看来。”说罢,直往厨房走去,众衙役随即跟进,入得厨房,那毛五便直接从墙角的柜中取出早藏好的三、五个蛇皮袋,交到黄安手中。

黄安当着施恩的面将蛇皮袋打开看来,只见里面尽是罂粟壳!施恩见了大惊,问厨房里伙计:“这东东是哪里来的?”

几个伙计面面相觑,沉默了半晌,还是李小二先开口说道:“以前从未出过此等事情,近来几天,只毛莫惹来送菜,不知怎地,那柜子里就多出了这几个蛇皮袋。”

毛五冷笑道:“自武都管来后,快活林酒店为了招揽顾客,便做起了在菜肴中渗煮罂粟壳的勾当!休赖他人!”

施恩听毛五如此一说,只得暗自叫苦:“明明是毛五栽赃陷害,此时却有口难辩!”

只听得黄安大声道:“人赃俱获,还等甚么?施老板,到县厅走一趟罢!”黄安话音刚落,几个衙役一拥而上,将施恩铐了,推上警车,又几个衙役将事先准备好的封条往快活林酒店门上交叉一贴,那快活林酒店便不姓施了。

再回过头来说武松往县厅再度告状,走到中途,忽思怀中有刀,不宜带刀入县厅,便踅转身到潘金莲住处,将刀藏了,然后迳投县厅来。

此时正值知县在县厅向张都监‘汇报’,武大被撞,其弟武松打官司案情经过,末了,知县小声道:“经过周密调查,各方取证,武大被撞死一案,案发时西门庆不在现场,无作案时间,此案与西门庆毫无关联。”

张都监道:“武松这厮是个‘水浒’人物,保不定他已经将另一套案情版本说与了其他有‘水浒’情结的狐朋狗党,若是这些水浒党徒在网络传播,却是如何应对?”

知县道:“学生早已准备了一套预案。”

张都监问道:“甚么预案?说来听听。”

知县道:“大宋礼部、刑部都已经联名公开下文:‘网上一切言论皆以朝廷舆论为准,网民不得在网上自由说事,违者将视为造谣,以诽谤罪论处!’在下有了这把尚方宝剑,便可随意抓人论罪。‘此案与西门庆毫无关联’是我们官方定的调,其它版本皆是谣言,哪个水浒人物在网上出手,便是造谣生事,便是诽谤府衙,便是与朝廷为敌,便是以身试法,本官定将严惩不贷!……”

张都监听了,点头道:“你这个知县很有作为!我一定向上面荐举你……”俩人正聊得投机,武松入来投状。

知县道:“武松,你今日来,欲告何人?”

武松大声道:“状告天昏县西门大药房老板西门庆!”

知县道:“西门庆犯了甚么法?你来告他。”

武松道:“他便是星期天凌晨在雷锋路撞死我哥哥武大的肇事凶手!他是故意谋杀!”

知县道:“武松,你咬定西门庆故意肇事谋杀你哥哥,西门庆并没有作案动机。”

武松道:“在下已经有了西门庆作案动机的证据,在下还要状告西门庆第二宗罪。”

知县道:“第一宗罪尚且不成立,又有甚么第二宗罪?”

武松道:“西门庆因见我嫂嫂潘金莲有几分颜色,便起歹心,欲害死我哥哥从而达到霸占我嫂嫂的目的,他撞死我哥哥后,便伙同天昏县‘心连心’茶楼老板王婆婆,使迷魂药麻翻了我嫂嫂潘金莲,在海天酒楼804号房间强奸了我嫂嫂……”

知县连连“啪啪啪”地拍着惊堂木,止住武松诉状,道:“武松,你可知造谣、诽谤府衙官吏、社会名流是犯罪行为,是要坐牢的?”

武松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并非谣言,大人若是不信,我这里有我嫂嫂潘金莲和王婆婆的证词。”说罢,将手机呈至知县,道:“上面录音,皆是原声。”

知县打开录音听了,先不与武松说,却扭过头来笑对坐在旁边的张都监道:“大人,你看看,如今这些刁民,恁地可笑,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几句话,便造谣生事,诽谤他人!若是这些录音流传到网络上,那还得了!”

张都监也笑道:“甚是可笑!这等录音,到市面上找几个昧了良心惯说假话的小人,只须与他五毛钱酬金,便可录得到。”

知县便回过头来对武松道:“你哥哥被撞这件案子,肇事凶手至今仍无半点消息,待我慢慢查来。你来告状,无非为了几个钱,我已与环卫处何九叔说了,武大定为‘因公殉职’,由府衙拨出一万元抚恤金与家属;所谓强奸潘金莲一事,甚是荒唐!西门庆只是与潘金莲发生了性关系,不宜刑事诉讼,只宜庭外私了。”说着,将武松手机上的录音删除,道:“幸亏这些东西没有流传到网络上,若是流传到网络上,被网民转载五百次,点击五千次,依大宋新法条,你武松造谣诬陷官吏、诽谤社会名流,便是与朝廷为敌,便是破坏社会稳定,便是犯法,便可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说罢,将手机退与武松,道:“你走罢!”

武松跪在县厅,愣了半晌,思忖:“如此看来,这衙门并不是老百姓的衙门,而是权贵衙门。既然你们存心不与我一个说法,我也就只得拼了性命,与你们一个说法了!”思忖至此,便慢慢站起来,狠狠盯了张都监和知县几眼,不再言语,踅转身走出县厅。

武松出得县厅,却见施恩被铐在走廊上,便停住脚问原由,施恩便将毛五栽赃陷害、快活林酒店被封的事说了一遍,武松听了,道:“这明摆着是件霸店夺产的坏勾当,只如今不知幕后是谁。这世道制度歪邪,纲纪不正,贪官猖獗,有理难伸。你有家有室,今后日子还长。看来快活林也容不得你我兄弟快活了,武大走了,如今我还有甚么想头?我如今了无牵挂,兄弟你听我说,罂粟壳的事,便由我一肩担了!”

