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好传统不多,恶传统拔发难数。最恶的一个传统是不容不同意见,包括党内的不同意见。而且不是一般的不容,而是整死你的不容。中共党史上所谓的多少次路线斗争,实际就是党内不同意见的分歧,结果却是你死我活。陈独秀、王明、张国焘、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四人帮,直到赵紫阳,个个不得好死,人人不得善终。

单说赵紫阳,他认为广场不该开枪,你邓小平最后开了,这也不过是不同意见罢了;往大里说,也就是政见不同罢了。政见不同就该囚死吗?彭德怀、刘少奇也是这样,仅仅是对大跃进、大集体有不同看法,就被活活冤死屈死。看人家美国,天天政见不同,包括越战那样大的政见,也没见哪个政治家死在其不同上。

不必采“斩首行动”

共产党执政以后,这种邪恶的党风变国风,全国、全民往死里整。这邪恶的思维和行为逻辑,也推演到台湾问题上。台湾独立,不过是一部份台湾人的民意而已,可是共产党却把它看成十恶不赦的大罪。民进党主张台独,只不过是将一部份台湾民意,悬为自己的一项奋斗目标而已,可是共产党甚至设想对它采取“斩首行动”。真是牛头不对马嘴。

所以共产党要想在台湾政策上实现彻底自我解放,必须重新定义台独这个概念。什么是台独?台独只不过是一种民意,就像当年安徽小岗村民想分田到户一样的民意。台独只不过是一项政见,就跟共产党当初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一样,一个稀松平常的政见,一个少见多怪的政见。

任何民意都不是罪恶,除非你决志以民意为敌,民意更不是侯赛因那样该享受“斩首行动”级别待遇的死罪,就像共产党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不是死罪,中南海不该因此挨“斩首炸弹”一样。快把对准台湾的那七百枚没出息、没水平的导弹拉走吧!

我并非亲台独,而是亲道理,亲大是非。我对民进党并无特别的亲近感。民进党执政以来给我的感觉是一无种,二无爱:怕大陆政府怕得要死,对共产党的恶政一个字不敢评;对大陆人民遭遇的灾难视若无睹、充耳不闻,恨不得台湾化成一条船,竹篙一点,由西太平洋撑到东太平洋,井河不相犯,乾干净净,眼不见心不烦才好。

大陆动武我就裸奔

台湾绿营人士可能会反唇相稽:我们当年苦斗国民党时,你们大陆人在哪里?何曾有人为我们帮腔?我觉得那不一样,你们现在是民主国国民,而大陆人不是;民主国国民就应该境界高一点,不能与专制国国民一般见识,对不对?再说,几年前朱镕基威胁你们的投票意志时,我曾夸下海口,冒出狼烟,说只要大陆对台动武,我就天安门广场裸奔抗议。怎么能说大陆没有你们事业的同情者呢?

都是李鸿章的舰队

这二年,民进党在此问题上大有长进,不断对大陆专制发声,让我们很感温暖,觉得它也仗义起来了。民进党──民主进步党,不放眼世界,不放眼大陆的民主自由人权,能配这个党号吗?日前陈水扁说,只要大陆结束一党专制实现民主,可以谈两岸统一。这话说得甭提有多提气长精神的了,堪与马英九的“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争光竞辉。

台湾各政党,只要不对大陆的愚昧落后政治发功,都不会有前途。你们不必怕大陆的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实际上它们只有一个名字,叫做“李鸿章的北洋舰队”。最近网上说大陆在造航空母舰,对此你们也不必担心。即便是造好了,也只是看吁像罢了。为什么?大陆到处是因克扣工程款而导致的豆腐渣工程,航空母舰也一样。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