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政权虽然不得人心,却能够迫使广大民众屈服并赢得大批走卒誓死不二的效忠,这种现象的确令人有些费解。而这些服从和效忠专制政权或独裁者的人并非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助纣为虐,其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被洗脑和被蒙蔽、愚弄的结果。专制国家存在着这样的一种普遍的规律,就是都不同程度地对人民进行言论思想的控制。任何不利于其统治秩序保持稳定的思想和言论都会遭受残酷打而被治罪。比如包括前苏联在内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和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等现代专制极权国家,就是这样,大批因为持反对现有体制、甚至反对现领导人主张或是发表不同言论者,都会被治罪,严重的会被处死。所以,一方面,人们由于长期接受不到新鲜的思想,只能被专制统治者强行灌输一种固定思想,无法认清当局的真面目而被蒙蔽,另一方面则是当局大量使用监狱、死刑等国家恐怖手段给民众造成了一种强烈的威摄效果,使得人们不敢轻意有所异想或异说。在中国文革期间,要“狠斗私字一闪念”,要“从灵魂深处反省自己的罪过”等,就是人们因为恐惧和无知而自觉清洗对统治者不利思想的行为。这样长期统治的结果,就是使得一个国家产生了大量的愚民。比如北朝鲜的一个拉拉队的女子们前不久在汉城看见金日成的画像淋在雨中,竟然要求急驰中的汽车停下,前去抢救那幅矗立在大街上的画像,并且因为让领袖的画像淋了雨,而悲伤地痛哭流涕。类似的情景在中国的文革时期也是司空见惯的。

二,利用国家机器镇压、清洗和控制,产生足以震摄绝大部分人的国家权力威严,迫使民众服从。这是专制社会必然要采用的手段。一是在建立其统治之初,它们的统治缺乏合理性,不得不采取欺骗、蒙蔽等手段来达到控制国家的目的,只有对不同意见、反对意见和公布真相的言论进行镇压,然后在其权力范围内统一意识形态。二是因为经过长期的专制统治,统治者最初向人民承诺的种种美好前景都已经破灭,它的谎言已经不攻自破,人民逐渐产生了不满情绪,甚至一些先知先觉的知识分子开始公开反对落后而残暴的统治,这时,为了挽救其统治,它们必须加强镇压和控制的力度。这样就可使人民因为恐惧而服从。比如八九年的学生运动被武装暴力镇压后,就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威摄作用,致使近年来国内的民主人士谈虎色变。

三,专制国家由于没有民主可言,其统治是每一级政府首脑都只对上级负责,专制政权的官员直接受命于上级官员,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皇帝任命官员和独裁者任命官员,在社会主义的共产党国家叫做“党管干部”。

因此,这就给各级政府官员营造了一个成为一方君主的权力领域,在他的权力领域之内,他成为说一不二的绝对统治者,大的如一国党政首脑成为现代皇帝;小的如中国最底层的村党支部书记,几十年来就一直是村皇帝,同样,乡党委书记就是乡皇帝等等。这种绝对的权力刺激了官员们内心深处那种权力欲望,使得他们为了获得这种绝对权力而不惜出卖良心和民众的利益而成为专制制度的忠实走卒。现代民主精神并非要求每一个人都是道德高尚的圣人,而是通过制度来限制官员的权力欲望,给民众表达愿望和监督官员的权利。专制制度则禁止民众具备这样的权利而放纵官员的权力欲望,以此来赢得他们对专制制度的效忠。得势的官员必定不愿意民众来与之分权,而只有专制制度能够维护他的绝对权力,因此,誓死效忠就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

四,除了对绝对权力的渴望能够使官员们发自内心地为专制制度效忠外,还有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专制制度为各级官员营造了一条发财之路——贪污受贿、巧取豪夺的腐败途径。

在中国,贩毒、造假、盗版和卖淫等问题不可谓不严重。然而却无法得到有效治理。问题的关键不是公安和其他执法机关的人员办案的素质低下,而是这些犯罪行为为各级官员创造了受贿、贪污的机会(相关论述参阅《从盗版、贩毒和言论看中国法制的本质》一文)。专制体制控制舆论的目的一方面能够限制人民揭露其统治的反动本质,同时也可包庇和纵容这些腐败的官员的存在。如此,官员们只有依赖于这样的体制才能保证非法利益收入和权力地位的稳固,同时,专制制度因此而得到了广大官员的强有力的支持和维护。否则,专制制度之不存,腐败官员将焉附?反之,官员如果不贪权和腐败,专制制度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所以,党管干部是维护专制统治的根本,而只有党管干部才能使得各级官员们安全地腐败。

这种特征在专制制度的后期就更加明显。因为这时专制制度已经失去一切存在的合理性基础,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已经深度腐败了的官员队伍。而官员们手中的权力,也大多都是通过腐败的方式获得,通过腐败的方式来维持。一个国家到了这种地步,往往需要一场深刻的革命来获得新生,专制体制本身的修修补补已经无力改善其统治了。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洗脑、控制思想言论、利用国家暴力进行镇压、关押异议人士、为各级官员营造绝对权力范围和保护各级官员腐败是专制政权迫使民众服从和赢得大批走卒效忠的十分有效的手段。

然而,专制统治者们并非不知道这些手段都缺乏正义基础,它们甚至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些行为的罪恶本质,可是为什么他们还要这样去做呢?难道他们有为恶的嗜好?

其实这也是一个专制的“自发秩序”。专制体制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某一个首脑能够良心发现就可以扭转乾坤的。比如前共产党领导人赵紫阳等人就主张实行较为开明的统治,可是他的这些主张失去了党内大部分有权者的支持,虽然他位高权重,还是避免不了被赶下台的命运。专制体制内部的既得利益群体,已经形成了一种不为任何个人控制,却又符合大多数党徒意愿的合力——专制体制的本能,它不允许任何人来改变或破坏它,而只能来维护它。任何维护这种体制继续运转的措施和思想,都会得到体制内的大力支持,反之就会遭到反对并被剥夺权力。比如三个代表的理论,因能够给专制体制找到新的统治借口(虽然是虚假的,却具有一定的蒙蔽民众的作用),而在党内赢得了前所未有的支持,并且获得了能够续统到“马列斯毛邓”的祖传牌位之后的殊荣。

由于专制体制对自身安危的维护已经成为上行下效的本能性行为,所以改变这种体制已经不能够仅仅依靠体制内良知的复苏,而需要社会新生力量的激发和冲击,这种新生力量就是人民追求自由的力量和民主的力量。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