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哲胜:《民主论坛》编者的话(2016-08-24)

Share on Google+

我们今天推出了11篇文章,总共属于八个专栏。除了头三个专栏各有二篇之外,每个专栏都只有一篇。底下是我们针对各篇文章的题解。

认识问题

黎明的《“敌对势力”是统治危机的外化》认为中国当今的最大问题,在于其极权统治所引发的重大危机,它的各种树敌及镇压,乃是危机的外在表现于转化,既无法持久,也达不成自救的。

习近平不能马上终止反腐,否则他会陷入极大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但是,继续坚持反腐,他就得面对官员们的反抗。因此,如何应对中国精英集团的反抗,乃是习近平的最大难题。胡少江的《中国精英集团的反抗》主要是在论证这一点。

探索道路

曾经就学于台湾的藏人桑杰嘉的《从台湾总统道歉看中国民主转型》,一方面感受到总统对台湾原住民道歉的勇敢,另一方面,由于中共政权的藐视、迫害藏人,不用说普通中国大众,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精英,谈到藏人的民族前途,大多数人也往往带有大国沙文主义立场。这使得藏人不得不质疑:“台湾人能,中国人能吗?”

从2015年2月开始,网上就热传一个17岁女生的震撼演讲:《假如我活了两千岁,我的祖国她是谁?》她文明、先进,超过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正像人们还不知道坦克人王维林是谁,人们大底也还不知道17岁女生王珂儿是谁。但是,人们知道有着仁、智、勇双王的陪伴,中国的民主化必将到来,而且会早日莅临!

运动留痕

胡石根,一个最有种的中国人良心犯之一。说他是良心犯,因为他的所做所为都是中国的主人翁凭良心可做而且该做的事儿;说他有种,从他的两次加起来一共27.5年的刑期可以看出,从他的母亲在他考上北京大学时不是高兴而是担忧就已经可以看出。胡石根这么回忆道:

“母亲知道我容易闯祸,再加上离家那么远,她不放心,所以我考上北大,别人都很高兴,到我家来祝贺,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还跟别人说:‘能不能想办法换个学校,换个就在南昌的学校。’……”

在以民主、人权、文明为标志的当代、搞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共产党的总头目习近平,给胡石根补足了27.5年的刑期,这个民族不但不会“伟大”起来,相反,它已经因而抬不起头来啦!

余杰的《胡石根的母亲为何因儿子考上北大而痛哭?》悲愤地描述了这一点。

“曾坚拒当局给她派党支部书记,否则‘唔做’,逼当局接受条件,破除中共党领导一切的法规”(引自《郎平破“党领导一切”规则》,《苹果日报》2016-08-23)的中国女排教练郎平,在回应记者问“什么是女排精神?”总结出两点:“逆境中的拼博精神”和“团对精神”。

出狱政治犯北京民主党人查建国的《“女排精神”鼓舞我们前行》就用上述两点来检讨、鼓舞“我们”(民运人士)“前行”。

迫害实录

非暴力抗争英雄郭飞雄从2016-05-09起为抗议狱中强作“肛检”,要求改善狱政,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等合理要求,不被接受而展开绝食,到2016-08-17总共绝食100天。北京出狱政治犯民主党人王金波为此发表《对暴政的反抗,对真相和正义的追求》,回顾自己的绝食经验。

读史论今

余英时为谢幼田的《乡村社会的毁灭》所写的感言《中共不是“专制王朝”,而是“极权党朝”》。文章有底下四个段落:

◆伤害了几乎所有的农民;
◆中共不是“专制王朝”,而是“极权党朝”;
◆《乡村社会的毁灭》:毛泽东暴民政治代价;
◆农民并不拥护暴力革命。

文章用底下的小段作结:

“边缘人利用农民‘打天下’是中国史上的一种传统。毛和他的党也确实在很大的程度上继承了这一传统,不过他们打下天下后所建立起来的不是传统的‘专制王朝’,而是现代的‘极权党朝’而已。”

文艺春秋

成都名诗人、《民主中国》主编蔡楚写出《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描写那个“饿不许说饿”、“爱不许说爱”的、“把一生交给党安排”的反人性的“革命”年代,如何开始“耍”朋友,一直到最后的黑与红之间的恋情又被革命的浪潮吞没。悲伤啊!可惜啊!

台湾问题

民主的台湾政府在联合国里面代表2,300万台湾人民参与国际政治,乃是一个天经地义的平常事。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无理阻挠,这事一直没能解决。这是台湾的悲哀,更是国际社会的一大损失──悲哀,因为台湾人民被强权歧视,不能平等地参与议事,保护自己的权益;损失,拒绝台湾的列席,让台湾的正能量无法发挥于这个国际议会,无法给出正面的影响。

比这一点更加可惜的乃是,遭受372年(1624~1996)外来统治的“分而治之的台湾,被搞成一个分裂的社会,连这个全民都认可的项目,台湾人民也分成两派,一派要使用”中华民国重回联合国“的名义,另一派要使用”台湾进入联合国“的名义,而且两派为此进行不依不挠的生死斗争。其实,”重回“也好,”进入“也好;反正全民授权产生的政府从此可以派遣代表团前往联合国代表这个政府的全体选民参与议政。由于,现在台湾的国号叫做中华民国,代表台湾人民就是代表中华民国国民。台湾人民应该有能力找出一个双方都可接受的名义向联合国申请吧。

请阅读美国之音的《台湾民间团体将推动加入联合国的活动》,给台湾人民提供一点可行的好意见。如何?

他山之石

泛绿赢得大选,蔡英文当选台湾总统。但是,蔡英文早就说过,一旦当选台湾总统,她绝对要做全民的总统,用人,单纯地看看是不是人材,不会全盘皆绿。因此,她把全国的最高行政机构交给泛蓝的林全。林全当行政院长,他就得拿出像样的菜单。

本期的最后而且最重要篇张──《林全:经济要好.政府种树接枝都要做》──就是《自由时报》通过访问获得的第一份菜单,是大家都特别注意的经济方面的菜单。请大家来评议、褒贬一下。如何?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8.24 特刊

阅读次数:1,2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