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日晚上八点半打的回家,至颐和园东路,车子堵得一塌糊涂。问司机怎么回事,答曰“连战来颐和园吃饭”。(

这不甘寂寞的老头子怎么会这么无聊呢?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终于寻出一丝端倪。祸根可能是他的婆姨,连方□女士。有道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会站吁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同理,像连战先生这样什么本子都敢接的过气演员,想必背后也一定有个同类女人支撑。

连方□连大娘,台湾选美小姐出身,而选美小姐站台是不分台的性质的。选美小姐是一种特殊人群,她们不属于十二属相的任何一种,甚至出乎动物界。她们的属相是一种植物,葵花。众所周知,葵花具有向日性,哪有光,头往哪歪,根本不考虑那是自然光人造光正光邪光。

去年访问大陆回到台湾后,连大娘发表一篇散文,用词华丽,极尽阿谀奉迎之能事。大陆任何一位高官的婆姨都写不来,也耻于写。子曰,自古以来,美女往往比丑女更倾向堕落。看来此言不差。有朋友要问了:“孔夫子说过这话吗?”哈哈差不多说过吧。

连方大陆行情好

大陆一直有媒体称赞连方二人“郎才女貌”。这也是早年选美小姐根性的遗留。对于普通人来说,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老婆子了,人若还称其为“郎才女貌”,那是很倒胃口的。可是看起来这四字对连方二老来说,还是颇为受用。否则大陆媒体上不会像病毒一样流行。

在这一点上,大陆王蒙先生与他们有一拼。王老也六七十岁了,媒体仍常夸他如何如何聪明。前一阵子王太太出一本书,行文中也大夸夫君聪明。以我这个笨人看来,大凡人,十几岁以后再夸他聪明,几乎等于骂人,被夸者应该有受辱感。王蒙的乐听“聪明”与连方的乐得“郎才女貌”,都属于有病,青少年心智生长停滞综合症。

台湾没打她身上的光了,也没夸他们“郎才女貌”的媒体了。大陆行情好,那就来大陆。

想分大陆一杯羹?

连战先生有没有才?老实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句读功夫不行。讲话不会断句,很少能说一句囫囵话。说的都是半截子话,一个句子主语谓语宾语一口气拿不下来,活似大陆的李鹏。

连方这两口子,就眼睛而言,很有夫妻相。两双眼皮子都跟挨过同一个师傅的美容刀一样,可谓夫妻眼。厚厚的,弯弯的,倒是一双笑眼,可是要看到他们的眼珠子就难了。有故事为证。有人问被“连爷爷”抱过的小孩子:“你见过连战?”“见过。就是没有看见他的眼珠子。”

俺村的驴蛋大爷,眼睛比连大爷只见眼皮、不见眼珠的眼还大一号,鼻子比连大爷的狮子鼻还小一号,可还是讨不上婆姨,一辈子硬是连根女人毛都没摸到。

刘晓波先生说连战当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那张克辉他们可能要争宠死掐了。我觉得连战是在盯吁大陆统战世家──虎伥廖家,准备一朝取而代之,或者准备像荣家那样分大陆一杯民脂民膏,否则不好解释小连的出镜率。统战是野蛮政党倾轧时代黑箱运作的产物,大陆不久就像台湾一样透明,在台湾混不下去的招数,在大陆同样混不下去。这碗饭没前途。

仍旧一股帮会气

国民党有青红帮、天地会的血脉,看连战此次访北京,仍然一股旧帮会习气。国民党的事,好像就是连战一家的事。随行的四个国民党副主席,只是连家的家臣院仔罢了,不仅拥戴帮主,而且甘心捧月帮子帮孙。国民党的品牌资源看来要被连战一家吃乾喝净。

我们不能只怪连战。共产党做事向来特别自以为是,认为即便是泥胎木雕,只要拿来照吁吹三口气,也能变成呼风唤雨的孙悟空。“连爷爷”真的还能榨出油来吗?我看是胡主席想台湾想疯了,或是一年两次还是没能看够“女貌”这个老玉人?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