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一丛杂树

风云和骤雨刮过
倏尔收兵
在松软的泥土里浅尝辄止
曾经的女神
杂树是个贫穷无奈的邻村女性
不能干的丈夫残疾了一条腿
心爱的女儿还未成年
病了
她假装摔倒在地

野兔子逃匿了,人们看见
玉米撩起飘逸的裙裾

你的无边寂静
你的无穷荒凉
你无尽头的停滞
以及无耻忍耐
貌似亘古而来的
半截长枪
贯穿在我身体里面

拔出来我将喷血死亡

我多么忧伤

2014年8月29日 九里山前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