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第十届全国代表大会4月18日至25日召开,这个比邻中国的另一个共产党专制国家,其经济改革比中国起步晚,但这次越共代表大会政治改革却已经启动。上海《东方早报》引述《越共报》说,越共16日决定,将推荐党内位列第一的现任总书记农德孟(65岁)以及位列第四的胡志明市市委书记阮明哲(63岁)两人为下任越共总书记候补人选。毫无疑问,这是好消息。

目前世界上仅存的共产专制国家除了古巴以外,其余的都在亚洲——中国、北韩、越南和老挝。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前苏联和东欧共产专制国家发生了颜色革命,尤其是前苏共的倒台,造成了“树倒猢狲散”的骨牌效应,几乎是眨眼的时间,所有共产专制统治纷纷垮台。就是在中国,1989年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也差点让中国改变颜色。那是民主革命洪流滚滚的年代,多少中国的仁人志士都企盼在中国发生同样的民主革命。

综观前苏联和东欧变革,触发变革有两点必要的前提,那就是共产党专制统治者内部分化和人民群众积极要求变革的实际行动。在中国,以邓小平为首的政治保守力量与以赵紫阳为首的政治改革力量也曾展开殊死较量,前者依靠军队力量,依靠坦克和子弹,无情的将民主运动镇压下去,赵紫阳则被罢黜,支持赵紫阳的改革力量遭到残酷镇压。中国何时能开始民主化,中共何时能开始政治改革,这是中国人民一直期待的。

如果从意识形态上讲,中国和越南都已经放弃共产主义,摒弃计划经济和公有制,中国和越南都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唯有在政治上依然使用“共产主义”这块遮羞布。专制就是专制,并不是什么共产主义专制。中国的专制统治可以说是继承中国封建皇朝传统统治方式,并没有任何新的意识形态说教。

中国大陆应该学习台湾,实行多党制的民主制度,但这就要了共产党的老命,中共肯定不干。突破口其实大家都清楚,那就是首先中共党内实现民主化,党内分派,党内派别公开化,尤其是中共领导人的产生方式。

今年3月4日,国务院下属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召集约40位学者、专家和政府官员,就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下一步应采取的行动进行了讨论。这次会议在北京西山的杏林山庄召开,被人习惯称为“西山会议”。会议希望在不公开的情况下,听取这些人士的真实想法,以便为中央领导建言献策。这本是一次秘密会议,但不知谁首先通过互联网将会议详情透露出来,一些学者毫不遮掩一针见血的观点,点燃一场争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中共已经走到了尽头,经济改革已经走入死胡同,而社会矛盾激化迫使中共高层不得不考虑未来制度层面上的走向。

“西山会议”最引人注目的是贺卫方教授的发言。纽约时报是这样报道贺卫方教授的:一些与会人员呼吁扩大民主并推进政治领域的其他改革,会上,最耸人听闻的评论来自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贺卫方说:“我们都有目标,这个目标现在说不得,但将来一定要走这个道路,比如多党制、新闻自由。比如真正的民主,真正的个人自由。”

贺卫方的大胆言论引起左派猛烈攻击。有报道说,“北京西山会议的内容纪要在互联网上公开后,招来了网上极左及保守派的指摘与谩骂。有人直指这个号称研究改革攻坚的学术会议,实质是以颠覆政权为目的。”

但是不管怎样,中国的政治改革迫在眉睫,呼之欲出。在这个节骨眼上,传来了4月的越共总书记实行差额选举,这恐怕会在中共党内引起振动。中共应该在密切注视越共的政治改革,也许会给中共政治改革带来借鉴和契机。

如果下届中共党代会实行差额选举总书记,我倒是希望胡锦涛和曾庆红成为总书记候选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一直是指定的,所谓选举只不过是走过场,唯一的候选人总是通过举手、鼓掌通过。毛泽东曾经指定刘少奇、林彪、华国锋为接班人,前两个让毛泽东又否定了,后一个华国锋,虽然当上党主席,太短命了。邓小平虽在职务上不正式成为中共最高领袖,但实际上大权在握,邓也是指定中共最高领袖(尽管权力限制),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都是邓小平指定的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甚至还指定了接班人的接班人,指定了接替江泽民的胡锦涛。这种“指定”制度必须改变,中共党内要求民主化的呼声也很高。赵紫阳时代曾经试行了中央委员的差额选举,那本来是中共党内民主化的开始,进而可能产生总书记差额选举制度。

为什么我提出胡锦涛和曾庆红竞选总书记?胡锦涛是现任总书记,他是不可能自动辞职由他人竞选。瞧瞧中共政治局和常委会,哪一个合适出来竞选总书记呢?提出两个候选人是学习越共,只要有这个开始就好。

只要中共学习越共,差额选举总书记,首先在中共党内实现民主化,整个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也就开始了。党内分派,派别公开化,朝着这个方向走,多党制就不远了。

2006年4月24日于深圳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