施恩道:“你我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武松道:“常言:‘不作无谓的牺牲’,‘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我兄弟只能赔一个入去……”

施恩忙道:“赔一人,便赔我入去才是,我是老板……”

武松连连摆手道:“为我哥哥被撞一事,我奔忙了这些天,算是把这世道看透了,只要有人坐在司法上面,司法便难得公正!在大宋法律框架里走正规渠道,老百姓就是有理,也绝对斗不过这些王八蛋!好兄弟,我担当了这件事,自有我的道理,一时我也跟你说不清,县厅上你千万不要争这冤屈……”正说着,只听得县厅里传来“提审疑犯施恩!”的幺喝声,几个衙役走到施恩面前,将武松推开,架起施恩,往县厅里推去。武松连忙跟了入去。

此时,张都监、知县、黄虞侯坐在审案桌后面,衙役将施恩推到桌前,其中一人猛地一脚,蹬在施恩膝关节后面,施恩叫声“啊也!”,便“扑冬”一声跪在地上。

知县道:“堂下所跪何人?”

施恩只得道:“快活林酒店业主施恩。”

知县突然将脸一翻,指着施恩,大声道:“你可知罪?”

施恩道:“大人明察,小人冤屈……”

知县冷笑道:“你还喊甚么冤屈?哼!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我们不会凭空抓人的。”说罢,将眼色一丢,毛五赶忙将那几袋罂栗壳提来放到施恩面前,说道:

“将这些罂粟壳放到牛骨头、猪骨头里炖出的汤,特别好吃!吃得上瘾!”说着,将袋子打开,捧出几把罂栗壳呈到知县桌子上,知县又拿与张都监看,张都监道:“确是罂栗壳,系毒品!”

知县道:“贩卖毒品满五十克便是死罪!”

黄安在旁边插嘴道:“我们已经称过了,这三蛇皮袋罂粟壳共重九千零五十克。”

张都监道:“便是一百八十个脑袋也砍了!”

知县听了,将惊堂木一拍,道:“施恩,你还有甚么话可说!”

施恩伸辩道:“小人虽是快活林酒店老板,并不直接管厨房、购置货物等事项。小人遵纪守法,诚信经营五年来,从未见过甚么罂粟壳。据厨房伙计李小二说,是毛五近来卖菜与酒店,才出了此等怪事。依小人看来,是毛五因被本店辞退一事,怀恨在心,存心报复……”

未等施恩说完,知县又将惊堂木狠狠一拍,道:“住口!休得狡辩!来人!”堂下众衙役齐声应道:“在!”

知县道:“此等刁民,不用大刑,如何肯招?”

武松站在厅里,忙大声道:“且慢!我有话说!”

知县吃了一惊,见是武松,便道:“武松,你哥哥被的案子已经了结,你还有甚么话说?”

武松道:“我哥哥那件案子,迟早会有一个说法!我是快活林酒店管理具体事务的都管,我要说的是快活林酒店在厨房发现罂粟壳一事,与快活林酒店老板施恩无关!你们不该抓他来。”

知县道:“首先,我要更正你的用词不当,不是‘发现’,而是贩卖毒品!其二,他是酒店老板,便是酒店法定代表,将毒品渗入食品里,在快活林酒店里卖与顾客吃,便是贩毒!此等弥天大罪,不抓他抓哪个?”

武松道:“一人做事一人担,这三蛇皮袋罂粟壳是我背着老板施恩贩买来的,施恩不知情。一定要抓,抓我一人便可。”

施恩忙道:“武二爷,你不过是我手下的一名员工,你不要编出罪名来担当,此事与你无关!我是快活林酒老板,是法定人,这罂粟壳一事实属冤案,如果县衙定要枉顾事实,非得抓人,自然是抓我!”

知县听了,转过脸征求张都监意见。

张都监思忖:“这些人讲哥们义气,重水浒情结,如不斩草除根,到时岳丈毛太公只怕霸占不了快活林酒店。灭了他俩个!免生后患!”思忖至此,便附在知县耳边,小声道:“施恩是酒店法定人,肯定得抓;武松刚才已经招供:这三蛇皮袋罂粟壳是他贩买来的,便是主犯。此案系老板与员工合伙贩毒。府衙打击贩毒,决不心慈手软,从重从快,便是判他俩个死刑也未为不可!”

知县思忖:“此案虽未仔细侦查,只就现有资料看来,尚未有顾客吃了罂粟壳炖煮食品的确凿证据,藏有罂粟壳便作为贩毒判个三、五年都为过重,如判死刑便明罢着是件冤案,张都监怂恿我害死他俩个,如今网络发达,谁能保证这件案子不在网络上捅出来?到时候事情闹大了,张都监他王八脖子一缩,我站在台前却是如何收场?那快活林是个赚大钱的场子,张都监和黄虞侯要如此急办,必有内情,我又没得半点好处,还是留一手,到时也有个退步。”思忖至此,便将惊堂一拍,道:“来人!暂将施恩、武松押入大牢!本着张都监建议‘决不心慈手软,从重从快’的原则,择日宣判!退堂!”

众衙役发声喊,一拥而上,将施因与武松分别押入大牢。

张都监见知县将自己的悄悄话亮了出来,甚是不满,瞪了知县一眼,那知县便佯装迟钝,笑道:“这件案子断得如何?”

张都监只得勉强笑道:“基本上还过得去!”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