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敏如:当正义的化身触犯了正义

Share on Google+

据闻,美国“涉世甚深”的原因之一是,罗斯福总统(Thodore Roosevelt,1858–1919)在1905年成功调停日俄战争所致。这不但让他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也使得美国自此高高站上国际舞台,时而优雅、时而粗鄙地挥舞着象征光彩与权势的指挥棒,至今已有百年的时间。她积极干预世事、维护自己的权益、输出美式价值,宣称鼓吹民主、打击恐怖主义、寻求稳定、捍卫人权、致力和平,并自诩为正义的化身。

如同其它国家,美国必然有基于任何理由的,不得不为、遮遮掩掩的污秽行为,然而2001年9月11日第一个在美国本土发生的“战争”,却让她急躁冒进,赤裸得无法收拾。而关塔那摩便是事发的场景。

在布什政府一声反恐令下,执行者为了满足期待的业绩,“宁可错杀一百”便成了行事的座右铭。从四处搜集而来羁押于关塔那摩的数百名囚徒,只有极少数确定有罪而将交付军事审判之外,其它的只能等着美国来派他们的不是。

National Journal记者Corine Hegland详阅了档案资料后确定,大多数关塔那摩的囚徒不是阿富汗籍,他们遭逮捕的地点亦非阿富汗战场,而是巴基斯坦;许\多人既不是宾拉登基地组织的成员,也不是塔里班的赤脚兵。他们的罪名是“与塔里班或基地组织有关联”,亦即,认识了“有可能是塔里班成员”的人,曾经和他们一起生活过,或在基地组织的慈善事业中做过事。而有“作战经验”的,也只是被美军的炸弹所伤,更有些是被阿富汗军阀逮获交给美军(以领取高额报酬),在错误时间去错误地方的人。

这些人被假设为有罪,除非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没有辩论律师,也不清楚不利于自己的证据究竟有哪些。有个被控曾为宾拉登保镳的叶门人,经无数审问后“承认”看过宾拉登五次:三次在半岛电视台(al-Jazeera)的节目里,两次在叶门的媒体上。他的档案记录是:囚犯坦承认识宾拉登!

新纽泽西州法律教授Mark Denbeaux所做的研究显示,86%的囚徒是在美军提供优惠报酬的那段时间,由阿富汗北联军或巴基斯坦所掳获。美军轰炸阿富汗时,从天而降的不仅是钢硬火爆的炸弹,更有令穷苦大众愉悦欢腾的传单,上面写着:你会得到连做梦都想不到的财富与权利…只要帮助“反塔里班”的武装力量、抓到基地与塔里班的杀人犯,你就可以得到数百万美金。这些钱足够你一辈子照顾家庭、族群以及你的村子;可以让你付得起生活费,有钱看医生,也可以为孩子买学校的教科书。

联合国的人权委员会根据部份已释囚徒或其家人、律师以及国防部资料,对关塔那摩的人道情形做了十八个月的调查,总结为:美国政府触犯许多人权法规,包括虐待、任意拘留以及剥夺公平受审的权利。对绝食抗议者强迫进食及审问的手段(延长单独囚禁时间、将囚徒暴露在极端的温度、噪音与光线中,或强行剃掉胡子)竟出于美国如此现代化的国家,更是令人震惊!华盛顿应立即关闭关塔那摩的囚禁设施、释放囚徒或让他们受审。

国际社会虽交相指责,布什政府硬是不退让的理由是:这些人具有情报上的价值,可问出更多有关九一一事件的讯息。然而根据Hegland报告,早在2002年秋,“只有不到10%的囚徒是恐怖行动执行者”已是华府上下的共识,而今,几乎对每个人数百小时疲劳审问的结果,只得到些笑话般的供词,以及累得只想把指头伸向“同谋伙伴”,以期得到休息的“罪犯”。

美国的另种官方说法是“留下他们是要避免这些人再加入伤害我们的战争”,事实上,只有长期拘禁而得不到审判,会使人变得激进并不择手段。长此以往,每一个离开关塔那摩的人都会是美国制造出来的潜在恐怖份子。

一个“非地方”(注)的“隐形人”面对“非审判”而必须防卫“非指控”的情况下,根本不构成“事实”,又怎能形成错误?美国政府当然也就不需要承认其“不存在的错误”了。

注:关塔那摩,位于古巴东南部,为世界最大、屏障最佳的海湾之一,可容纳大型船舶,靠近连接大西洋和加勒比海的向风水道,战略地位重要。百多年前,美国为支持古巴脱离被殖民的命运而与西班牙大动干戈,并赢得了自此能将拉丁美洲视为自家后院的一战。根据一项租借条约,美国在此建立了一个大型海军基地,后又增建要塞和机场。1934年的附加条款规定,租约只能在双方同意下才能解除,亦即,即使古巴不愿意,美国硬要霸占,租约仍有效维持。1959年古巴革命以来,卡斯特罗将美国对关塔那摩的强占视为肉中刺,并拒绝接受每年区区4085美元租金的屈辱。

2006

阅读次数:7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