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问我,你是干什么的?我说自己是作家,听着象自我吹捧;说自己是文字工作者,又太矫情;而说写手,笔者,作者,又满不是那么回事,仿佛你是枪手,铺个地摊代写书信的那种。而同样情况,在英语里却很简单,就是writer,狄更斯是writer,伦敦小报的记者也是writer,都写字为生,不分尊贵。可在我们这里,作家就了不得了,一沾家就高到天上去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弄音乐的要叫音乐家,画画的要叫画家,搞政治的要叫政治家?家在汉语里的意思,即大师,专家,可以在某一领域颐指东西。可又为什么修皮鞋的叫鞋匠不叫鞋家?做木工活的叫木匠不叫木家?又,一样是singer,为什么唱意大利美声和假民歌的要叫歌唱家,而歌厅里酒吧里的却要叫歌手?(如,宋祖英叫歌唱家,奥康娜叫歌手。)

不过,一些新兴的职业名称稍许文明些。比方,copywriter,撰稿人;journalist,记者;desiner,设计师;director,instructor,导演……等等。另一些词汇,在日常生活的文明中也在进步,大夫换做了医生,先生改成了教师,作曲家可以简称作曲——这个过程,可以看作汉语净化的过程,剔除了莫名其妙的高低贵贱的区分,能指与所指基本靠近,说老实话,做老实人。

一种欺骗性含量很高的语言,铸就了欺骗性行为普遍的民众。这就是我们,在胡说八道的谎言中失业!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