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藏人绘制)

1954年,达赖喇嘛尊者在拉萨举行时轮金刚灌顶。(藏人绘制)

2013%e5%b9%b4%e6%91%84%e4%ba%8e%e8%be%be%e5%85%b0%e8%90%a8%e6%8b%89%e7%bd%97%e5%b8%83%e6%9e%97%e5%8d%a1%ef%bc%88%e8%97%8f%e4%ba%ba%e7%bb%98%e5%88%b6%ef%bc%89

2013年摄于达兰萨拉罗布林卡(藏人绘制)

这横跨整个世界的对达赖喇嘛尊者八十寿辰的祝福,让我想起远在拉萨时,经历的中国当局对冲拉亚岁(1)的禁止和每周三,祖拉康前面,那格外浓郁的桑烟。那是一种被压抑的思念、被阻隔的痛苦,也是今天这庆典中,一份挥之不去的缺憾,即达赖喇嘛尊者流亡的现实,也是让我这个汉人,深感羞耻的现实。

中国人排斥罪责的策略

这样说,可能又让有些中国人,包括海外民主异议人士不高兴了。两年前,我仅仅写了篇《被殖民与被统治是不同的》,就被说成是“把中共的累累罪行转嫁到无辜的中国人民头上”。

太夸张了。一篇以真名实姓发表的小文,就是谈谈观点而已,怎么会有超越法律的力量?中共的罪行,有一天,必然要通过法律的程序解决。任何人,即使想开脱的话,也是自曝其丑,包括“主权”“统一”,这类光鲜亮丽的借口,也无法庇护其侵略的罪恶。

抛来这个天大的帽子,暴露了此类人的防御心里。坦率地说,这也是一种排斥罪责的策略.看来,承担责任,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还是一种陌生的品德。但,西藏问题必然带来关于罪责层面的思考。

雅斯贝尔斯的四种罪责和德国人的自我审视

二战后,对战争责任的追究,应该给我们以启示。同盟国说:所有德国人民都应当承担罪责。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K. Jaspers),也在他的《德国罪过问题》中,分析了纳粹极权对人的思想的腐蚀,并将其罪过分为四种:

“第一种是刑法罪过,它侵犯的是法律。第二种是政治罪过,它源自参与罪恶的政治制度。第三种是道德罪过,它关系到个人的错误行为。第四种是形而上罪过,指的是不能尽人的责任去维护文明的人性。”(徐贲《个人忏悔和政治责任的区别》)

这种“集体罪责”的提出,引起了全体德国人的历史性反思和自我审视,他们并没有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纳粹政府,这一点,从勃兰特跪在华沙犹太纪念碑前的瞬间,就已形象地说明了。勃兰特自己是一直反对纳粹的,从个人角度说,他对纳粹的罪行是没有责任的,但作为意志民族的代表,他承担了这份历史责任。

德国人也没有把纽伦堡法庭对希特勒和其追随者的审判,看成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报复,而认为,这是正义对不义的审判,是在维护人类的尊严。

中国人的罪责

借用以上雅斯贝尔斯的分析,在西藏问题上,中国人至少应当承担以下三种罪责:

第一,政治罪责。原因:1、分享利益。只要你是这个殖民链条上的一个受益者,就要承担责任。2、沉默的共犯。由于你屈从权力,专制(极权)才有机会猖狂施虐。

第二,道德罪责。置身事外,直接或间接认可体制本身的不道德甚至反道德行为。

第三,形而上罪责。从人性的同荣同辱角度,承担罪责。这一点,主要靠我们的内省来实现。

不一样的屠杀

徐贲先生在《国人之过和公民责任:也谈文革忏悔》中写道:“中国人赞赏德国的思过,批评日本的不思过。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对待中国自己的文革罪过时,大多数中国人却与他们所批评的日本极相象,而与他们所赞赏的德国很不相象。”

然而,就西藏问题来说,中国人又何曾反思?!当然,海外民主异议人士是一直在质疑中国共产政权的合法性的,不过,他们认为,中共在西藏的屠杀与在中国的屠杀,是没有区别的,甚至把天安门屠杀与拉萨的屠杀相提并论。

还有一些民主异议人士,始终要西藏人民与他们团结起来,共同对付中共。那么,半个多世纪以来,西藏人民没有反共吗?别的不说,仅仅中共方面的透露,从1958年4月至1962年3月,就有16,600多藏人,因为“武装叛乱”,被“击毙”(2);而在1959年3月的拉萨药王山战斗中,就有5,300多藏人,被“歼灭”;在1959年4月的山南地区“平叛”战斗中,有2,000人被“击毙”;在1959年7月到8月的藏北“剿匪”战斗,有1,000多人被“击毙”……还有1970年被公审处决的赤烈曲珍等(3),木斯塘悲剧(4),八十年代被镇压的1987、1988、1989的起义,以及2008年遍布西藏三区的抗暴和从2009年到现在,持续不断的自焚,难道都不是反共?是的,是反共,但,也是反殖民。

那么,为什么这些中国民主异议人士仍然不满足?难道只有西藏人民反共,不反殖民,放弃自决权,无条件地为你们的反共冲锋陷阵,才算是反共?

然而,你们承诺西藏人民的是什么?就是推翻中共后,让那些殖民链条上的益受者,比如中国移民,参与决定西藏人民的命运?再以多数票为借口,彻底扼杀西藏人民的自由?

中间道路是一面镜子

那些热衷于歌颂达赖喇嘛尊者“中间道路”的民主异议人士,是绝口不提“中间道路”中所包含的历史观的。有的,强调达赖喇嘛尊者不追求独立,有的,借机炫耀见过几次达赖喇嘛尊者,如何了解达赖喇嘛尊者的家人、朋友等等;或用一些想当然的解读冒充内行,忽悠对西藏问题缺乏了解的汉人大众,也忽悠对境内严峻现实缺乏了解的境外藏人。

中间道路是一面镜子,不仅验证了中共当局的无底线,也参照出了各种华人“友藏人士”,在西藏问题上的局限。

祈愿完美的庆典

虽然达赖喇嘛尊者一直把中国共产政权和中国人分开,但,我个人理解,这只是给我们一次内省的机会。我们中国人自己,真的应该把所有的罪责都推给中共政权吗?是不是也该按照雅斯贝尔斯的关于《德国罪过问题》的分析,想想自己在西藏问题中的角色?

二战已是过去时,德国人的反省,决定未来不再出现纳粹灾难。而西藏问题是现在进行时,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改变现状,止制中国当局在西藏继续施暴,支持西藏人民获得自决权,支持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自己的国家,结束西藏人民与上师分离的疼痛,祈愿有一天,达赖喇嘛尊者能在拉萨,在布达拉宫,在罗布林卡举行一个完美的生日庆典。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