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毛时代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整人运动把一个民族人性中的暴戾统统释放出来了,那么邓时代、特别是到了后邓时代则通过畸形的市场化改革,把人性中的贪婪一步步释放出来。要概括今天的时代特征,也许没有比“贪婪”、“无耻”、“物欲横流”、“人心丧尽”这些词更准确的了(最多还可以加上“无聊”),很多人连最基本的羞耻感、廉耻心都丧失了,我们每天看到那么多的车祸,大部分都是可以避免的,根源在于手握方向盘者缺乏基本的生命意识,最底水准上的“车德”也不具备,以小见大,不难看出这个社会在精神层面已临崩解边缘,或者说已经崩解了。“八荣八耻”的提出针对的正是这样的现实,官方试图以高调的道德口号来拯救道德的沦丧,注定了只能流为口号,道德的沦亡、廉耻的丧失都不是一夜之间完成的,是这些年来一步一步积累、演变完成的,决不是几句空洞、哪怕是漂亮的口号就能挽回的。老实说,大凡是一个理智正常的中国人,谁不清楚道德败坏、廉耻丧尽都是从官场开始的,既无制度约束、又无与舆论监督,权力在市场化进程中又怎么控制得了自己的手,又如何控制得了自己不断升级、膨胀的肉欲、贪念和无穷无尽的其他欲望,官场的大面积腐烂正是整个社会失去道德羞耻之心的前奏曲,是根子所在。空喊官员要用道德来约束自己,或者指望用同样空洞的纪律来约束他们,永远都只能是一种道德幻想。

古人深知,“官风正,则民风淳;官风邪,则民风坏。”一个社会风气的好坏,官风是个重要的前提,官不正而要民正无疑是缘木求鱼,官不正,上行下效,社会自然也就慢慢失范、脱轨,渐渐地没有了耐心,等待着我们的将是什么,可想而知。一位86岁的老报人顾雪雍,蛰居书斋,却以老病之身心忧天下,热切地怀抱报国之心,为民族命运而苦心焦虑。他的舅舅是报业史上大名鼎鼎的恽逸群,在亲手参与创建的新中国,竟成了阶下囚,一次次惨遭迫害和凌辱,顾雪雍见证了舅舅的悲剧命运,曾为舅舅写过传,他自己也是踏入了新闻界。到了晚年,他仍然关心国事,盼望社会能早日走出专制腐败的噩梦。他痛感端正官风、官德才是“八荣八耻”能否见效的关键所在,最近写下了一篇《“八荣八耻”官箴》的倡议,一共也是八条。老人在写给我的短信中郑重表示,“如能在报刊网上发表更好”,我就把这八条一字不漏地抄在下面:

一、树立爱国思想,以爱护尊重国家主人——人民大众之利益为荣,以不顾公仆身份,对主人作威作福、欺压盘剥为耻。

二、以实现和遵守民主制度和宪法规定为荣,以专制独裁和违法宪法规定为耻。

三、以欢迎和接受舆论监督、虚心倾听人民意见为荣,以钳民之口、不准老百姓说话和批评为耻。

四、以不搞权钱交易、廉洁奉公、两袖清风为荣,以贪污腐败、假公济私、买官卖官为耻。

五、以严守法纪、秉公执法为荣,以用权代法、违法乱纪、司法不公为耻。

六、以维护广大工人农民和弱势群体的合法权利为荣,以谋取私利、打压剥削工人农民弱势群体权利为耻。

七、以说真话办实事尽忠职守为荣,以说假话欺上瞒下、搞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以谋升官发财为耻。

八、以遵守人权原则、保护人民一切合法的自由权利为荣,以藐视人权、任意违法拘禁殴打处罚人民和侵犯人民各项自由权利为耻。

在舆论钳制日甚一日,“防民之口,如同防川”、“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时代,一位86岁的老报人敢于向掌权者提出这样的“八荣八耻”当然是大有意义的。老人发出的心声,也是许许多多天良尚存的国人们的心声。我们深知,只有真正的政治制度改革、只有保障真正新闻自由,才有可能遏制官场和一切大小权力者继续糜烂下去,饱经忧患的古老民族大树上才有可能重新生长出希望的绿叶,我们才有可以看到春天的阳光,走出徘徊不去的冬天,否则什么样的“八荣八耻”也不可能把春天带给我们。

──《观察》首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